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嘴子劳教所亲身经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20日】

长春地区公检法部门: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99年7月20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电视、电台等各种宣传工具,利用谎言、栽赃、陷害“法轮功”创始人及 “法轮功”修炼者。目的是让不明真象的人妒忌,仇恨“法轮功”,把成千上万以“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民众推到对立面上。所以,我为了良知和正义,以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个人信仰自由的权利,去北京依法上访两次,只为了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99年10月被非法拘留劳教一年。

今天写信给你们,是把我们在黑嘴子劳教所一年来亲身经受的迫害事实揭露出来。

我被送入劳教所后,先是到新生队(四大队),大队长叫张桂梅,管教叫侯志红,大法学员集体炼功,张大队长就让学员们脸靠墙,挨个用竹板往他们的脸上、头上打,还让走正步,在雪地里跑圈,还指使普通犯打大法学员,有的穿着线衣、线裤的学员被拉到走廊厕所里,让坐在厕所的地上冻着。

有一天把他们把大法学员都集中在厅里看录象,大法学员集体背论语,恶警指使普通犯梁亚杰(扶余县)用旗杆打大法学员田淑荣,旗杆被打了两截,由于用力过猛都把灯棍打碎了。

第二天把各地大法学员分队,我被分到二大队,没分队前有的普通犯说,二大队最严,那里的犯人都是第二次进去的,管教都那么邪恶。

因被强迫超长时间劳动,每天达到十六到十七个小时的劳动,所以大法弟子罢工,他们开始迫害时让大法弟子面向墙站着,扶余县大法学员范桂珍因罢工被马天舒、张桂兰等恶警毫无人性打得当时脸肿得就变了形,象秋天菜似的挂上了一层白霜,并还把她绑在床上抻大字形,逼迫她写所谓的‘保证书’。

吉林韩春艳、翁玉杰因不放弃炼功,被日夜捆绑在厕所里,在地板砖坐着,还把她们的嘴用透明胶胶上。还不择手段的残酷升级迫害-电棍电,因怕所里检查,恶人就把她俩绑在仓库床上一颠一倒,面对无理的迫害,她们开始绝食,恶警强行给她们灌食,翁玉杰被折磨得有气无力在走廊的地上躺着已经不能动了,灌食的称子还不给拿下来。韩春艳在三小队恶警郎翠平、翁玉杰在二小队恶警强同芹的残酷折磨下,精神已经崩溃,后经医院检查精神分裂,不知道送到哪里去了。

白山大法弟子徐公春在二大队的一小队,因他不放弃修炼,强行被绑在死人床上。邪恶至极,就连五十多岁的老太太都不放过,因学员承受不住这痛苦的折磨妥协了,剩下徐公春等四人因不决裂被绑在死人床上十多天才放下,徐公春多次被绑在死人床上,因思想汇报不写“劳教学员”的称呼,被刘连英用电棍电了一上午送进小号。

一小队桦甸大法学员黄静如因不放弃修炼,被电棍电、绑在死人床上,绝食抗议迫害。就连五十多岁的老太太迫害得骨瘦如柴,邪恶的刘连英还不手软。有一天,刘连英在一小队把黄静如拖到管教室,嘴里还骂着很多脏话,用各种行为迫害她,因她坚定信仰,超期关押,现详情不知。

四小队管教马天舒、于波迫害大法弟子更是残忍,因四小队大法弟子部分学员炼功,学员被绑在床上八人,当天因承受不住一人下床,二人被绑床七天,剩下五名无任何条件十二天才被放下床,这五名学员是白山市张玉辉、舒兰谭成香、敦化徐洪香、辽源曲红梅、农安杨淑梅,面对这样残酷的迫害,四小队大法弟子全体炼功反迫害,她们使用了恶毒的招数一个一个把大法学员叫到管教室,用电棍电,竹板打,直到被强迫签字为止。

