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搞技术的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4年3月19日】在大陆资料点中,懂技术的同修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主要骨干作用,当然也是邪恶重点迫害的对象。由于种种原因,懂技术的同修受到各种干扰与迫害的现象是相当普遍的,我知道监狱、劳教所里关押了不少电脑高手、技术骨干(同修),而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目前各地资料点中,懂技术的同修比例很小,常常是一个人要负责很多点、很多地方,如果能破除邪恶对懂技术同修的干扰与迫害,对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意义是很大的。我自己也是搞技术的,这方面碰到了一些问题,干扰、迫害与魔难中,过得好与不好,有些体会谈出来供大家参考。

曾经有位电脑高手(同修)跟我说:现在懂技术的一般法都学得不太好,而法学得好的技术通常都差一些。当然他说的不一定能概括所有情况,但也讲出了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搞技术的同修学法普遍存在问题。我分析主要有几点:

1、和一般同修比,学法时间很难保证。由于搞技术的同修负责面比较大,工作很重,下载、编辑、排版、打印、维护、修理、采购等等,方方面面,必然占用大量时间和精力。

还是前文提到的那位电脑高手,有段时间每天是马不停蹄,奔忙于各个资料点之间,因为遍地开花后,当地小型资料点如雨后春笋出现,但大多数同修对电脑实在不熟悉,除了培训外,还有各种故障要排除。

搞技术的同修都知道,电脑、打印机等设备的故障,很多是说不清道不白的,所以,这位高手同修接到同修传呼:“机器坏了,快来!”辛苦地赶到现场,常常发现没有故障(换句稍微专业的名词:故障不能重现),或者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操作不当,或者根本就是不会用。

就这样持续一段时间,“高手”同修状态明显不对了,学法几乎无法保障,发正念炼功更是不用提了,很难达到应有的状态。同修们在一起切磋,提醒他这很可能是邪恶的干扰,如果邪恶要对他下手迫害,首先要做的很可能是让他忙得没时间学法发正念,而让几台设备出点说不清道不白的小问题,那还不是很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后来他也意识到这点,开始有意识的推掉一些事情,不是不负责任,而是确实精力有限,必须保证学法,这样一来,学法跟上,状态马上恢复了。

2、邪恶针对搞技术同修特有的执著,设圈套干扰迫害,严重挤占学法时间。

一般来讲,搞技术的同修在常人中属于专业人士,对钻研技术有着特殊的执著,喜欢学习新的东西,遇到技术故障、疑难问题,喜欢钻研一下,解决后,有一种喜悦的满足感。

这里举一个例子,说明邪恶是怎样利用同修这个执著来干扰直至达到迫害的目的的。

我认识一位同修,相当不错的小伙子,曾经正念从劳教所闯出来,回家后,搞了个家庭资料点,负责一片地区的资料供应。小伙子非常好学,喜欢钻研技术,点上的打印机被他摸得相当熟了,各种性能了如指掌。

有一段时间,我在他家住了几天,发现一个问题,于是问他:“我怎么没看见你学法呢?”他不好意思的说:这两天抓得不太紧。后来,我发现他通常是一边做事一边听听师父讲法录音,当然,你不能说这不是学法,他好像也学了。

边做事边听法行不行?这个问题后面再讨论。

小伙子就这样“忙中偷闲”学学法。几乎每次见到他,我都要提醒一下:多学法,多学法。每次他都是点点头,也是,这几乎是属于“老生常谈”的话了,修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魔难,还不懂学法的重要吗?但他的确没重视起来,直到前段时间,在本地大搜捕中,我听说十几个恶警冲进他家,人被抓,设备被抄……

邪恶是怎么设的圈套呢?很简单,你不是喜欢钻研技术吗?好,我让你钻研。打印机坏了,效果不好,或者其它什么问题,修吧,拆了装,装了拆,不管最后修好没修好,反正花你半天一天时间,你学不了法,发不了正念,或者至少让你学法、发正念走神。

如果修不好那还好了,反正修不好,这颗钻研的心也灰了,可能还能从圈套里跳出来。坏就坏在修好了,经过反复钻研,修好了,弄清楚了,技术水平提高了,这颗钻研的心高兴了,它又长大了一圈。

其实,冷静地想想,真的是你修好的吗?坏也是邪恶演化的,修好了很可能也是它演化的啊!它就在另外空间养你那颗钻研的心,越养越大,让你感觉自己的能力越来越强,让你碰到问题就习惯于用自己那点小技小能小术去解决,而想不到师父、想不到法。它让你一次一次耗费大量时间与精力“解决”这些根本就不应存在的问题,“提高”那些在常人中的小技能,让你没事就喜欢捣鼓两下子,而这些精力与时间本来是应该用来学法、发正念的。在这过程中,它一步步地往你的空间场中渗透,当另外空间它已经基本控制局面时,剩下的事情,仅仅是在这个空间随意演化一个符合常人状态的触发事件,什么同修出卖啊,什么两会期间大搜捕啊,什么不注意安全啊,等等,真的到那时,你在常人中的安全措施,可能就象一个病入膏肓的人想通过多穿几件衣服来防病一样,唉,不堪一击啊。

