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市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3月25日】我叫信春亭,今年50多岁,家住河南省开封市龙亭区里城南门街,过去是个左邻右舍都不敢惹的人。由于患乳腺癌受尽了病痛的折磨。我家四口都没有工作,只得靠摆地摊维持生计,为了治病把房子都卖了。租房在龙亭区文昌街。97年初炼法轮功后,人家却说我简直就象变了一个人,为人处世无比的和善;令全家和亲戚朋友为之绝望的癌症也奇迹般地好了。

然而1999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这样本来就困难的家庭,却无端遭到没完没了的迫害。被镇压的第一天,我就被派出所抓走关了一天。为说明真相,2000年我进京上访,履行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却被抓回劳教两年,罚款3000元。

2002年,我因给别人讲法轮功真相,被坏人举报再次被抓。在无任何道理的情况下,又批劳教两年。后来劳教所拒收被放回。

2002年5月25日下午,我在大街上竟被北道门派出所警察劫持,送到专为迫害法轮功而组织的“洗脑班”。我绝食12天才被放回。

2002年7月我又无辜被派出所抓走,被几个警察硬抬到了拘留所,拒收又被放回。

2002年9月26日,开封市大抓法轮功,午朝门派出所两个警察晚上7点多钟闯入我家抓人,这次由于我机智走脱,而家属却因此遭了殃。警察24小时住在我家,我丈夫连上厕所都要被跟踪。警察把我家里的亲戚朋友和外地的亲戚都找遍。女儿在外地周口打工都没放过。还逼迫我弟弟每天去派出所报到。我从此在外边流离失所。

2002年10月26日,陈中和(开封市龙亭区公安分局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派人把我从河南省郑州市抓回来,关在午朝门派出所铁笼里5天5夜。又把我送劳教所,被拒收,又送回洗脑班。

当时我把午朝门派出所及相关单位对我非法迫害的罪行在明慧网上曝了光,陈中和为了报复,把我女儿从周口带回来也被关进铁笼里9天9夜。把我爱人从家骗出来,关进铁笼里4天4夜。

就这样恶警把我送进了开封市北郊“洗脑班”迫害了8个月。在那里由于我不愿听那些对法轮功的污蔑,经常被抬来抬去、关禁闭。2003年5月被放出来。

为了躲避迫害,我爱人于2002年11月份就搬家在开封市南关租房居住。从2003年5月28日我出来不久,南关区新门关派出所民警康培建、闫保胜和社区主任钱燕等人经常带人去我家进行骚扰和非法抄家,不让我在他们辖区居住。为了赶我搬家,8月20日夜里他们指使人在我家门上糊满了屎;9月1日夜,他们再次用粪便糊住我家的门。无奈之下,我爱人就通过信息部在东郊租房。没想到社区主任钱燕派人跟踪。第二天钱燕就带领几个人去苹果园派出所,找到所长和民警,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就这样苹果园派出所的所长和民警等几人去我家以谈话为由把我骗到派出所,南关区新门关派出所民警闫保胜和市610的,还有苹果园派出所的民警合伙把我抬到车上,送往郑州十八里河劳教,被拒收。

如此他们还不罢休,再次使用那些黑社会、地痞流氓手段:11月23日夜,他们让人用砖头将我家门窗砸烂,门上被糊满了粪便。一个星期后门窗玻璃再次被砸,门窗再次被糊满粪便,而且满院子到处都是屎尿及砸门窗用的砖头。家人两次打110报警,派出所却回答“调查调查”。此事已在社会上造成极坏影响。目前,我家仍处于危难之中。再这样下去连生命安全都难于保障。现在“有关部门”的人还在给房东施加压力,甚至用更恶劣的措施,要把我家赶出辖区,……

善良的人们不禁要问:一个修炼法轮功的人及其家人到底犯了什么罪?竟被政府工作人员如此对待?!政府不让她们安定?为什么如此憎恨、害怕法轮功?这些学做好人的老太太、老先生们会夺谁的权呢?怎么连公民起码的生活、生存权利都得不到保障!这里只想善劝那些做坏事的少数人哪,你们不要以为江××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就有恃无恐,为所欲为,或是为了那口“皇粮、官帽”而丧尽天良、做坏事。不论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属于哪个阶层,出于何种目的,你要明白你首先是人哪!你不得有人性、讲良心吗?!不管你是直接或背后操纵,你参与了欺压、伤害好人,终究是要承担责任的!善恶有报、好自为之啊!

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
康培建 开封市南关区新门关派出所民警 手机:13017586930
杨汴生 开封市南关区610头目
钱 燕 (杨汴生之妻)原开封市阀门厂职工,由于厂子不景气,杨汴生利用职务之便,将其调入社区专门迫害法轮功。
详细住址:河南省开封市南关区繁塔北街60号院
手机:13137826178 家电:0378—2915161 娘家电:0378—2927665
南关区惠园社区电话:0378—2950182
苹果园派出所所长 手机:13803786238 小灵通:5867516
苹果园派出所民警 手机:13083889473
开封市邮政编码:47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