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警酷刑使我跌倒 我要重新做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3月2日】我从98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以前虚弱的身体变得强壮,腰痛、胃痛、妇科病不翼而飞,脾气也比以前柔和了许多,夫妻间感情融洽了,与人为善,心平气和。因为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遇到矛盾、争执时向内找,找到自己的不足之处加以改进,不断提高心性,使身体健康,道德高尚。正当我满怀信心与希望踏上返本归真的旅途时,一场史无前例的迫害法轮功的浩劫开始了。

当时我震惊了,为什么中国政府不能容忍人民群众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呢?电视、电台、报纸、杂志等宣传媒体不符合逻辑、歪曲事实地宣传、造谣、诽谤,一齐涌来,对准了我的师父,对准了法轮大法、对准了法轮大法修炼者。每个人的心灵都被触及着、震撼着。后来我冷静下来认真思考与分析,认为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只是因为修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江××出于妒嫉心,才开始镇压法轮功,把上亿的善良百姓当成敌人。

受人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我们因修炼大法,而使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知道了人生的真实意义,懂得了做人的道理,得到了健康的身体,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我们从大法中得到的。江××及其邪恶的610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制造了一幕幕栽赃的丑剧,从杀人、放火到自焚投毒,无论什么坏事都往法轮功上安,向全世界人民撒了弥天大谎。

我们是法轮大法的真正受益者,我们有权利和义务告诉世人真象:法轮大法好!我们明知去北京上访有可能会被抓,但我们义无反顾,踏上进京的路。2000年10月2日,我与其他几位同修进京上访。由于我们居住的地方比较偏僻,再加上是夜间没有车,我们决定步行,我们二人一老一少出发了。平时天一黑就不敢出屋的我,此时此刻却胆大得出奇,我们深一脚、浅一脚摸索着走啊,走啊。两个多小时过去了,还是打不到车,大约走了三个小时,脚上起了泡,每走一步都是那么艰难。终于走到了当地火车站。

当我们到达北京时已经是早晨了。我们来到了天安门,终于喊出了一句“法轮大法好!”我们要告诉善良的人们真实情况:“法轮大法好!”结果几个地痞无赖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后来听同修们说这些人是被公安机关收买的,抓一个法轮功就得一份钱。当时我们没有害怕的感觉,义正辞严,要求看他们的证件,凭什么翻书包、搜身?他们一下慌了神,赶快去把警察叫来了。当时天安门警车一辆接一辆。他们不把我们当成人,揪头发、用脚踢,像搬货物一样扔上车,我们被强行塞上了警车,被带到了前门派出所。那里已经抓了上百名同修。

后来我被单位绑架回来,送进了看守所。那里有几十位同修都是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抓的。在看守所我们拒绝看守所无限期关押,结果我们十几个人被恶警殴打,用胶皮管子抽,就连60多岁的老太太恶警们都不放过。单位来人几天一提审,我们顶着各种压力在那里被关押了40多天。有的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被关押了一年多,最长的有两年,后来被送去劳教所进行迫害,强行输治疗精神病的药物、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坐铁椅子、睡铁床。

2001年1月,我因散发法轮功真象材料被抓。1月4日,对于我来说是个黑色的日子,吕家坨派出所所长指使恶警对我大打出手,用狼牙棒殴打我的臀部,致使我一个多月不能坐,整个臀部像紫茄子一样的颜色。在酷刑下,我违心地写了许多违背良心、违背大法的话,配合了恶人,我跌倒了……当时我无时无刻不因自己违心写的话生活在一种自责的痛苦里。

我被非法关押了近三个月。回到家中也没有了大法的书,自己放纵自己、沉沦,以至于干出了许多错事,离法越来越远。后来经过几位同修帮助、鼓励,还有师父慈悲地点化,慢慢地我的主意识又清醒了,开始学法,学新经文,从法理上明白了许多,知道了自99年7.20以来师父就没有安排个人修炼,以后这段日子是让我们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我们要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按照师父安排的道路走下去,才配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跌倒了,我要爬起来,加倍努力,赶上正法进程。在我耽误的近两年时间里,有多少众生因为我没有修好而得不到救度啊!我一定要抓紧这最后的时间,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最后用师父的经文《零四年元旦师父向大法弟子问好》共勉:

“沧桑一瞬是时间, 
正法造就新纪元;
悠悠岁月荣与苦,
 只为此时了洪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