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次直接面对邪恶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3月22日】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利用职权发动了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利用各种宣传机器造谣诬陷,无事生非攻击法轮大法污蔑师父。我心中非常难过,于是我走出家门到国家信访办,为我师父说句公道话。要求他们停止打压法轮功,给大法的修炼者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一、北京上访

那天我和四名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刚到北海就被江氏指使的公安人员拦截,硬把我们拉到车上,将我们送到一个大院内。人越来越多,它们就调来好多公交车,把我们送到石景山体育馆。当时是能走脱,可是我们的心态非常纯净,没有一个人离开。下午北京公安将我们遣送到通县宋庄派出所,下午四五点钟时由当地政府把我们接回到镇政府的一个礼堂里,拘留我们一夜。

21号上午11点多钟,单位去人把我们接回,并告诉我们三天不准出门。为了不使单位受到株连,我三天没出门。在那风云突变,恶浪翻滚的日子里,师父的话常在我脑海翻起:“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得淋漓尽致了吗?”(《大曝光》)这不是考验我们的时候吗,我要走助师正法之路,要与同修联系,不能被邪恶吓倒。

我知道有一个同修非常坚定,早上我去找他,可是不认识路,知道村名。路上打听路时,抬头往东一看去,太阳前面有一个大法轮。普下来的紫红色的光笼罩着那半个村和一方大地,光上有各种颜色的法轮在转,我很高兴。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从那以后,我主动和其他学员互相沟通,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二、功要炼,所谓的保证书绝不写

7.20后邪恶的镇压铺天盖地的压下来。单位写出通知:让学法轮功的人交书,并召开了两次家属会。邪恶口气非常严厉,不交书就开除爱人、子女的工职;有出国的马上叫回国;子女上学的要开除学籍。那时我想着师父的话,不为邪恶的这些个威胁所动。

我就不去看通知,也不去参加会,我就不动这颗心。我就不交书!正念正行,保护住了大法书。孩子们的工作它们也没敢动。几天后居委会主任来我家要我写保护书,我的心非常平静。坦然的告诉他:这三书我不能写,炼与不炼是我的自由。他没办法起身走了。后来党办主任曾两次找我写保证,我告诉他:我有冠心病,不炼了,病犯了,怎么办?我没有工作,没有报销,花不起那药费钱。他接着说:我给领导说说给你报销。我回答说:那谁替我受罪?我炼功病好了,做人要有良心,这三书我是不写的。后来他又叫我儿子劝我,儿子说叫我应付应付。我心不动,我深深体会到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展现。

三、再上访 拘留所中被迫害、勒索

2000年2月25日,我们三人到了信访办,那里有好多警察,和许多便衣警察。江氏欺上瞒下,口是心非,全部换上了公安人员,他们不让我们进,并将一个同修的身份证和另一个同修的电话本扣下,我们心平气和向警察说明我们的来意,谈了修炼后身体的变化,大法的美好。它们说我们要执行江泽民的政策,不准你们炼法轮功,可以练其它功。当时有一个穿便衣的人说让我们走。扣留我们三个的那个警察小声说:抓一个法轮功学员要得500元奖金。狠心的警察通知了我们当地派出所。刑警队长曹加利将我们用铐子铐上推我上车,上车后一路臭骂,骂的非常难听,到分局后将我们三个50多岁的老人,铐在三个铁柱子上。在我脸上暴打一顿,并踢了几脚。铐了我们6—7个小时后,将我们送到三河拘留所。进去后将我口袋里的255元钱要我掏出来,交给了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们那号关押了23名大法弟子,大家都互相关心互相爱护真是一片祥和。在拘留所里每天我们出来两次,早晚6点,每次10分钟,大家轮流解手。每天两顿饭,不敢吃饱,解手受限制。偶尔有同修消业,只好在屋子里解手,因为我们都是炼功人,大家都互相谅解体贴着。公安局硬给我扣了一个妨碍公共秩序的罪名,将我非法扣留24天,才放我回家。

四、不签字报到

从拘留所回来同修给我说:保卫科天天叫我们去签字报到。后来保卫科也叫我去签字,我签了一次,后来我悟到: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是师父的弟子,师父叫我堂堂正正的做好人,我们没做错!不能配合他们,第二次我就不去。保卫科长叫我去签,我告诉他说:你叫我签字能管住我这颗心吗?你上午叫我签,我下午去北京,你下午叫我签,我第二天早上去,签字代表不了我的心,那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你想签自己签吧,我是不签,以后别找我。大家从那以后都不去签字了。

五、不去所谓的“学习班”

2000年4月25日,分局要办“学习班”,来我单位抓人。党办主任三次来我家。第一次来我家转了一圈走了,第二次来了,说看看我,转一圈又走了。第三次又来我家,我问他:“你来我家有什么事?”他说:分局要给你们办班,要不去就写保证,写了就不去了。第一写不炼功;第二写法轮功是×教;第三写不与炼法轮功的人联系。我的心非常平静,问他:你叫我说真话还是假话。他说:当然说真话了。这三条我都做不到!因为我以前有冠心病和其它病,我炼功后都好了,法轮功师父叫我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事事以“真、善、忍”为标准,这三个字有什么错?法轮功就是正!我不去“学习班”!他转身走了。我去了大儿子家,告诉二儿子说:他们再来找我就说我回老家去了。他们找我办“学习班”的目的没有达到。

