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来我被村里恶人百般骚扰


【明慧网2004年3月26日】我由于信仰对“真、善、忍”三字被辽宁省凌源市牛营子派出所非法的抓捕,村里的恶人还时刻监控我家里的一举一动。

第一次,2000年阴历6月27日午后6、7点钟,我被凌源牛营子派出所恶警郭警军非法带到派出所,然后,又回到我家翻书,跟强盗一样,把我家到处都翻遍了,也没找着。所长宋国民打电话说:“找不着书,把老头儿也带来!”我说:“一人做事一人当,抓老头儿干什么?我的事与他无关?”然后,他们还不断地翻,结果在面袋底下找到两本,一本是美国讲法,另一本悉尼讲法。他们还要翻,我儿媳阻止他,郭警军威胁说把我儿媳也带走。儿媳说:“带走就带走,正好年景不好,还找个地方吃饭呢!”他们没话可说只好走了。把我带到公安局拘留了15天,关了1个月,有个亲戚讲情,他们把我放了,敲诈了我360元。

第二次,2001年腊月十二跟北炉乡四个同修,去北京上访,一路上下着大雪,一夜被松岭子乡派出所恶警给抓了。一看不是本乡的就把我们五人带到公安局,因为种种原因吧,把我放了。

第三次,在2002年阴历10月31日,开十六大之前,我在北炉集上跟大女儿一起赶集,碰到董金山,是牛营子乡干部,看见我说:“派出所(牛营子)和乡书记找你,怕你上北京,不放心,让你去见见面就行了”。我说不见得吧,他们的心,你是看不透的。他说:“没事,我有面子。”结果我信以为真,就叫他们给拉到车上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为啥不炼?信仰“真、善、忍”,有什么不好?坚决说炼。一说炼可把他们气坏了,三人一起把我拉到车上。我大女儿气愤地说:“你们这伙走狗、流氓、汉奸。跟过去土匪有什么两样。”恶警宋国民恶狠狠地说:“你再热闹把你也带走。明天就抓你。”

他们把我拉到乡政府派出所,给我戴上手铐,做完材料说:“你别恨我们,就是你有几天牢狱之灾。”董金山可慌了神了,到处找人说情,也不管用。这时恶警给我端来一碗大米饭,假惺惺地说:“我们对你该有多好。”

在把我送往公安局的路上,郭指导说:“你有钱吗?”我说:“没钱。”他们一看钱的事没有指望了,就没吱声,把我带到公安局判了15天,结果呆了两个月,要没有弟和妹的公职做抵押,还不知在监狱呆多长时间呢!两个月罚款1050元。

我二女儿全家都修炼“真、善、忍”,有一回在2000年秋天,二女儿的丈夫2000冬天腊月十七,被非法关押十个月,没有忙秋。我帮女儿收了三天秋,这几天,我丈夫在家天天被恶警骚扰,他们天天把着门,一会儿敞敞窗,一会儿敞敞门,三夜没让我丈夫睡好,又往北炉派出所去电话,让他们到二女儿家看看,北炉派出所去了三个人,到那一看我在那,就回电话了,这时他们才有点放心。到八月十三,我回家了大队书记刘树山说:“你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得去找了。

这乡里派出所的电话一夜来好几回,刚才还问呢!我说回来了。还有一回,我丈夫是正月二十四生日,三个女儿给他过生日。书记刘树山紧忙给派出所打电话,北炉又来了好几个法轮功,恶警赶紧来到,到我家一看果然好几个人,说刘书记用眼色行事看好。我还不知呢!听旁人说了真觉得好笑。

还有一回,2001年冬天,北炉我三妹的儿子有病了。到我家看病,因为是山岭路,车不通,就让旁人骑车带来了。在我家吃了午饭,又把大队书记吓坏了,赶紧打电话,让派出所来看着他们吃完了饭走了,恶警才放心也走了。

他们为什么这么怕大法弟子呢,因为就是怕权力职业丢了,怕江泽民,怕的心里总是不安。

我坚决把最后的路走好,正信正念走好最后的一步,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跟着师父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