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钢机械厂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3月22日】我是1998年4月12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感到非常幸运,这辈子没有白活一场。得法后,我想:这功法这么好,应该介绍给亲朋好友,使他们也受益。

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身心得到了净化,去掉了不好的思想,改掉了不良的习惯,身体也变得十分健康,几年来没看过一次病,没吃过一粒药。

1999年7月20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全面镇压开始了,它们动用了国家所有宣传机器,造谣诬蔑大法,真像天塌了一样。当时我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遭到如此恶毒的攻击?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办。后来,我通过不断的学法,提高了认识,我要为大法说公道话,揭露邪恶的谎言。

于是,2000年6月26日我来到了天安门,打开横幅,喊出了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自此,邪恶的追随者对我的迫害也就开始了。我在天安门证实法后,被天安门的公安带走,并通知燕郊公安分局和开发区的人将我和另外几个大法弟子拉回燕郊公安分局罚站,用苍蝇拍往我脸上打,用手铐把我和另一大法弟子铐上。晚上9点左右,恶警通知家人接回。

没过几天,我们单位的保卫科科长苟建设、干事赵忠生和单位居委会干事赵迎欣、刘峰等,领着燕郊公安分局的田曙光、祁晓全,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抄了我家,强行拿走我的全部大法书籍、录音机、讲法带、炼功带等,并且把我带到了燕郊公安分局。下午,苟建设和赵忠生、刘峰等领着公安分局很多的人和几辆警车抄家,把家翻得乱七八糟。把电脑拿走了,当时这件事在我们单位家属院引起了轰动(抄家时我爱人在)。恶警把我在分局关了5天。他们每天下班时,就把我铐起来。他们非法抄家、抢东西、抓捕我、罚钱,这理跟谁讲?!恶警刘亚路还打了我一个嘴巴子。我从燕郊分局回家两天后,单位赵忠生又带着燕郊分局干警田曙光、祁晓全到我家又把电脑显示器拿走了,还留下一张警告处分单。在这期间,单位610负责人张成华、苟建设强行罚款1万元,并且多次对我们家进行骚扰,还停了我爱人的工作。单位610对我的迫害一次接一次。苟建设又带着赵忠生、孟力权逼我在所谓“四不准”上签字,我拒绝。因为我没做错什么,我只是在履行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而已。7月16日,他们又把我强行送到燕郊开发区软禁了7天。

2001年2月份,张成华又搞什么全厂签字,我坚决不签,张成华又派赵忠生拿着我们单位的通知,让我到厂参加洗脑班。在洗脑班这几天,张成华和苟建设、赵忠生、赵迎欣、霍××等人想用他们的“假善”来欺骗我,我坚决抵制他们。张成华气急败坏,准备继续派人延长办班时间,这时燕郊公安分局和城管来了两辆车,张成华配合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把我拉上车,还去非法抓捕其他大法弟子,把我们送到燕郊幼儿园办洗脑班24天,绝食4天才放回家。

2001年4月的一天,苟建设又带着两个警察到我家,要求按个什么手印,当时我没在家。

2001年8月的一天,张成华在居委会等着,让保卫科的干事们到处找我,当时我正在菜市场买菜,我拿着菜就来到了居委会,张成华不让我把菜送回家,说:到厂里开个座谈会,就这样把我骗到厂会议室,进去一看,气氛不对,原来是首钢总公司来了六个人要办洗脑班。其中4人是犹大,他们要给我和另一同修强行洗脑,我们坚决抵制、绝食抗议。他们没办法,晚上叫我们回家,第二天再来。我和这位同修在当天晚上就离开家到别的地方呆了几天。

第二天,张成华一看我们没来,就带人到厂家属区到处查找,派人在邻居家监视,并指派犹大到我家骚扰我爱人两天(在2001年4月---10月多次骚扰我家人),在这种情况下,我流离失所3个多月。

2003年2月24日晚,张成华到我家不到10分钟,警察把我夫妻二人带到燕郊公安分局,和几个赌博的人关在一间又黑又脏的屋里,冻了一夜。第二天又抄了我们家,随后把我们送到三河市看守所,绝食6天后才放回家。

他们对我迫害多次,我没有记恨他们,还是不断的给他们讲真象,不要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不要让自己的名字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真象必定要大白于天下,善恶有报是亘古不变的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