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大法弟子三次依法进京上访遭江氏集团迫害 【明慧网】

大庆大法弟子三次依法进京上访遭江氏集团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21日】我家住大庆市。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我以前患有的腰间盘突出、神经衰弱、妇科病等各种疾病都好了,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法轮大法不仅让我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还教我以“真善忍”为标准与人为善,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标准,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99年7月由于江××为己私利的妒嫉,不顾中央其他常委反对,一意孤行利用手中权力和新闻媒体等宣传工具肆意对法轮功及创始人造谣污蔑、栽赃陷害。在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白打,打死算自杀”的邪恶指令下,耗用国家四分之一的财力、物力对亿万炼功群众进行残酷迫害和血腥镇压,不放弃信仰的修炼人被拘留、劳教、判刑,遭受了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有的学员甚至被迫害致死。这场邪恶的迫害殃及所有修炼人的家人亲属,至今持续五个年头了。

99年7月21日我原工作单位(大庆石油管理局钻井一公司庆华公司)工会主席左玉坤找我谈话,让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我说我身心受益,不能放弃。

2000年7月我进京上访,在火车上被劫持到长春火车站。我原单位工会主席单旭光、经保李宏伟和红岗派出所片警林佰成向我亲属勒索一万五仟元钱,说去长春接我做费用。一路上他们大吃大喝,住高级旅店,在长春吃饭时林佰成说“这都是花你的钱,你再去北京,还花你的。”回大庆的途中,林佰成恶狠狠地侮骂师父、侮骂大法和我,叫嚣“我要是江泽民就用机关枪把你们都崩了。”到了红岗派出所,我遭到众警察的侮骂。原红岗派出所所长李敬安大骂大法与师父,还骂我父母,唆使我丈夫和姐姐打我,逼我写放弃修炼的保证。(后来听林佰成说,他去长春接我回来后得肝肿大。善恶有报,是他诽谤佛法的报应。)我被非法送进大庆市看守所一个月。有一次我们几个大法弟子要绝食抗议这种非法迫害,在恶警唆使下,号长让我们“开飞机”式蹶着,从早8点蹶到10点多,我的脸都控肿了,大腿的筋抻的很痛,十来天行动不方便。林佰成又把我送到红岗拘留所关押半个月,我单位来三个人逼我写不炼功保证才获释。我被开除厂籍,留厂察看,每月只给我发低的不能再低的100元生活费。这次被勒索一仟多元钱。

2000年10月,原单位工会主席单旭光、左玉坤胁迫我写保证。左玉坤说“你要不写,给你送北安去,单位派人看管,一切费用都由你负责。”第二天,单旭光又追到派出所进行威逼,他见我不写,气汹汹地说“你要是男的我就狠狠地踢你几脚。”

2000年10月28日,我二次进京上访。在前门被绑架到大庆石油管理局驻京办事处太阳岛宾馆。在那里有一恶警问我话,我不回答,他就用硬本夹打我的脸。林佰成来到宾馆见到我,在后面狠狠踢我一脚,并辱骂我。我被林佰成和我单位单旭光夫妇一路看着回到大庆,送进大庆看守所和红岗拘留所超期关押。在送我去红岗拘留所的路上林佰成大声叫嚣“让你上北京,我让你把牢底坐穿。”我被非法判劳动教养一年,送哈尔滨女子戒毒所,加重对我的身心迫害和摧残。整天坐小塑料凳,有“包夹”看着,不让睡觉,不准和同修说话,不让去食堂吃饭,大小便不准出屋上厕所,整天听到、看到的都是诬蔑法轮大法与师父的肮脏东西。我被恶人钻空子,犯下对不起师父与大法的罪,悔恨的苦果使我良心受到生不如死的谴责。