谈到这里,想起前几天看明慧消息:某地10天内被破坏了12个资料点,触目惊心,邪恶气焰嚣张至极。期间某点紧急从城东搬到城西,试图躲过此劫,随即又被破坏。同修找原因,首先找到的原因是手机上网被监测。看罢真是不好说啥,都这样了,还在向外找,同修啊,你想想,搬家都没有躲开,可想另外某个空间邪恶已经被滋养到什么程度!控制局面已经到了什么程度!那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更不是某个技术上的细节问题,只有长期忽视学法或者学法不够才可能会出现的。

3、自己长期学法不静心、不重视,学法的基点不对。

回头再讨论一下:边做事边听法行不行?

谈到这个问题时,我想起大前年我被邪恶绑架劳教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忙于生计,用在公共汽车上戴着耳机听法,来代替每天的学法,时间倒是利用上了,效果如何呢?反正后来突然被邪恶抄家绑架判劳教,按照师父讲的法,没做好那就是法没学好,回想起来,主要原因可能就在这里。

我想同修们试想一下这种情况:如果敬爱的师尊坐在你旁边跟你讲法,你会边做着别的事情边听师尊讲吗?在学法的初期,因为对法理解不深,师尊可能允许这种情况存在,所以那时可能也能听到法的内涵,可是现在是什么时候?我们是什么身份?能允许我们象初学者一样懵里懵懂中学着法还对法不敬吗?对法不敬还能听到法的内涵吗?

何况,这样做还有一个自己找来的天然干扰,你正在做的事情本身就会形成强大的干扰,而且还是你自己要的、求的。

当然,这里倒不是绝对说在公汽上或者做什么事情不能同时听法,是说学法要专心、静心地学,修炼的事情,是万万不能骗自己的,到底学没学进去,自己可千万要搞清楚啊!

还有一种情况是把学法当成了任务,当然表面上是不承认的,其实,很多同修潜在意识中长期把学法当成了任务,心里真正牵挂的是别的事情,搞技术的当然是牵挂那些技术活,真正牵挂的是自己执著的东西,学完法,好心安理得地去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比如修这、学那的。过去我就是这样的。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把学法当成了解决工作难题的手段,常常是解决一个技术问题焦头烂额,同修在旁边提醒,是不是该学法了?他猛然醒悟:啊,是该学了,难怪问题解决不了。好吧,学。学完了问题是不是解决了呢?赶快学完了再试试。如果真解决了,那可能就坏了,就总结出经验来了:学法可以解决技术上的问题。看起来好像挺对的,其实冷静地想想,法真的是给你解决技术问题的吗?这不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吗?那个技术问题真的是你学法解决的吗?还是有别的因素让你产生一种错觉,让你越来越意识不到那个执著的东西存在?

长期的执著意识不到,更不谈放下,造成了长期在学法时和思想业力、各种干扰打疲劳战、消耗战,问题拖久了,就会越来越大,另外空间各种东西被自己长期滋养得越来越肥壮,被它们支配着做这做那,还不知道,觉得挺好,别人看到了,也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好像每天学法挺抓紧的,几讲几讲的,发正念好像也没落下,直到问题大了,另外空间大半沦陷,邪恶已经攻到这个空间,出了事了,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邪恶也坏,让你出了事还不知道真正原因,给你演化出的都是这个空间的偶然现象、触发事件,什么跟踪、盯梢、电话、特务、别人出卖等等,其实都是假的!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法没学好。

还有的同修,出了事也知道找原因,找到了这个执著、那个有漏,要我看还是没有找到要害上来。换个角度讲,在这个空间你真的执著无漏了,你还呆得住吗?还能修吗?其实别的同修可能同样存在这个执著,为什么没有出事呢?很简单,他学法学进去了,坚持不懈地静心学法(那可不是走形式花多长时间的问题,是真正溶进去了),那个执著虽然有,但它起不了多大作用,学法中越来越强大的主意识越来越能主宰自己,即使是自身存在这个执著、那个有漏,都是在正法中渐渐在去,渐渐在削弱,这种情况下,邪恶哪里敢下手呢?躲都躲不及呢。

这些事情谈起来,其实都属于惨痛教训后的反思,我自己过去是长期往电脑面前一坐一天的,算起来搞了十几年电脑,很多东西已经形成习惯,自己根本意识不到它不好。同修有没有意识到,电脑是能够上瘾的,我们能够在电脑前一坐一天,那可是有原因存在的,如果你主意识清醒时,你分辨一下,发现它绝对不是你,它培养你的瘾好神经,刺激它,让你想它,耗费你的精力与时间,使你忘却自己本来的目的,那还不是执著吗?

