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当面质问恶人


【明慧网2004年3月8日】2002年9月的一天,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恶警所长孟祥民带领管理科长郑海令、于干事到一大队检查工作。刚进门就听一个洪亮的声音说:“我要找所长反映情况”,孟所长一看是我,就把我叫到一大队办公室。

当时屋内站满了人,大家气氛都很紧张。我没有一点怕,开门见山地问到:为什么让我们这些不放弃自己信仰、堂堂正正讲真话的大法弟子吃玉米面饼(所谓‘决裂’或‘假写决裂’的吃大米饭,白面馒头)?孟祥民有气无力地回答是司法部定的。

我又问:为什么长期不让接见家人,谁规定的(当时已有人10个月未能接见)他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只说了一句没有不让接见啊。借着他支支吾吾答不上来的机会,我就向所有的人讲真象:从99年7.20镇压法轮功以来,江泽民所做的一切全靠假、钱、狠来维持的镇压是长久不了,善恶必报是天理等等。同时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以善的口气告诉警察你们也是受害者,江泽民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利用你们的工作哄骗你们,给你们多发工资,让你们成为他的陪葬品,这也是很难把握的。同时讲了我被劳教三年的事实,在当今社会见义勇为的行为被颠倒,定成扰乱社会秩序罪,多么荒唐可笑。

郑海令随后问我江泽民什么时候下台,照法轮功说法怎么处理邪恶之徒,我告诉他们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无生之门就是邪恶的去处。我又讲了从秦二世时指鹿为马的故事,到文革时迫害老干部的先锋闯将,最后结束时成了替罪羊等。

最后孟祥民下巴支在桌子上直哼哼,叫于干事给我做上记录,当时我的心态很纯净,在记录页上按下了十多个手印。警察吓唬我说:给你加刑半年,你污辱国家领导人。我义正词严的说:江泽民不代表国家,他只是邪恶之徒,钻了空子窃取了国家领导权力的人间败类。

当孟祥民在一大队检查完工作走的时候,丢下一句话:“某某(指大法弟子)把我气的要死”走了。

而我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正念正行,不但没因此被加期还返回大队,不用干任何活,环境改变了,恶人再也不为难我了,直至提前2个月保外回归正法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