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淮南大法弟子时克和、牛凤云夫妇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29日】法轮功学员时克和,男,70岁,妻子牛凤云,65岁,家住安徽淮南田家庵区第四幼儿园家属楼,家庭电话号码0554-3626759。

时克和与妻子牛凤云都是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时克和曾参加1994年李洪志老师在郑州办的法轮功传授班,炼功后精进实修,非常注重心性道德提高,后担任淮南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为法轮功在淮南市群众中推广普及,造福于淮南人民做了许多努力。妻子牛凤云曾参加李洪志老师在广州办的法轮功传授班,学炼法轮功之前,牛凤云患有胃下垂、骨质增生、关节炎、神经官能症等多种疾病,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常休病假、住医院治疗,常要花费几千、上万的医疗费,学炼法轮功后,牛凤云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注重道德水平的提高,曾把退休前唯一的一次提高工资标准的机会让给了同事,解决了单位领导感到十分棘手的矛盾,炼功后身体状况也很快得到了极大改善,一身病痛不翼而飞,身体强健,面色红润,再也没有过一分钱的医疗费,她十分感激李老师传授法轮功使自己身心受益。

1999年7月,时克和仅因修炼法轮功而被抓送拘留所,拘留所生活条件、卫生条件极差,时克和备受精神与肉体双重折磨,还多次被提审,恶警要让他交待“莫须有”的罪名。1999年12月底,时克和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与同修谢桂英(已被公安和“610迫害致死)、袁静一起到国务院信访办,在那里按信访办的要求填写了一份“信访登记表”,时克和并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但却被遣送回来,于1999年12月29日被直接送进淮南市第二看守所。

在看守所,时克和被干警用钢鞭抽打,被戴上三、四十斤重的大脚镣,睡觉都戴着,正是寒冬腊月天,下着雨雪,时克和被七、八个如狼似虎的年轻人扭胳膊、拦腰、折腿压倒在积满雨雪的泥水中罚跪,一跪几个小时,这是看守所的干警严重的违法行为。

后时克和又被转送第一看守所备受折磨,因在狱中被折磨得太残酷,时克和突然晕倒,经医院检查,医生诊断时克和患了“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血癌),九死一生,在医院期间,时克和又被戴上脚镣,每天还有两名狱警看管。时克和住院期间,时克和的妻子牛凤云也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送拘留所拘留,后被释放,时克和被保外就医,因负担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出院居住在家,但仍受到警察和“610”的监视,常有警察上门骚扰,警察还指使邻居对时克和进行监视。

2003年底,“610”又指使警察强行绑架牛凤云去参加非法拘禁形式的洗脑班,牛凤云不去,被警察拖倒在地,挣扎了许久,棉衣都被拖在地上磨坏了,后警察打电话请示“610”,“610”怕出事故承担责任,就放弃了非法强制牛凤云去洗脑班的打算。“610”和公安局还曾指使时克和的工作单位扣走时克和3000钱的退休生活费,不知是依据的哪条政策法律,也不知做何用途、公安局和“610”这样做是违法的。2000年年初时,时克和家的录象机、录音机,还有一些空白录音带等物品也被公安局搜走至今没有返还,法轮功学员时克和与妻子牛凤云仅因炼法轮功而受到残酷的非法迫害。

2000年年初,时克和被从看守所保外就医时,省法医曾来鉴定时克和的病情,当时法医断言时克和只能再有三个月的寿命,现在,三年都过去了,由于时克和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他的身体状况日趋见好,不仅饭食起居日趋正常,亦能出门买菜,走动,面色也日见红润,这是因修炼法轮大法而出现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