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大法弟子讲真象二三事


【明慧网2004年3月17日】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农家大法弟子,因为修炼大法使我获得新生。我原本不识字,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现能通读《转法轮》及师父的所有著作。因为文化低,怕自己写不好,但在同修的一再鼓励下,我还是将我正法路上的一些体会写出来,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 正念闯出劳教所

2001年3月,我被当地610恶徒绑架到洗脑班,在那里,我绝食抗议他们对我的非法绑架,40多天后,我被非法判劳教三年,他们把我送到山东省王村劳教所。

王村劳教所真是人间地狱,那里的邪恶之徒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实行惨无人道的肉体折磨:暴打、熬夜、强制洗脑。那些邪悟的犹大为了讨好主子,卖力地打大法弟子,把人打得鲜血淋淋。当时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她们曾经是修大法的。

如果‘转化’就是这样的暴力与凶残,那所谓的‘转化’一定是错的。我坚定一念:决不向邪恶低头。

恶警把我严管,找来犹大来动摇我。我加强主意识,不被邪魔钻空子。她们看我不为他们所动,就打我,狠狠地扇我耳光,又逼我熬夜(强迫不让睡觉),熬了二十多天,熬得我精疲力竭,站着就一头栽倒,不自觉地就闭上了眼睛,这时她们就猛的一个耳光把我打醒,我吓了一跳,就在这样的恐吓与惊吓中,我的精神越来越差,直至昏迷,即使这样,她们还是将我暴打一顿,打得人浑身是血。她们怕留下罪证,在我昏迷时换下我的血衣,洗干净了。由于我身体状况一直很差,在关押一年零一个月后,他们将我无条件释放。

二、 派出所里讲真相

回家后,我溶入到了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洪流中。我白天发传单、讲真相,晚上在家学法,许多真相材料都是当面给世人。

今年1月11号,我骑摩托车在农贸市场上发传单,发到一家商店,那人一接到材料就报警了,我被恶警盯上,在我要打电话时,便衣孙树发(音)一把抓住了我,我一看是他,猛地挣脱开,锁上摩托车,将车钥匙扔给了市场上一熟人(此人将钥匙转交给了大法弟子,摩托车上的材料也被同修机智转移了),这时又来了几个警察,将我带上警车,并把我的摩托车拖走。孙树发气急败坏地说:“摩托车上的包呢(指放材料的包)?谁拿去了?”市场上的人都说:“谁知道呢?现在小偷这么多。”此事不了了之。

他们将我送到城里的派出所,派出所一听是炼法轮功的,不收。又把我送到另一派出所,一恶警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说:“铐上。”我一看,正好讲真相。我请所有的人都记住“法轮大法好”,这时我发了一念:哪儿也不能留我,我的使命是救度众生!于是又从城里的派出所转到镇上的派出所。一进门,警察就瞪大了眼睛:“大姐,又是你,真想不到,快过年了,你又弄出事来。”与所里的警察一来二去的都熟了。他们给我打开铐子,所长匡华忠分咐两个年轻的保卫看着我。我想:走到哪儿都得讲真相,我不停地讲,请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三、 与侄女发传单的经历

今年2月份,我接侄女放学回家,我的侄女萍萍,非修炼人,我一直给她讲真相,讲大法好,她都记在心里,还劝她妈妈学大法。在学校里还告诉了两个同学“法轮大法好!”对大法很有正念。我骑摩托车带萍萍回家途中,对她说:“萍萍,把包里的传单发出去吧。”萍萍说:“我不发,我怕,还是二姨发吧。”我说:“我开着车呢,倒不出手。别怕,我开慢一点,你就扔到每家的门前。”孩子说:“二姨,不是扔,是撇!”她就把传单一张一张地“撇”了出去,不一会就发完了。孩子也不害怕了,很高兴。正当我们拐弯时,从身后急驶过来一辆汽车,一下子把我俩撞翻在地,就在我抬起头的工夫,车已经无影无踪了,可见车速之快。我心想:撞了我没什么,可别伤了孩子,一看,萍萍自己站了起来,双手拍拍土,一点儿事也没有。再看看我的膝盖处,毛裤都磨破了,膝盖处青紫青紫的。摩托车还发着剧烈的响声,我有点不知所措,萍萍教我:“二姨,你把摩托车锁上,把钥匙拔下来,车就不响了。”她看我还没反应,就上前,一把把钥匙拔了下来。这时围观的人也多了,我一边发着正念,一边向路人讲真相:“我们是修大法的,所以今天才没事,如果是一般人,早就一命呜呼了,请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大家都称奇。我问萍萍:“害怕不?”孩子说:“没事,我在默念大法口诀!爸爸妈妈带我上学我也念。”我说:“是师父救了我们的命了,”孩子说:“知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