夫妻修大法亲身受益,说真话遭江氏迫害

摔倒了爬起来,跟定师父坚修大法


【明慧网2004年3月17日】我修炼前,脾气很暴躁,动不动就骂人,身体不好,一年住几次医院,让一家人不得安宁,活得也不开心。就在我活得最累的时候,99年3月我妻子得法后,她在家炼功,我也感到舒服。她说:你有缘,你也炼吧。于是我就开始了修炼。但看书的时间很少,因为我开了个日杂店,工作忙,所以我从未去过炼功点,都是在家里炼。修炼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轻松,脾气也改好了,子女们也高兴,我儿子也经常帮我做些洪法的事情。

99年7月22日,炼功点被迫解散了。恶首江××发起了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运动。我坚信大法、坚信做好人没错。我真心修炼,师父净化了我的身体。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不让炼呢?我要证实大法是最好的。于是只要有客人来,我就跟他们谈电视、报纸上污蔑法轮功的东西都是欺骗群众的,那些恶毒的谎言是在害世人,我们的师父是来救度众生的,是在教我们做好人。只要听到的人相信,我就再给他们一份真相资料。我女儿在我隔壁开了个复印店,我利用这个便利条件印制了大量的真相资料,晚上就和妻子出去贴真相标贴。

2000年11月28日半夜3点钟,我和妻子去贴真相标贴,贴了几里路远,还剩五张未贴,被当地派出所的巡逻警察发现,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当天上午便送到新都看守所,我被刑拘七天后回了家。回家后,我继续做我该做的事。到了12月28日,因为一位同修承受不住迫害,说出了我。下午便来了几个成都的警察,气势汹汹的把我和妻子、儿子都带到派出所,抬走了我女儿的复印机。提审我时,我始终不承认自己犯了什么错,恶警就打我,把我双手铐了一晚上。第二天又提审我,问我还有两箱资料拿给谁了,我为了不连累同修,把所有的事都揽在自己身上(当时没有悟道应该抵制一切迫害)。当天下午派出所把我们和北京来的三位同修戴上手铐,一起送到新都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受到非人的待遇,吃的是水煮菜,烂米饭,干的是牛马的活,每天还要交四元钱生活费,其他犯人不交钱,只收法轮功学员的钱。就这样被非法关押了45天后,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刚回家17天,又被派出所恶警杨怀忠把我和妻子骗至新都公安局,没经任何手续就又非法送押了我妻子一个月,交了10000元的押金,一月后取保候审。我则被继续关押到8月22日后,又非法判我劳教二年,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

到了劳教所,相当于到了人间地狱,管教、包夹不停的给你灌输邪恶的东西,拖出去体罚、长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停下来马上又开始给你灌输污蔑大法和邪悟的东西。晚上睡觉,两边都是包夹,根本不准与同修说话,更谈不上切磋。就这样身心都没有得到过休息,昏昏沉沉的不知如何是好,我写了“三书”,但我的心难受极了,每天都在流泪,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每天都在怨我自己,整个人都变形了。过后妻子来看我时,鼓励我:把所有的心都放下,师父是慈悲的,叫我摔倒了,爬起来继续走,师父会原谅你的。我听后心情好多了,重新振作起来了。到了2002年7月14日,我满期了,回家后我立即写了严正声明:在劳教所期间,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就这样我又重新加紧学法炼功,我要加快弥补对大法所造成的损失,不断地归正自己,努力做好师父要我做好的每一件事,在正法路上走好每一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