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目失明的老年妇女柏明华遭非人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29日】我是一个双目失明的老年残疾妇女,只因修炼法轮功,和女儿胡雨一起遭受了残酷的非法迫害,自2002年9月28日被恶人无故投入监牢,我们母女为了抵制迫害遭到了非人的待遇。一次在提审时,我不愿穿囚服,他们就给我砸上了一个三十八斤的铁镣,当时我拖不动,恶警们就让两名外牢犯人架着我提审,提审结束后他们又把我拖回牢房,我的脚底磨出了血泡。善良的人们,你们想一想,我已经55岁了,而且双目失明,他们竟然动用暴力。

在2003年的6月20号,他们给我下了起诉书,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我们母女身上,我们不服,以绝食抗议,在绝食第三天的时候,他们把我女儿胡雨拉了出去,用最卑鄙的手段给她灌食,他们用开口器把她嘴巴撬开,导致她满嘴的牙都活动了,最不能容忍的是他们竟然让四个男犯如狼似虎的把我女儿按在地上,一起给她灌食,折腾一阵后,又给我女儿戴上麻花镣和手铐送回号房,走路都得由同监室的人架着,不然寸步难行,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就这样,还不能解他们的气,第二天给她灌食后,又给她戴上铺板镣,脚和手都锁在铺板上,让你动弹不得,就这样非人的折磨持续了一个礼拜。

其间有一个给我女儿灌食的管理员强制她来说服我,当时我女儿满头满脸都是面浆,被他们折磨得披头散发,我女儿一见我就哭了,说:“妈妈,你吃饭吧,你的年纪这么大了,你承受不了的。”我忍住悲痛,就回了她一句:“没出息,我们一定要用正念抵制。”恶人们见此情景,知道说服不了我,就把女儿带走了。

一会儿,门打开了,他们把我拖了出去,此时我绝食三天,出了号房门,头一晕就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四肢抽筋,就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们也没有放过我,让几名男犯把我拖到走道上扔在水泥地上,我的双腿被他们拖得鲜血直流,眉心被他们拍得流了血。等我刚缓过一口气来,几个恶人一起上来给我灌食,由四名男犯按住,用开口器把我嘴巴撬得麻木,失去知觉,就这样持续了近两个小时。当开口器拿下来时,我的嘴已合不拢,满口牙全松了,牙龈红肿,满口吐血。在这种情况下,恶人们下午又把我抬了出去,往冰冷的水泥地上一扔。当时就听到几个恶人在说:“看看就象抬死猪一样。”另一个声音说,死猪不怕开水烫。就在这种讥笑辱骂声中,恶人们又开始给我灌食,嘴巴被撬得张到了极限,成盒的面浆往我嘴巴里倒,我憋住气,不往喉咙里咽,他们又捏住我的鼻子,就这样一直憋到我四肢抽筋,他们才罢手,看着使用的手段失败后,无可奈何得又把我拖回去。

不管恶人们使用什么卑鄙手段,我都没有屈服,一直用正念抵制,这时我已被他们折磨得奄奄一息,第二天他们又让四个男犯把我拖到医务室,也许她们是怕我死在牢房,才不得已给我打吊水,当时我拒绝打吊水,他们就气急败坏的说:“给我拿手铐来。”他们怕我挣扎,把我按在床上,把我的双脚分开铐在床架上,悬空分开挂起双手,仿佛要被五马分尸一样,他们就在我脚上强制挂上吊水,当一瓶吊水挂完时我的双脚已不是我的了,脚脖子上被手铐铐出两道深深的血痕,腿已肿得不象样了。四个犯人抓住我的四肢把我抬出去,当经过一个走道时,看守所一个恶警恶狠狠的说:“把这个老东西给我扔到塘里去。”就这样连续强制挂了三天吊水,他们一看还是不行,怕出人命,就把我们母女和另一同修拖到送货的大货车(送彩灯的货车)上,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要把我们送到蚌埠橡胶厂劳改医院。到医院后,我们仍然继续绝食,这时已经绝食11天了,医院的人员又劝我们吃饭,我们就向这些人讲真象,揭露邪恶,刚开始的两天,他们不能理解,冷言冷语对我们,后来经过我们再而三的对他们讲真象,慢慢的他们也能理解了,改变了他们的认识,对我们的态度也有了好转。

在医院我们过了十天,在后来的几天里,看守我们的几班人都竖起大拇指说我们了不起,女中豪杰,我能感受到他们是发自内心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敬佩。

