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农妇因坚持信仰被迫害流亡


【明慧网2004年3月26日】1996年6月,我有缘得法轮大法。通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我全身的病都好了,师父还叫我们做一个好人、一个超常的人。

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江氏集团动用了全国的电台、电视台、报纸等一切宣传工具,进行造谣、诬蔑、栽赃陷害,疯狂诽谤大法与师父。1999年7月24日,南逄乡恶徒在政法委李××和乡派出所所长金玉文的指挥下,把我们抓到乡派出所,逼我们写 “保证书”,当时由于怕心,违心的写了,后来知道写保证是不对的。([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农历2000年正月初八,我们几个同修去北京证实法,还没到信访办,就被警察非法强行抓了起来,戴上手铐。后被带回当地南逄乡派出所,其中,没去北京的同修因为填了一张“还炼法轮功”的表,表示坚定修炼大法,就被扣上“泄漏国家机密罪”的大帽子给抓了起来。冬日里大雪纷飞,邪恶之徒逼我们坐在院子里,还得意地问“冷不冷”,同修不屈服,他们就用雪把同修埋起来,埋到齐腰深,再泼上冷水,冻了4个多小时。恶人又拿木杆、扫帚打学员,逼大法学员在院子里跑。有的学员跑不动,恶徒们就骂师父。政府的工作人员,道德、素质低劣到如此地步,肆无忌惮地迫害善良的人,就是因为邪恶江泽民的指令“对法轮功怎么整都不过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

2001年9月份,我们乡镇又有一批大法学员去北京证实法,此时的南逄乡刚与都昌街办合并,为了自己的利益,工资、公职、奖金,恶徒疯狂地抓人、打人、抄家、罚款,他们甚至连地里的大姜也都抢去。

恶徒们没抓到我,就抄了我的家,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连天棚都戳开了。把我那无比珍贵的大法书、师父的照片、法轮图抄了去。我家没有值钱的东西,我丈夫唯一的一个金戒指也被他们顺手偷去。临走时,派出所所长金玉文对我儿子说:“等抓到你娘往死里打”。他们抓不到我,就经常在我家蹲坑(家中无人)。邻居说:“经常看见警察白天黑夜的爬你家的墙进出,有一天夜里,来了很多警察,院墙四个角上站了八个,每个角上站了两个,院子中间还站了两个。他们抓你真下了大功夫了。”

他们抓不到我,就停了我女儿的工作、工资,他们劫持我女儿四处找我,每个亲戚家都找遍了好几遍,逼得我女儿走投无路。这还不算,他们又威胁我丈夫,找不到我不准上班,我丈夫无奈,只好辞去工作。他们又逼迫我儿子:“找不到你娘,就除你的姜,抄你的家,封你的门。”我家真象天塌了一样。

国庆节前夕,恶徒怕我去北京(我已去过三次),又抓不到我,就欺骗说,只要我不去北京,就不抓我了,也不强迫我放弃信仰了。也就是在这天晚上,我带着1100元钱,准备去外省亲戚家暂住,不慎被他们抓到,朱仝波把我的1100元钱全部搜去。

10月19日,朱仝波又派人到我家抓我。我提前出走,出去住了十多天。天冷了,想回家拿衣服,刚到村口,便被跟踪。当时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跑过了一个积水小湾,上崖下坡也没有踏空。刚跑过两个村,恶警又扑了过来,当时没有可藏身的地方,我只好卧倒。他们的手电照得我周围一片通亮,可是没发现我。此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几经艰险,我走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