2001年7月25日,我刚从劳教所出来的第39天去同修家,林佰成上门骚扰,把门插上不让我们走。他打电话找来十多个警察,原红岗派出所所长李敬安带领这伙警察挟持我,闯进我家,象土匪一样抄家,乱翻乱拿,李敬安恶狠狠地逼我骂师父,我不骂,恶警黄明海不准我收拾被他们翻的破乱不堪的家,骂骂咧咧地把我从三楼连拖带拽拥上警车。到派出所林佰成、李敬安以莫须有的罪名第三次把我送入大庆市看守所。我绝食抗议,看守所张所长找我谈话威胁我说“你饿死跟刑事犯一样,死也白死。”关押40多天再次送往哈尔滨戒毒所。结果,体检不合格,戒毒所拒收。我又被送到红岗拘留所关押,红岗公安分局局长刘连生见没把我送进戒毒所,怀疑体检有问题,暗地指使,把我和另一位同修强行送到大庆油田总医院作二次体检。200多元的体检费让我自己付,继续拘留15天。释放我时林佰成强行逼我写悔过书,我不写。他凶狠地叫“不写再把你送进去。”又要拿电棍电我。他逼我姐夫代我写让我签字,我不签。林佰成趁我不备突然狠命地抓住我的手指狠狠地按上让我感到耻辱的手印,才释放我。

2001年10月下旬受蒙蔽不明真象的丈夫向派出所举报我,说我“死不改悔还炼。”第二天派出所来人抓我,我被迫流离失所。三天后的深夜所长李敬安等十几个警察夜闯民宅,闯入我姐家进屋就翻,他们的阴谋落空了,却闹得左邻右舍不得安宁,我姐给吓得犯了心脏病,他们还打电话骚扰。

2002年1月23日我第三次进京为大法与师父喊冤,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连拖带打拽上警车,一恶警不让我喊,拿电棍打我,另一恶警狠命地揪我头发往座椅下按。到天安门分局,三、四个恶警强行把我按倒在地上照像,搜身,把我送入北京东城看守所。我绝食抗议关押,恶警指使犯人对我连打带骂,把我从铺上拽到地上用脚绊我,给我强行灌食时把我一只手扣在椅子扶手上,一只手反背扣在椅子后面,一男犯人在前面狠狠踹我胸腹部,另两男犯人在后面一个死死地把我脖子往后搬,一个抬按铐在后面的胳膊,我把灌得险些背过气去,老半天才上来一口气。绝食第八天看守所狱医谎称我有病,把我送到北京公安医院加重迫害。绝食十三天我被林佰成第四次送进大庆看守所。恶警唆使犯人白天黑夜看着我们,天天叫骂着拖出去灌食迫害一个多月,又送进红岗拘留所。在红岗拘留所因灌食不成,他们把我两腿绑在床上,左手铐在床头上,抻的胳膊又酸又疼。由男犯人按着右胳膊看着打了八个小时的吊针。拘留期限到,林佰成又把我送到大庆萨尔图收容所。我已经被迫害得身体非常虚弱,收容所的人让先体检,林佰成硬是找后门把我送进去,把我兜里仅有的30元钱抢去放在桌子上。第二天体检由于心脏病,我走出收容所,获得自由。后来林佰成打电话骚扰,见我病好转,一天晚上10点多钟上门骚扰还想把我送进去,我又被迫流离失所。

在江氏恐怖镇压下,我丈夫难以承受巨大的压力,怕受牵连跟我离了婚。在整个迫害过程中,我被原单位和林佰成共经济勒索、敲诈9700多元钱。

善良的同胞们,由于我们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为说“法轮大法好”这句公道话,就遭到江××的邪恶迫害。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人犯下的所有罪过早晚要偿还。我真诚地告诉世人:不要被镇压者散布的邪恶谎言所迷惑,站到正义一边来,让我们共同努力结束这场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

大庆红岗派出所有关电话(区号:0459)
4194531红岗派出所 所长
4192767红岗派出所所长赵树桥
4191051红岗派出所值班室
4998879红岗派出所警务室
4999813红岗派出所林佰成
4192021红岗派出所黄明海
4191465红岗派出所王德胜
4192896红岗派出所夏长军
4193305红岗派出所孔维军
4193885红岗派出所魏国贵
4199383红岗派出所陈旋
4199886红岗派出所桑润玲
4990591红岗派出所王德义
4991506红岗派出所丁丽华
4991820红岗派出所于占军
4991909红岗派出所孙达民
4992904红岗派出所刘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