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郭县看守所及饮马河劳教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18日】法轮大法是救度世人,让人道德回升,做好人中的好人的正法。可是,在现在的中国做好人很难,也就是在我做好人的时候,对我的迫害也就开始了。

2002年3月12日晚10点左右,前郭县公安局副局长带一伙恶警非法闯入我家室内,翻出几本大法书和资料及师父的法像。然后将我家四口人及一位功友带到公安局。

2002年3月13日,全家四口人在公安局被看押了一整天,当晚他们将我及一名功友送往前郭县看守所。一进门卫室,那里的恶警及守门人员就大呼小叫“今晚就把他拿下”。

我被送入13号牢房,刚入牢房,牢头及几个犯人就欺骗我说他们也是炼法轮功的。当我识破他们的谎言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对我大打出手了。拳打脚踢五套刑法把我折腾了1个多小时才罢手。

当晚他们给我铺了一条破被让我睡在了水泥地上,第二天早晨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打了我半个多小时,邪恶至极。他们让我骂师父,我没有配合他们。当天下午,恶警带走我,说是提审。前郭县公安局××副局长取了我口述炼功的经过,晚上我反复想;不能让他们再继续迫害我了,我用法来衡量自己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师父说:万古事为法来,我觉得在我身边的人都与我有关系。2002年3月15日的早晨,一个犯人让我骂师父,我不配合,他打了我两拳。我义正辞严地告诉他:你再打我我就告你!我找李江(看守所办公室的以前熟人)告你,给你加一年刑期,让你加倍偿还。恶人被我镇住了,从此他们停止了对我的迫害。可看守所的其它牢房的迫害仍然在继续,在14号牢房里把一名大法弟子被他们打得死去活来,后来将他大字形抻在死人床上看守。我决心不屈从于邪恶,宁睡死人床也不向他们妥协。当天下午邪恶的迫害又开始了,他们强迫向他们妥协的那些功友用书面形式骂师父和大法,而我不在其中,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

3月25日,恶警早晨通知我带上行李,把我及一些功友送往吉林省饮马河劳教所。2002年3月25日饮马河劳教所杀气腾腾、恶浪滚滚。恶警为了威胁我,带我到他们的行刑室看看,他们的条件就是马上写决裂书才能免遭酷刑,被我拒绝。他们把我铐在床上四肢拉开,用扳子橡胶棒打,挎两个胳膊窝,每次都是几分钟就停下来了,我知道又是师父帮了我。我在此期间抗议他们的暴行绝食15天,劳教所的王院长用胶管把我喉咙捅破再灌食。我在那里被迫害10个月17天,是师父挽救了我,让我干干净净的走出了劳教所。

我从被抓起,我校原校长邱连柱就极力配合邪恶,当月就停了我的工资,直至今日。我由于做好人却被他们断了生活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