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被打烂 露出白骨 肇东市高中生仍坚强不屈


【明慧网2004年3月22日】我认识这样一位法轮功修炼者,他是一位高中生(以下就称他为高中生吧)。当年高考之际,他得了腰椎盘突出,只好弃学在家休养。父母不敢声张,怕以后不好找对象,每天都在为他发愁。

96年高中生的父母看见身边有几个炼法轮功的人病都好了,就让高中生也去炼。出人意料的是,两个多月时间,高中生的病痊愈了,期间没用一粒药,全家人都为之高兴。

99年7.20,江泽民不顾事实,开始非法打压法轮功,这位高中生由于亲身的受益,发现电视上歪曲的宣传完全是编造的谎言。高中生决定去北京上访,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国家“法轮大法是正法”。谁知中央信访办已成为专抓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凡来访者无一幸免。被抓后,他被押回肇东公安局。就在押回的当天,肇东政法委610办公室以范晓光、刘维忠、任殿生、赵仁武四人为首,指使各派出所对抓回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迫害。奋斗派出所所长李兴富带领恶警鞠亚贵、伊红波、谭伟、法制科长朱敏,还有几个不知名的警察对抓回的大法弟子开始疯狂迫害:用笤帚、皮带、竹竿、鞋底子打个不停,还逼迫大法学员骂大法、骂师父。这位高中生就是不骂,被五六个警察打倒在地上,扒下裤子,头被踩着,轮流打,打累了又换人再打,把竹竿、笤帚都打碎了,他被打得血肉模糊,鲜血直流。就是这样,高中生也没有骂师父。恶警们见高中生还是不骂,鞠亚贵喊着:“拿盐面来撒上,看他骂不骂!”不知哪个恶警找来了三根很粗的铁丝拧在一起,用钳子在头上又弯了一个钩,往高中生身上抽打。身上的肉大部分打烂,惨不忍睹。高中生始终没有骂师父,他用生命捍卫大法和师父的尊严。

如此严重的迫害后,恶徒们把他关进了拘留所,每天两个半生不熟的窝头,晚上没有枕头,只有一床被子,硬板炕。恶劣的环境,加速了他伤口的恶化,肉大面积腐烂,最严重的地方骨头和肉分离了,伴着高烧不退。管教张国全以有人闹事为由进入监舍,对那里的犯人进行殴打,还专门用笤帚往高中生的伤口处打,打得脓血直流,痛彻心肺。当晚夜间,在一声喊叫声中,他昏了过去。第二天,被610范晓光、刘维忠、任殿生、赵仁武押送到人民医院,进行抢救。在清理伤处时,医生无从下手,有的地方在清理过程中露出了白花花的骨头,有的伤口已无法缝合。医生说,这个人就是出院也活不了几天,得败血症的可能太大了。医护人员愤怒地指责道:“就是死刑犯也不应该这样对待,不就是炼个法轮功吗?!你们是警察吗?简直是土匪,没有人性!”恶警们面对正义的责问,哑口无言。

在住院期间,610的人说,等病好了,还得押回来。专门派拘留所两个警察在医院监控,不许家属靠近,中午还厚颜无耻地叫高中生的父母请他们吃饭。父母看着床上的孩子,心急如焚,找到了两个恶警的领导,才得以接近高中生进行护理。在医院20多天,花费上万元,610向家属勒索4000元保金才让接回家。回家后,派出所又派人去他家恐吓,说再上北京,就把他的父母抓走。三天两头去他家干扰,弄得全家上下人心惶惶。可喜的是,高中生并没有象医生断言的那样会得败血症,而是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高中生再一次证实了大法的超常。有人问过高中生:“你恨不恨打你的警察?”他说:“不恨,他们也是被当权者的谎言蒙骗的人。我只希望他们尽快地清醒。”

这就是高中生的故事,一个大法弟子用生命捍卫真理的故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