洮南大法弟子耿万珍以前有心脏病因为用电棍把心脏病电犯了,送到长春医院,吉林市张丽被迫害的心脏不好,保外就医放回了家。白山的张玉辉被各种恶行迫害的仍不放弃修炼送进了小号,关押二十天还没有达到她们的目的,又把她带到二大队仓库绑在床上抻大字形十天,吃、喝、拉、撒都在床上,为了争先进,欺上瞒下,作着见不得人的事情,上级检查把手中干的活放下藏起来,穿着整齐的衣服列队等待。

农安县杨淑梅因不放弃修炼被电的满脸大泡,面目皆非,就连学员都不敢认识了,廉光日科长、岳军科长在管教室问她脸怎么了?刘连英侮辱她说是爱滋病,说完他们哄堂大笑。二大队大法学员面对人权受侵害,写上访信。有一批大法学员绝食抗议,整个二大队停止家属接见。电完杨淑梅的第二天,马天舒去医院看大法学员耿万珍,给她买饺子被常人把左太阳骨打坏了,住了一个月医院,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2000年五月份开始有大法学员被转化,恶警们每天把学员集中到中厅强化洗脑,那时四小队是严管队,不转化的坐板、干活、不让睡觉。5月28日那天,四小队班委孙红(常犯)把殷淑云叫到中厅,就在那种精神摧残的高压下,突然脖子歪了,吃的东西吐了出来,当时就不省人事,所里把她送到长春医院,后来听说当天的夜里就含冤死去。

恶人们不但不知忏悔,还把二大队的全体学员进行洗脑,那时二大队一百多名学员只剩下吉林邓世英没有被邪恶洗脑,邪恶对她迫害可想而知:用竹板打,电棍电,把她的脖子电的都是大黄水泡,肿的很粗很粗,还不让睡觉,面壁站着,绑在死人床上,就这样迫害还得让学员干活,她们想在精神上肉体上把邓世英的坚定意志搞垮,就这样也没有改变她对师父对大法坚如磐石、金刚不动的坚定意志。恶警们还是不甘心,又把她送到六大队继续洗脑迫害,把她迫害得口吐鲜血,六大队怕担责任,又把她送回了二大队。

她们身为执法人员,执法犯法,勒索整个二大队学员每人五十元钱,更可恶的是她们指使班委向学员要钱,没有钱就打电话向家要,撒谎说换地板砖用钱。

大队长张丽兰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几乎对每个炼功的学员她都参加了迫害,此人心狠毒辣毫无人性,迫害大法学员手段高超,硬的不行来软的,利用伪善钻学员的空子,被人心带动下就会被她们的伪善所迷惑。达到邪恶的真正目的,现已遭报,得了乳腺癌。

一小队管教刘连英,此人满脸横肉,皮笑肉不笑,体胖高大,是二大队最邪恶的,她凶狠毒辣,丧失人性,嚣张至极。她没有人的道德,经常满嘴脏话,侮辱人格,为了争名,迫害“法轮功”学员绝不手软,不惜一切代价达到目的。现是二大队的大队长。

二大队的恶警为了达到为私为我的目的,死心塌地为江氏卖命,毫无人性地迫害大法学员,不管是老、少、残,白发花甲的五六十岁的老太太,她们也绝不放过。脏话损人,血口喷人,侮辱人格是她们的家常便饭。

在劳教所的一年中,经常能听到电棍的咔咔声、竹板声,再掺杂着恶警们的吵骂声,也经常能闻到烧焦肉皮的味道,阴险恐怖至极,真是人间地狱呀!这就是中国领导下的人民警察,这种行为不仅违背了宪法、国法,更违背了天法!天理何容!如在不醒悟,等待她们的是在地狱中无休止偿还所犯下罪恶。

原二大队所有恶警名单:
大队长:任岚
生产大队长:李庆铃
大队长:张丽兰
一小队管教:刘连英
二小队管教:强同芹
三小队管教:郎翠平
四小队管教:马天舒、于波
管诽谤黑板报的管教:付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