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遭河北省三河市恶人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3月26日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份,我有幸与大法结缘。通读《转法轮》,我真正懂得了做人的道理,知道如何去做一个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从那以后我们每天拜读老师的《转法轮》,早晨炼功,和所有人和睦相处,生活上感到从未有过的充实。

一九九九年四月,天津警察对当地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并抓捕40多名法轮功学员,学员们为了向中央反映事情真象,自发地去了北京,这就是“4.25和平上访”。紧接着江氏政治流氓集团7.20大面积抓人,我们诸葛店大队的法轮功学员也同样受到迫害。

三河市610头目李宗义带领一帮恶人强迫大法弟子写不修炼保证书,并交出老师的书和录音带等。我不写,结果和另外几位学员被抓到燕郊公安分局,关在一间小屋里,屋里还有来自其它村子的十几位学员。保安看着我们,继续强迫我们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们被非法关押5天。我们几个同修陆续被戴上手铐,晚上我们被送到三河市看守所。2名恶警叫我们脱光衣服,说检查,结果把我身上带的200元钱拿去归为己有。在看守所里,恶警指使牢头强迫我们背监规、用布擦粗糙的水泥地面、擦犯人的鞋底。中午吃的是黑馒头,晚上是黑窝头,外加一点儿几乎见不着油星的白菜。只能容纳10个人的大板炕,居然住了近20人。因为太挤,有几个人只能睡在自来水旁湿漉漉的水泥地上。由于我打呼噜,犯人就往我的鼻孔中放麻辣佐料,每天顶多睡1个多小时。每天放风只有10分钟,厕所就4、5个坑,监室的人又多,所以有的时候还没方便,时间就到了,得赶快回屋。自己买的卫生纸不给用,由一个犯人发,他愿意给谁多少就给谁多少,有时少的可怜。自己买的新被子等全都被犯人头领去,他们连铺带盖,给我一个沾满疥疮药的脏被子。十一月份天气已经很凉了,用自来水洗澡浑身冻得直哆嗦。只有牢头才能用打来的开水。犯人们的语言不堪入耳。

2000年4月份的一天,晚上九点钟左右刚吃完饭,本村邪恶书记杨春平带着燕郊分局管片队长田曙光、沈建华和另外一名警察闯入我家。杨春平骂师父,还逼着我骂师父,我不能骂我师父。恶警沈建华跳过来,抓住我的脖领子就往外拽,他们把我带到燕郊公安局,将我铐在暖气片上。

2001年10月底,我在我姐姐家,镇政法委书记张子华让我村段国胜和几个镇政府的恶人告诉我姐夫的父亲,说是给我们联系工作的。老人家被骗,就把门打开了。在没有当地派出所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私自闯进了我姐姐家。(因我家属河北省,我姐姐家属北京市)当时我想不能被恶人抓走,不能连累姐姐,就翻墙走了。几个恶人开车紧追不舍,一直追到顺义区彩虹桥下面。我让司机停车,刚下车恶人的车也停下来了。我无奈跳进潮白河中,恶人开车到北岸去截我。走到河中心我已筋疲力尽,因为淤泥杂草太多,想在那歇一会。这时本村恶人段国胜从北边逼过来,威胁我说:你跑也跑不了,到处都是我们的人。我对他说:不许你过来!他说:我不过去,但是不许你跑。我知道他在拖延时间,我就趟着泥水又回到了南岸,上岸后没有出租车,我便躺在了道路旁十米左右的草丛里。几个恶人又追到了南岸,在草丛中找了半天也没发现我。他们说:刚上来怎么就没了呢?我躺在那里发正念,并请求师父保护。

就这样,我在浑身上下湿透的情况下,在那里躺了近3个小时,等天黑以后才打出租车去了一个朋友家,冷的浑身打哆嗦。事后有知情者说:当时段国胜他们给顺义公安局打电话,让帮助抓人。顺义公安局的头头说:你们有拘捕证吗?恶人说:没有。那个头头说:你们没有拘捕证,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就犯法了,人家可以告你。段国胜他们怕担责任,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