这时,也就是我们绝食的第二十一天,这天上午市里又来了两个恶警,给我们办了取保手续,我当时拒绝签字、按手印,我说:“我没有罪,为什么要按手印?我要求无罪释放。”实在没有办法,他们就要求家人代签,就这样,我们被取保回了家。但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我们在回家的第四天,市公安一处又去了两个人,由当地派出所的恶警带着闯进了我的家门,他们用伪善的口气对我说:“我们是来看看你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这时我正在喝面汤,因长期绝食,还没有吃一顿饱饭,当时一恶警说:“身体恢复得很快吗。”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匆匆地走了。

就在第三天的上午,也就是七月十七号上午,天上正下着大雨,去了一群恶警不由分说,把我们带到派出所,结果到了派出所,里面停了两辆警车,把我们母女分别塞入车内,又重新带进了看守所,进了看守所的第四天(七月二十一日),连我们母女在内共七名大法弟子被带入田家庵区法院对我们非法开庭审判,当时我们母女只有一个信念,不能让邪恶得逞,不能让这个非法审判顺利地进行下去,由于我身体非常虚弱,坐的时间太长,再加上长时间的绝食,我一头栽在地上,这个时候我的女儿就大喊:“休庭!休庭!你们还有一点点人性吗?”这个时候我缓过气来,心想是时候了,不能让这个庭开下去了,可笑的是他们此时居然还在问我,对他们的指控有没有异议,我和女儿同时说:“有异议,我们没有罪,我们只是在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这时恶警打断了我们母女的话,因为邪恶心虚,他害怕我们当场揭露邪恶,紧接着又问其他的大法弟子,当他们提出异议时,恶警又打断他们的话,根本就不给我们说话的机会。这个时候我的心一动,我和女儿同时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没有罪,我们学的是正法,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我们要坚决抵制邪恶强加给我们的罪名。”

这时法庭内外围观的人很多,恶警们一看情形不妙,只好草草收场,然后让我们在开庭笔录上签字、按手印,我们绝不配合,恶警没有办法,气急败坏地又把我们抓进警车,带回了看守所。回去之后,我们仍继续绝食,他们又对我女儿下毒手,给她灌食时,把她的牙齿也崩掉了一颗,但我女儿并没有向邪恶屈服,我女儿趁他们不注意,把开口器扔到了下水道里。

第二天灌食时,他们找不到开口器,恶警气急败坏的把我女儿又加上脚镣和手铐,一戴又是几天,后来邪恶之徒搞了秘密判决,在开庭后的第七天下午,区法院来人给我们发了判决书,我被判了九年,我女儿判了七年,邪恶之徒问我们上不上诉,我说:“上诉?你们给我们讲话的机会了吗?这只是你们在逢场作戏罢了,对你们强加给我们的罪名我们不会屈服的。”过后我又一想,我要上诉,这又是一次揭露邪恶,讲清真象的机会,我们上诉还不到一个礼拜,法院就给我们下了二审判决,维持原判,邪恶的政治流氓对法轮功根本就没有讲过法律,发判决书的第三天,他们就迫不及待的把我们送到宿县监狱。因我双目失明,监狱不收,他们就又把我带回了看守所关押,我女儿和其他大法弟子都被送进了监狱,回到看守所后,他们仍不死心,又带我到医院检查眼睛,当时检查结果是双目彻底失明,而邪恶之徒却说我眼睛能看得见。

过了几天,他们又把我送往宿县监狱,结果又被送了回来,回来后我又以绝食抗议,邪恶之徒就给我上铺板镣,把手和脚都锁在大铺板上,紧接着就撬嘴、灌食,钉了八天的铺板镣,我又被他们折磨得奄奄一息,铺板镣下了之后又戴了八天的脚镣,现在我的身体非常虚弱,上厕所都要别人搀着,象我这样一个盲老太太究竟犯了什么法,被他们这样折磨,我呼吁国际人权组织为我主持正义。

(因我的眼睛看不见,由别人代写。)

安徽淮南大法弟子柏明华
2004年3月于淮南看守所

注:柏明华,女,55岁,家住安徽淮南潘集区碧海新村3号楼,家庭电话号码0554-4972499,柏明华和女儿胡雨仅仅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受了邪恶势力残酷的非法迫害,被非法秘密判重刑,柏明华因双目失明是残疾人,三次送往宿州监狱被监狱拒收,淮南市“610”不甘心,向省领导打专题报告,要求上级出面向宿州监狱协调,请宿州监狱非法破例收纳柏明华,有消息说柏明华不日将再次被送宿州监狱,柏明华目前被关押在淮南市第一看守所,所长名叫张兴柱、蒋传娣,副所长于学文、教导员陶华勇,参与迫害女大法弟子的狱警是王保芝、刘杨、市看守所的电话号码0554-6644132,邮政编码232001,通信地址:安徽淮南市田家庵区陈洞路淮南市第一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