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淮南张玉兰因信仰真善忍屡遭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29日】法轮功学员张玉兰,女,今年45岁,家住皖淮南田家庵区陈家岗八所院内3号楼1单元3室,家庭电话号码0554-6664823

张玉兰是1995年开始炼习法轮功的,1995年春节期间,张玉兰到同事家去玩,在同事家看到了李洪志师父的照片,照片上师父慈悲祥和,于是她急忙向同事借了师父的书《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拿回家捧读,张玉兰深深地被李老师诉说的法理所折服。就这样,张玉兰学炼了法轮功,修炼法轮功之前,张玉兰脾气不好,早先玉兰和丈夫不在一地工作和居住,之后工作调动到了一起,有了家务的羁绊,有了孩子的拖累,夫妻二人由于互相忍让体谅不够,吵吵闹闹的事就成了家常便饭,甚至于后来二人关系一度呈现紧张状态,玉兰哭哭啼啼的不愿回家,搬到办公的地方去居住。学炼法轮功后,玉兰明白了,凡事都要先找一找自己哪里没做好,先要修正自己,于是工作中、生活中,玉兰处处严格要求自己,有好处先让别人,苦和累的活自己抢着干,再也不和丈夫吵架了,家庭生活和睦了,生活变得舒心起来。

1999年7.20,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诬陷造谣铺天盖地而来,玉兰实在想不通,法轮功教人心向善,修心修德,那么多炼功人道德水平提高了,身体健康状况大大改善了,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怎么能被肆意诬陷呢?玉兰决定要去北京信访办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当时,丈夫看到有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怕玉兰也去,不但在经济上控制她,还请了亲朋好友看着玉兰,但什么困难也阻拦不了玉兰的决心。

1999年12月19日,玉兰带了一些馒头和咸菜疙瘩,骑着平时上班的自行车只身一人踏上了由安徽淮南到北京的上访之路。当时正是寒冬腊月天,天气冷啊,真冷,风真大,玉兰饿了啃两口冻的邦邦硬的干馒头,渴了喝两口向路边人家讨的水,天黑了就住路边最便宜的小店,二、三元钱住一宿的大通铺,就这样,张玉兰骑着自行车,骑呀、骑呀,顶着风霜雨雪,披星戴月,沿路打听着去北京的方向。整十天,张玉兰终于来到了北京,来到天安门广场。开始时警察和“610”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玉兰是只身一人骑自行车到北京的。

张玉兰来到了北京,把自行车停放在一个店铺门前,只身一人在天安门广场信步而行,没多一会,她就被警察围住了,警察知道了玉兰是炼法轮功的,二话没说就把玉兰带上了警车,玉兰看到警车旁边还有一些人,都是法轮功学员,警察为了把这些人带上警车,就对这些人拳打脚踢,一个戴眼镜的女同修被打翻在地,眼镜被打飞了,警察把这些人打得在地上滚、爬,穿着大皮鞋往他们脸上踢,口里吐着不堪入耳的脏话,这位女同修的脸都被警察打变形了。

张玉兰被带到前门派出所,没想到这里更惨无人道,玉兰看到有法轮功学员被带进单间惨遭毒打,打人声音和惨叫声音在走廊就能听到,玉兰被带到装有铁栏杆的留置室,恶警不准吃饭喝水,不准上厕所,不准说话,几个年轻的警察看守在那里,口里不断的吐着污秽不堪的语言,大声骂人,他们随意打着留置室里的人,谁要说话就大打出手,有一个同修晕过去了他们也不管,还在那里说难听话,就这样,几个小时后,玉兰就被带到了淮南驻京办。

1999年12月31日,张玉兰被带回淮南,恶警没有让她回家,她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但却被送进拘留所。在拘留所吃的是盐水煮豆芽、夹生的糊米饭,门窗没有挡风玻璃,被子薄如煎饼,污秽不堪,下雪了,屋里飘的都是雪花,喝的是冻冰的自来水,自来水管锈了,流出来的水发黄。在这里,玉兰的脸都冻烂了,有的同修冻破了手,就这样,玉兰被关押了30多天,在这期间,玉兰家向拘留所交了580元钱,向“610”交了3000元钱没给任何收据,还另外承担了玉兰回来的车费300多元,“610”还让玉兰的丈夫写担保书,保证不让玉兰炼功,不让看法轮功的书,不让与外人接触等,还要让玉兰家里交2000元钱治安拘留释放玉兰出来的保证金。公安局和“610”这一系列的做法完全都是违反法律的。