六、有时间还要去上访

2000年10月1日前,公安局又来我家骚扰,一天下午4—5点钟保卫科长领着两个公安人员,又要我去参加“学习班”,我正在厨房准备做饭,看到他们马上警告自己,无论他们让自己干什么都不配合。我坦然地去开门,让他们进屋坐下,公安开始问我:你去过北京吗?我回答去过呀,今年2月份我去北京上访,你们公安不讲理把我扣留了24天。他说还去吗?我现在有个10个月的孙子在睡觉,还有一个11岁的孙女上学,他们的妈妈都忙着上班,我该去呀,该为我们的师父说句公道话,就是现在没时间。那公安说:有时间也别去,你好好在家炼功,分局现在办“学习班”,你去也行,不去也行。我当然不去了,我可没那时间,就这样他们离开了我的家。

七、正念强 绝不被邪恶带走

2001年5月1日前,单位工会主席、党办主任、保卫科长来到我家,说五一要到了,你们不要去北京,不要闹事。我说各位领导你们这话说错了,我们法轮功修炼者一向都是为别人好,是遵纪守法的模范你们放心吧,几年来咱们院的法轮功都默默无闻的做好事。集体炼功时,没给你们工会提过半点要求,有什么困难都是我们自己解决。自动打扫卫生,拔食堂门口的野草。我们做功用的拉盒、电线、录音机都是我们自己花钱买,拉盒坏了我们自己换。以前我参加过院里炼香功、扭秧歌所有用的录音机、磁带、扇子都跟工会要。我们炼法轮功后都自动做好人,做好事。如果我们现在哪做得不好,请你们提出来,便于我们改正。

可是第二天下午保卫科长吕俊德又带着公安来抓人。当时我正在客厅站着,准备出门,看到窗外来了一辆白色的小面包车停在我家门前,下来几个人,我机智地把门锁好。他们急速敲门,我问谁呀,他们答是公安局的。我说老太太不出门还惹着人了呀,你们公安是管坏人的,我不是坏人,我是好人。你们抓坏人我双手欢迎,欺负好人,算什么英雄好汉,你们走吧。这时保卫科长跑去敲窗户叫我过去,我不去。我严厉的说:“你想干什么?昨天咋说的,为何今天又做恶?我告诉你吕俊德,老太太活了50多年了,也不怕死了,你想害死我吗?没有你这家鬼也引不来野鬼。”我说得他无言答对。

我回到卧室坐下要看书,这时我想起另一个同修,赶紧给她打电话:通知她邪恶已到,把门锁好,不开门,不配合。这时他们留下一个人监视我,都去找张同修,这群恶人到同修家撕掉铁门上的纱窗。用力敲木门,结果没人给开门。第二天我和同修商量要揭露他们的邪恶行为。让公司领导知道,让群众知道,暴露邪恶嘴脸,我去公司找党委书记,她用电话找工会主席,最后使邪恶曝光,单位派两个人把门给修好。

八、面对面揭露邪恶

2001年5月12日,我和同院两名家属,坐公交车去通县买衣服,到检察站上去两名恶警:问有修炼法轮功的吗?乘客没人吱声。这时恶警来到我和同伴面前,就要他们的身份证,叫他们骂老师,要不骂就不给身份证。又问我是炼法轮功的吗?我不答话。叫我骂老师,我不骂。就硬拉我下车,我与恶人僵持着,就不下车。后来考虑其它乘客,不能耽误别人,我就随他下了车。恶警把我带到分局,叫我站着,我就坐下了。

问我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我要去通县买衣服。

恶警他叫我骂师父,我说我从小没有人教我骂人,我不会骂人。凭什么要骂他?

恶警:你看电视了吗?(××)师父是坏人。

我说:我不爱看电视,他没坏着我,你喜欢让人骂那就让他骂你。(指另一个警察)要不你骂他,看他愿意听吗?我严肃的说:谁让你叫骂人的,你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吗?我是共产党员,怎么入党时举着拳头没喊这一条?

就这样那个恶警没趣的走了。呆了一会,进来三个警察,其中一个象个小头目的人,说:谁这么横?屋里的人没人吱声。

他问:你是共产党员吗?什么时候入的?

我说我是1965年入党的。

他说你的党龄与我的年岁一般大。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瓶药,问我是什么药,我随口说是阿斯匹林。他说不是,是潘生丁。他说他有冠心病。

我说:听说法轮功很好,那你就去学去吧,可能对你有好处。

他接着问我是毛主席好,还是江泽民好。我回答说:其他先不说,毛主席建国有功。那江泽民不好,就凭他成天叫你们截乘客,叫人骂人,抓好人这就不好。他停了一会说:老太太真实在,一会叫她走吧。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的两个儿子把我接回家。

九、正念抑制邪恶

2001年11月初的一天上午11点多,我去食堂买馒头,记得院子里铺着薄薄的一层小雪。有一辆红色的小面包车,停在我住的那栋楼的东头偏北一点,里面坐着三四个人。我也没太理会,就去了食堂,回来时看到车里出来一个人,拿着手机打电话,我就朝西往家走,那个人斜叉过来,在我后面追着我走,我觉得有情况,开始警告自己:不要怕,发出一念,他追不上我。我也不跑,装做不知道。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我开开门回头关门时,那蹲坑的恶人伸手抓我,只差半米,并说等一等。我晃一下关好门,坐下发正念10分钟,我起身从窗户一看,恶人们已逃得无影无踪。

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四年多,我能够闯过一关又一关,承受了不应该有的种种磨难,是大法给了我神奇的力量,是师尊的慈悲呵护,使我堂堂正正走到了今天。为了救度众生,让世人明白真象,把自己修炼的真实经历终于写出来了。

以下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