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大法弟子的威严和慈悲


【明慧网2004年3月21日讯】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恶人绑架到看守所。那舍房不大,设有与世隔绝的两道铁门,屋里光线昏暗,点着“长眠灯”,那弱光阴森森的。这里人渣聚集,邪恶嚣张。屋内有十几个平方,却关了二十多人,拥挤不堪。众人在潮湿的地面和木板上挤着一团,睡觉想翻个身都要牵动别人,招来谩骂和指责。卧室外是厕所兼通风口,那屋更小。大家无论吃饭、干活、睡觉都在这狭窄肮脏的地方。舍房关的是刑事犯。

我进去后,很多人便围过来问长问短,招呼我,劝我逼我写“三书”——这是一种迫害。我知道他们逼我是受警方指使,这是人间表象,实质上这是旧势力的有序安排。对旧势力的安排,师父是不承认的,我们大法弟子也要全盘否定。那两天,旧势力真的很疯狂,它们指使那些犯人以逼我写[三书]为由,纠缠我、戏弄我、非礼我、对我无理智地嚎叫,更有甚者有的人还掺杂有谤师谤法的言行。他们一窝蜂上,管你听不听,疯狂耍无赖,不分日夜轮番地在我耳边嗡嗡乱叫。面对这种迫害,我悟到:我被绑架本不该发生,那监狱中的困境和闹剧更不应该存在!就是执著有漏,你们旧势力也没有资格考验我呀!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大法无所不能,天上人间的问题都能解决,那执著也可内找修去嘛。所以我的正念在法中产生了:我要在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中无条件释放闯出监狱。被邪恶利用的那些人嗡嗡叫得凶,他们是乌合之众,貌似强大实际虚弱,讲的话语言粗鲁,杂乱无章,没有层次。他们虽然人多势众,在大法弟子面前却不堪一击。

我利用与他们对话的机会,向所有人宣传真善忍法轮大法好,并揭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真象……一正压百邪,在大法的威严和慈悲面前,牢头及绝大部份人都归正了(这也有几年来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在此讲真象的成果),只有死犯和毒贩二人仍有不敬。这也无关大局,法能正一切不正的。人心正了,环境归正了,长眠灯也闪亮发光,紧张气氛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轻松愉快的谈笑声。人们围着法轮功(这是狱中对大法修炼者的称呼)听修炼者讲大法修炼体会和背诵大法经文,有的还在学背经文。人在法中被法推进,早上刚睁开眼睛我就喊:“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法轮大法好!”这声音震邪恶、惊天地、正人心,在没有号召,没有指令,没有启发的一瞬间,人心向善,狱中众人也跟着喊:“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法轮大法好!”这呼声更大,力量更强,有力地震慑着邪恶。

这样一来,无形中就形成了众人起床前喊“大法好”的规矩。狱警原想借犯人之力“转化”法轮功,没想到弄巧成拙,结果众人反都知道了大法真相。他们对此恨之入骨,立即把我转移到其他舍房。在别处我也正念正行,面对迫害,我继续讲真象和绝食抗议,警方伤透脑筋又无计可施,只好将我转回舍房。回来时,舍房人全体起立欢呼雀跃,他们象接待贵宾、象久别重逢的亲人那样迎接我,高兴劲别提了(我出去只有几天时间),特别是那位死刑犯对我印象很深。当时他哭着拉着我的手颤抖着说:“法轮功啊,你回来了我就放心了!你知道吗,你走以后我天天挨骂,那日子不好受啊!他们说我是丧门星,法轮功那么好你还反对,是你把他冲走的!我认错愿意道歉,他们都不原谅我,还是天天骂我。后来我悔过,我发誓请法轮功回来,天天盼天天请。这不,今天你真的就请回来了。你回来我也不挨骂了!今后,我决心做个好人!”

死刑犯悔过自新的行动,感动了毒贩。他对大法不敬的行为收敛了,只是口服心不服。不久市里打击刑事犯罪开公审大会,要提陪审犯人,结果专挑毒犯去,这就怪了,按理说他因卖0.3克白粉在监,在舍房是最轻案犯,有人卖百克以上都没动。事出有因。他被抓去后,武警铐他铐得特别紧,还捏了一把。当时痛得他差点休克,哀求着松铐,却没人理睬。直到公审大会结束游街示众后才松手铐。回来后他说:“我因为对法轮功口服心不服,今天游街差点把我命都丢了!我得了报应了。我晓得是法轮功在发功。法轮功真厉害呀!今后我再也不说对大法不敬的话了!”

我在监狱正念正行,被无条件释放,我堂堂正正走出监狱,投入正法洪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