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国安特务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

烟台国安特务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22日】我叫卓启林,是烟台大学化院的一名学生。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这几年的修炼过程中,有过修炼的喜悦,体会过修炼的艰辛,也曾经走过弯路后的迷茫与无助。可是,每次在失去修炼信心的时候,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又重新走上了正路。

在2000年的一次与同修发真象资料过程中,我与同修一齐被抓,在烟台市拘留所拘留了15天。回到学校后,由于我拒绝放弃修炼,学校打算开除我,后来他们让我先休学一年。一年后,我仍拒绝签字“转化”,学校又让我休学一年。在快开学时,父亲见我仍然坚持修炼,担心我会失去学业,便在开学前将我送到了临沂市的洗脑班,想让我放弃修炼。在洗脑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强,违心地写了“三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我回到学校后,虽然知道做错了,但由于仍不能在法上认识,陷于自责和愧疚中一直走不出来,更谈不上精进,甚至是自暴自弃,失去了修炼的信心,用人中的事来麻醉自己。

由于自己的不能清醒,几个月后,我的脖子上长了一个肿瘤,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啊!我知道这一切事的因果,可就这样了,我仍然不悟,仍用人心想:来吧,让我死掉吧!反正我的罪也还不清了。虽然这样,我内心深处依然知道:我不能放弃大法,我离不开大法,这是我生命的根本呀!也许,师父就是看到了我的这颗心,仍慈悲地管着我,点悟着我。后来,我联系到了几位同修,在同修的鼓励和帮助下,我才又开始重新真正修炼。慢慢的,肿瘤开始化掉,那段过程真的是痛苦:平时,我用纱布将伤口包上,化出的脓湿透了纱布,睡觉时,又渗透到枕巾上;白天,脓水染到衬衣上,不得不经常换,卫生纸用了一包又一包。我知道,那是癌啊!

可是后来,由于自己没能正念对待,在与同修用电子邮件交流的过程中,被烟台国安特务发现了。他们找来后,给人的感觉真的是好像他们什么都知道,你不说的他们就给你说出来,就象师父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提到的:“其实我早就知道那一套:他们在干这事之前先把你了解好,甚至你吃穿住行喜好都了解,包括对其亲朋好友都要了解好;然后给你弄个套,把你抓去;先给你来一套下马威,给你的感觉是马上就要被枪毙一样;然后抓住你害怕的心理,与你谈话;你不想说的他们就把早已了解的说出来,谈话中给你的感觉是他们什么都知道,好象只有极少人知道的他们都知道。怕心的作用下大有身边人都不可靠的感觉,错觉中好象谁都是特务、谁都是不可信的,如果不答应邪恶的要求好象随时会被杀。其实这是自己有怕心被钻的空子。这是手腕,……”。也许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经历过洗脑班后,所造成的各种余毒还在对我起着作用。我在那个时候想的完全是自己,想的是父母的眼泪和苦苦哀求,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忘记了师父的慈悲苦度,而那种自责与愧疚、“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又重新翻了出来,使自己被迫向他们妥协。

这一次,我真的是感到被击倒了。我那极度失去信心的“我”几乎在向师父叫喊:“师父啊师父,你说过就要把我度成,我这样的人可怎么度呢?”可是每次叫喊之后,我都感到撕心裂肺的难受,我知道,那不是我。回到学校后,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找我一次,虚情假意的说为我好,并找来几个他们认为“转化”彻底的人来“稳固”我的思想。还说将来有事找我帮忙,我知道,他们是想让我当“特务”。

那段时间,同修都说我不精进了。一个对自己未来失去信心的生命,还能谈什么精进呢?我只希望自己麻醉起来,什么都不想,企图逃避这一切。真有点“天下茫”的感觉。在那段时间,我脖子处的脓一直流个不停,不知道这么多的脓水是从哪儿来的。突然有一天,我才意识到:这是在提示我我原来修得的神的一面的身体在往下化掉……。我惊呆了,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的世界在崩毁,众生在被销毁,而这一切却是我的罪。我发现自己太自私了,我可以不顾及自己的生命,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世界的众生被销毁吗?而他们当初对我却寄予了那么大的期望。而我却如此的不负责任!我明白了,我从内心深处对师父讲:“我要站起来!我要为众生而站起来!”

从那以后,我就借口有事推掉国安特务要我做的事。而且,他们做的事都是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每次,他们都再三“嘱咐”我:“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其他任何人都不要告诉。”而且,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让我以修炼人的身份主动与海外大法弟子联系,先取得海外弟子的信任,然后询问海外弟子在忙些什么,准备搞什么活动。还有想以“电视插播”的名义获得技术支持,看看海外弟子能否过来帮助。并且想以建立资料点的名义获得资金支持,这就是他们的所想所要。完全都是见不得人的!

虽然这样,我并没有完全否定这一切,只是应付!我知道,这不正!要完全否定这一切,就要多学法,使自己的正念强起来。慢慢的,奇迹出现了,我的伤口逐渐的愈合了,肿瘤消下去了!在这过程中,我没经过任何的治疗。我知道,又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了起来,给了我新的生命。以我的经历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见证了师父的伟大和慈悲!

后来,由于我们资料点的被破坏,几个大法弟子被抓,现在我也被迫流离失所。一直想着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但总是被各种观念阻挡着。直到今天,师父在梦中点悟我:我又被那些国安找了去,但他却带我走在一座高楼的边缘上,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危险。醒来后,我悟到,应该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彻底否定这一切!也希望能给那些走过弯路仍陷在自责和愧疚中的同修一个提醒: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我们,师父比我们自己更加珍惜我们哪!

在此,我也奉劝那些国安人员:不要再做助纣为虐的事了,不要再做这种偷偷摸摸、“心暗魔变”的事了,你们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不要因为你们的职业特殊就毁了你们生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