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女子劳教所恶警顾兴英恶行录


【明慧网2004年3月23日】顾兴英,女,1975年出生,贵州安顺西秀区蔡官镇蔡官村人,贵州省警校毕业后分配到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工作。2000年4月被提为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新收中队中队长。此人对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打骂成性,整人招数一套一套的,其身边的同事对其做法都有不满。

2000年8月,顾兴英被所领导提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干警,连同省政法委、省劳教局有关领导及女子劳教所副所长张琴等一行人,派往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及东北三省几个迫害法轮功最厉害的劳教所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回来后,顾兴英采用伪善及暴虐的手段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专门负责洗脑,研究、刺探学员的个人情况,参与策划、制定、实施对学员的迫害方案,并直接暴力迫害法轮功学员。至今为止,在她的迫害下,已导致一人死亡,多人致伤致残。

一. 采用各种手段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摧残:

2000年5月,兴义送来的5、6位法轮功学员因抵制非法劳教,被顾兴英安排吸毒人员轮换的强拉着在中队的四合院里奔跑,直至人几近虚脱;将学员罗琴先关禁闭室10天,每天只给一顿饭,并用两大音箱对着禁闭室的门,音量开到最大放摇滚乐,一放就是一整天,为的是防止罗琴先在里面炼功。罗琴先态度坚定,不放弃修炼,一次被顾兴英罚做伸蹲1000个,几次被罚站通宵,第二天还要完成做两个足球的任务(快手也需从早到晚不停的赶,甚至要加班才能完成)。

2000年6月,一吸毒人员因同情法轮功学员,在给其男朋友的信中捎带了法轮功学员写给丈夫的信(法轮功学员的丈夫与其男朋友在一个中队),被查出。顾兴英指使各班班长把她拖到大办公室里进行毒打,之后又用打湿水的棕索将其双手向后使劲捆绑,拉到四合院,当着全中队学员的面,被顾兴英来回的使劲搧耳光,法轮功学员则被罚站数小时。60岁的学员穆良瑶因坚持炼功,曾被顾兴英将电棍插入口中电击;一学员外出下货时,见到了另一中队以前认识的同修,两人只互相打了一下招呼,回来后便被顾兴英罚站雨中数小时;学员韩铭拒绝放弃修炼,被顾兴英毒打后,又被八个恶警捆绑强行注射四针不明药物,引起下肢瘫痪,半年后离开人世。韩铭的死,顾兴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58岁的学员张辉因坚决抵制转化,被顾兴英安排几个块头大的吸毒犯将张辉拖到办公室里,脱掉衣服毒打,之后又将受伤的张辉直接关到禁闭室。从禁闭室出来后,大家都看到张辉一直瘸着腿。由于肉体与精神的双重迫害,致使张辉一度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外出时,得用担架抬着出去。

二.对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迫害

顾兴英专门研究、刺探学员的个人情况,参与策划、制定、实施对学员的迫害方案,并直接暴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用从马三家等劳教所学到的邪恶经验,参与制定专门用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16条应知应会”,并强制吸毒人员,特别是包夹人员每人必背。

2001年下半年被绑架入所的坚定的同修全住在新收队的三楼。她们被强迫不准出入宿舍门,不准下楼进餐,不准到卫生间洗漱、洗澡、洗衣服,不准到厕所解手,而是每天由包夹看管人员给她们打一桶水,吃喝拉撒全在寝室进行。需要大便时须由包夹人员去向干警报告,拿“入厕牌”才能去,而且必须是单人去。大法弟子吴东仙就是在这种关押之下,长期被长时间罚站军姿(立正姿势),导致其肌肉萎缩,到后来,连上厕所都需要人背进背出。

无论酷暑寒冬,只要没下雨、下雪,就要逼迫法轮功学员用自购的凳子从早到晚坐到院子里写所谓的“作业”。特别是冬天,同修们身上都冻出了冻疮,肿得象开口的馒头。逼着学员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以此来混乱学员的正念,全天洗脑。恶警为减少法轮功学员互相接触的机会,每班派三个刑事犯24小时监视,负责写汇报材料。顾兴英曾说:“为了对付你们,我们已经使绝了招数了。”

2003年元月,气温在零下几度,恶警们把十几个大法弟子罚到外面站军姿(即保持立正姿势,手势不许移动位置)面壁冻十几个小时。对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除罚站外,不准睡觉,关在禁闭室(即一小厕所里)由刑事犯看管。如琮英、周晓维(音)被通宵达旦进行轮番洗脑。

对被第二次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更是加重迫害,因为她们重新走上修炼道路,标志着恶警强制“转化”的失败,给了恶警沉重的打击。如大法弟子段怀艳,第二次被绑架进劳教所后,经常吃泥水煮的饭,喝不到开水,炎热的夏天,两个星期不让擦澡。

每月一次“安检”,主要是搜身、搜号、搜查法轮功学员中是否有经文,每个人的床、被褥、枕头、衣物所有的口袋、食品等凡是能摸到的地方,都要翻出来查看,经常突然查房搜身。2002年6月的一天,队长顾兴英突然叫法轮功学员排成队,然后叫一个一个走到她面前,裤子全脱光搜身检查是否有经文。

三.奴役劳动

在这里,恶警们每天强迫大法学员干十几个小时的活(早7:30-凌晨1:00),甚至于60至7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生产任务下来就逼着加班加点干,在规定的时间内一定要完成。如果上面有人来参观,马上就把任务藏起来,参观一过接着干;顾兴英安排加班,从不手软。有时学员们连续半个多月每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有时甚至是48小时都不让休息。记得有一次所部有人来查班,她就让大家把灯关了做假象,等所部人员一走,她就立即吩咐牢头叫大家起来干活。等顾兴英一走,当班干部就对巡逻岗说:别听她的,长期这样怎么行,叫大家去睡吧。

几年来,顾兴英打骂劳教人员也是家常便饭般肆无忌惮,少则是几大耳光,多则拳打脚踢,用尽各种残酷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吸毒人员称顾兴英为“暴徒”。

此文只写了笔者所知道的部分事实,其它详细情况,请知情者提供。

附:顾兴英家庭情况

其父:顾天富,六十多岁,开拖拉机二十多年,现住贵州安顺西秀区蔡官村(统称新路口),有五间房子,用于开饭店、办水泥制品厂(做空心砖)等。电话0853-3612066;邮编:561000

顾兴英年前已结婚,配偶是安顺侯家庄人,在贵阳工作,姓杜,台湾有亲戚。其丈夫的父亲名叫杜时忠,蔡官镇中学校长,曾在唐官小学任教。蔡官中学电话0853-3612412。
贵州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新收中队电话:0851-2549297 顾兴英手机:13985185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