2000年2月1日,玉兰被释放出来。玉兰的丈夫实在承受不了公安局和“610”向自己家庭施加的压力,在领导的默许下,托私人关系,于2000年2月15日(正月初七)把玉兰骗送至精神病院,骗玉兰说是出去游玩,把她骗上一辆车拉到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院)被五、六个彪形大汉拖进了精神病院,玉兰伤心地哭了,在这里,玉兰被电棍逼着强行灌药,就象打仗一样的灌,被强行注射药物,医生知道她是炼法轮功的,就给她安一个“气功精神障碍症”,不允许人来看望她,严格的控制着她,单位的保卫处长曾来过,保卫处长说,做不到保证不炼法轮功就别想回家。玉兰没有精神病而被强送精神病院,公安局、“610”都知道,田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索明辉说“骑自行车去北京上访就是精神病,就该送精神病院”。一个多月后,由于玉兰的丈夫身体不好要做手术没人照顾,玉兰才被接回家,玉兰在精神病院备受折磨。

张玉兰仅仅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2000年5月在公安局和“610”施压下,工作单位不得不对她进行开除公职留用察看的处理,玉兰被安排去打扫卫生,与农民工一起去种树种花,每月给240元生活费,仅是过去每月1000多元工资的零头。就这样也不得安宁,2001年8月6日,“610”和警察来到玉兰家,强制玉兰到洗脑班去洗脑,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洗脑班是非法拘禁,玉兰在那里二十四小时被监管,没有一点人身自由,恶警不让和外人接触、说话,不让出房间门,强迫每天看诬陷法轮功的录像宣传,听一些“610”雇请来的所谓的帮教的胡言乱语,被她们整日围攻。那个“610”的主任许彬邪恶的说:“我就是法律,我说把你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说了算,我叫你们单位领导怎么样你就怎么样你,我叫你家的人给我滚多远他就得给我滚多远。”

一连几天,许彬都请公安分局政保科的王科长夜里12点以后来审讯张玉兰,做记录、按手印,搞到凌晨四点、五点多才罢休,他们搞精神折磨、车轮战、疲劳战,玉兰遭受的身心折磨其痛苦难于言表。玉兰坚决不说假话,不写转化书,十几天后,“610”和警察看到转化不了玉兰,就象疯了一样气急败坏,姓兰的警官把玉兰凶狠的从椅子上拽起来让她在墙边站着,其它恶人还说玉兰没有礼貌。长时间以来,玉兰除了上班就在家搞家务,出门买菜都是丈夫跟着,现在,他们又无故把玉兰送进了拘留所,拘留原因写成是“扰乱社会治安”,他们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张玉兰,在严重的执法犯法。2001年8月17日至9月2日,天气最热的时候,玉兰在没有任何防蚊措施的拘留所度过,没日没夜地忍受着高温酷暑,蚊虫叮咬得彻夜难眠,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坚持真理做个好人就这么难吗?

2001年4月,“610”和七、八个警察又找上门来,又绑架强送张玉兰去洗脑班,和上次情况一样,没有任何法律手续,非法拘禁,不让睡觉,搞精神折磨,一关又是十几天,邪恶之徒无法动摇张玉兰,无奈又把张玉兰放了回来。2002年4.25,是“610”所谓的敏感日,派出所的警察又第三次送玉兰去洗脑班,面对玉兰的坚韧,“610”的头子感受到了无奈,他们心灰气馁,感到玉兰这里没有空子可钻,当天就放玉兰回来了。据玉兰工作单位的领导开会宣布说,“610”以办洗脑班为名义,先后向玉兰的工作单位索要了好几万元钱,“610”这样向企、事业单位收敛索要钱财完全是违法的。

现在,张玉兰坚定的在法轮大法中修炼。正的就是正的,邪不压正,任何人对法轮大法的诬陷造谣都是徒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