狡猾的是,它会用冠冕堂皇的东西来掩盖自己:什么为法付出啊,为救度众生啊。其实最简单的分辨办法:本来一件事情用电脑一个小时可以做完,你却在电脑前坐了大半天,那一定是它干的。

我自己长期在资料点之间奔波,常常被邪恶利用自己的钻研技术心、对电脑的瘾好(当然还有名利、做事心,这方面网上谈得比较多,这里不多讲)等等东西,干扰得非常厉害,因为很难分辨,所以很难摆脱,很简单,机器“坏”了,出不了东西,你能不去看看吗?你能不捣鼓几下吗?所以,有的时候,明知道是邪恶在干扰,在支配你去钻研、奔忙,耗费你的精力与时间,让你少学法,却不得不去,有时我仿佛听见它们得意的怪笑,心里真是有些窝火。

怎么办呢?开始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当我能意识到的时候,我曾经有意地去抑制它,举个例子:我自己使用的电脑,因为同修共用,装东西较频繁较多,大家都知道,这样会导致系统慢且问题多,几次从外地回来,想重装系统,好好优化一下,等等等等,那套东西大家也都熟悉,全部搞完事花你个半天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我们与常人做还不一样,有很多东西在旁边虎视眈眈,就等着你动手弄。我每次回来,手里都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很清楚地知道,那些东西就想让我装系统。好,我偏不装,我一定要把手头的事情先做完,然后,我还要学法,机器现在不是不能用,能用就行。其实,那时钻研的心、精益求精的心都出来的,手很痒痒地想捣鼓捣鼓,好在忍住没搞。

现在想起来才知道,每一次顺从那个心去做什么事时,它就会长大一圈,当它的力量大到超过你的主意识时,你就会把它当作你自己的一部分,就象师父讲的“都形成自然了”,那时,你到底是为谁活着你自己是不太清楚的。

然而,每一次抑制它,就是在削弱它,使它越来越不起作用。但抑制本身并不是起决定作用的,我现在才明白是什么起了决定作用,使它目前对我形成不了很大的干扰,那就是学法、背法。

“问:我听说每读一遍《转法轮》能摆脱一层壳?(学员笑了)
师:大家可别乐,我看确实有这个威力。……”(《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那么,读一遍能脱一层壳,背一遍是什么效果呢?说脱胎换骨也不算过分吧。

我不知道别人如何,但我自己是这样的,在常人中搞技术搞专业,掌握知识比较多的,相应来讲影响入静的干扰好像也多一些,看书时胡思乱想的情况好像比别人也多一些,遇到技术难题时更是翻江倒海的,怎么办呢?总不能由着自己长期在学法时和思想业力打旷日持久战吧。

背书是我采取的一个笨办法,实践证明也是很有效的办法。

背完书后发现有几个收获,一个是前面提到的那些干扰搞技术同修的因素(钻研心、电脑瘾好等等)可以很快识别它们,所以它们起不到很大的干扰,也就影响不了我学法。

最大的收获就是学法的心态变了:过去学法是任务,现在有些变化,我真正最喜欢做的事情变成了学法,宁静、幸福、深远,其乐无穷,其它事情怎么能与学法比呢?无法形容。

这个变化后,我每天都把最好的时光用在背法上,其它事情是很难大规模挤占我的学法时间了,即使太忙了,也会找时间把进度赶上的。

很多事情,当你学法深入进去后,会发现根本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包括资料点的技术、安全等系列问题。

这里想和搞技术的同修探讨一个问题:我们在常人中学的那些知识,以及学习方法,十年寒窗是为了什么?当然这些知识、方法、技能在今天讲清真相中发挥着巨大作用,这是肯定的。

还有一点,不知同修们想过没有,我们在常人的读书生涯中通过无数考试磨练、训练出来的记忆能力,它可能也是有原因的,也许是安排让我们今天把这个法背下来的,也许在历史上你求过师父,让你有这个记忆能力,以便将来能够用在学法、背法上,也许你的众生哀求过师父,让他们的主有这个能力,把这个法背下来,使他们更多地被救度到新宇宙中。也许还有其它原因。如果我们就这样把这个能力闲置了,是不是太可惜了啊?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当年我们可以为那个分数、常人中那点可怜的名利去背这背那,而今天面对的是这个大法……

再次提醒同修们,千万不要骗自己,有两个问题目前一定要问清楚自己:1、到底学法学进去了没有,每天是否能静下心来学?2、如果不能静心,怎么解决,何时解决?

这两个问题,我总在问自己,目前我用背书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同修们如有更好的办法,请提出来共享。

最后,我想借用一位同修曾经提醒过我的话来提醒诸位搞技术的同修:“我们是来修炼的,不是来学技术的。”

注:本文旨在交流解决学法不专心的问题,绝非提倡不学习技术、不重视安全,其实法学好了,自然会知道掌握技术对讲真象工作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学好技术、精通技术,自然也会理智地注意安全措施。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