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00年初进京证实大法的经过

【明慧网2004年3月26日】我九九年三月经同修介绍修炼法轮功。同修告诉我,法轮功是救度世人的,修炼可以达到祛病健身,不断提高人的思想境界,同修短短的几句话就打动了我的心。从此我开始修炼,不到半年的时间,全身多种痛苦的疾病,高血压、关节炎、皮肤病、骨髋关节骨股坏死等不知不觉全部消失,我感激师尊带我走上回归之路。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一伙邪恶政治流氓集团,挑起了镇压法轮功事件,即墨市大法弟子到市政府门前和平请愿,要求政府给我们大法弟子一个正确的答复。结果即墨610办公室恶警当场非法抓捕我们同修十多个人,当时我们自发要求政府放人,通过大法弟子善良正念的作用,下午1点左右恶警把同修放了。当时政府派人以调查情况的名义,欺骗大法弟子,让大法弟子把地址姓名都报上去,可是我们回家后,我们门口都有恶人看起来了,不准我们出门、工作,我们失去了所有的自由。恶人一直6天不让出门。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号元旦刚过,我为了维护大法的尊严,我决定去北京上访为师父为大法讨个公道,当时我从来没有去过北京,在上车前我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加上师尊的教导和点悟,十三个小时我顺利的到达北京赵公口车站,车到站后,司机说:先不要下车等公安检查完后才能下车。这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来北京是证实法的,邪恶查不到我,我叫司机开一下门,司机什么也没说把车门开开我下车,因凌晨3点多钟天黑不知东西南北,我想请师父帮忙指一下路,这时我看到北斗星闪耀真光芒,大约我走了二个多小时,看到天安门前国旗下人群成四方形,大概快升国旗了。大约我在升旗前十分钟,我打开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接着上来五六个地痞流氓把我打倒在地,好几个人恶人把我抬上警车,恶警拿着狼牙棒式的警棍上边带刺,照我身上乱打,我身上多处被打出血点,手背也被打的满是小出血点,很快大法弟子被抓满车,拉到天安门分局,到上午十点左右就有200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

我们被非法关在天安门分局的一个夹道里,二百多名大法弟子大声呼真象口号,齐声背师父经文和诗词,正的场非常强大,派出所的铁门被围观的百姓给推开,恶警慌忙又把门给顶上,大法弟子慈悲祥和的心态,正念正行,起到了镇邪的作用。当邪恶问话时我为了抵制邪恶不报地址、姓名,我是用普通话和恶警谈话,恶警叫我背师父经文,我背了一首《苦其心志》,他们想听口音判断哪里来的,好叫地方610带回地方迫害,结果恶警都没有达到目的。当晚八时左右,恶警把我们分别装在好几辆车上,把我们偷偷送往北京市郊各派出所进行迫害,就在发动车的时候,突然闪电雷鸣天象突变,我们共同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们,是正神在清除邪恶。我们九个大法弟子被送往离天安门派出所九十多里的一个乡镇派出所,又分别二人一组劫持在各个房间,当恶警叫我们吃饭时,我跟他们讲真象,我说: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大法叫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叫我们做好人,法轮大法是救度世人的,你们不要听信江的谎言,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们是受江泽民迫害的,所以我们才来京上访。希望你们分清善恶,给自己留下未来。

凌晨3点左右我与同修说:我们走出去,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邪恶不配关押我们,我们还要回家证实法。

天刚亮恶警找来警医(因我当时有消业状态),医生说这个不能收。恶警又把我拖上车,开车向保定方向跑了2个多小时,停下车说:你下车走吧,这会儿离家近了,恶警把我扔在野外,我下车后一看人生地不熟,天又黑这往那走啊,但我心里没有怕,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回家助师正法。

我走了一里多路碰到一位老大爷,我问老大爷往北京火车站怎么走?老大爷说:前面就是汽车站,我买上车票顺利到达火车站,第二天早5点回到家。

2000年7月我给公安局长写真相信,被非法关押在即墨看守所,被关期间坚决抵制邪恶,我每天炼功,背经文,绝食抗议,呼真象口号,在号里讲真象,绝食13天,被无条件放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