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修炼路上的每一步


【明慧网2004年3月29日】我于九八年有幸喜得法轮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这就是我要找的,随着修炼,用真、善、忍法理指导自己努力做一个真诚、善良、宽容的好人。身体多种疾病好了,一身轻,工作、生活充满了喜悦。

2002年11月1日晚9时,北极街派出所三名恶警以要开十六大找我谈话为由叫门,我不开,片警曲春宏用手机打我家电话,我与她在电话里对话三次,最后他们大吵大叫,我怕影响邻居休息就开门了,进屋后没说几句话他们就开始抄家。一个被称为指导员的恶警首先取我挂的衣服掏兜,然后拿起我鞋架上的背包,背包里有我下班后没做完的真象资料,我发正念请师父给他挡住,叫他什么也看不见。他打开包,手在包里翻了翻就放下了;另一恶警打开冰箱,我发正念请师父让她们把门关上,结果恶警的手都触到放师父法像的包又把收缩回来把门关上了。我一直发正念,三恶警分别搜查锅、盆、罐子,柜底垫板都揭起来了,就差挖地三尺了。在我女儿的书房发现了我用复写纸抄写的真象资料,这时我的正念有些不足,以为她们抓到了依据,心里开始紧张。恶警最后在我的卧室里抄走大法书多本,真相资料30份,收音机一台,抢走现金500多元,给我戴上手铐,带到了派出所。

第二天把我送给吉林市第三看守所,我不穿号服,不打报告,同犯人、管教讲真相,分析天安门自焚疑案,回答她们提出的问题,管教问我:“那你们师父为什么上美国去了?”我告诉她:“大法在中国已经传下来,我师父被邀请到国外传法,因为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都应该得度。”她们又问:“那你们炼法轮功的怎么都不一样?”我说:“能一样吗,就象上学,同样的课本同一位老师教,为什么有学习好的,学习不好的哪!”有一个犯人向我竖起了大拇指。

后来管教不许牢头难为我穿号服,我真为她善待大法弟子,为自己选择了美好未来而高兴。我每天除背法外,时时刻刻都发正念,清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时向内找。被邪恶钻空子的因素是因为她们抓到了把柄,正念不足所致。十六大开完,让我回了家。

11月22日我被非法强制劳教三年,送往黑嘴子。我单位出两辆车,恶警叫家属交500元费用被拒绝。路上,我一直讲真象,车上的人谁也不吱声,都在静静的听。下公路开往黑嘴子(我姐曾被非法关在那,我去过)我就不讲了,开始发正念铲除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到劳教所我不承认非法判决,片警说不服可以上告,我说:“三年多了,对大法弟子从来没讲过法律,宪法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江××不允许我们信仰‘真善忍’,不许我们讲真话,现在又把我送到这来,人身自由也没了,判决书对大法弟子是一张废纸,什么作用都不起。”片警无言可对。

检查身体时,我发正念铲除医疗仪器背后的邪恶因素,并在心里跟心电仪器说:“你也是大法造就的生命,保护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大法弟子罪恶滔天。”我躺在床上心里非常平静。奇迹出现了,心率突然加快,结果是心动过速,狱医拿两片药让我吃下,然后再做一次,我严厉拒绝。然后又送我去省医院检查,结果相同。劳教所不收。在回来的路上我流泪了,我心里知道是慈悲的师尊在呵护我。

到家后知道了江泽民于10月27日在访美期间在芝加哥被法轮功学员告上法庭,更加丧心病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以前60岁往上的不抓,现在一律抓。在黑嘴子体检时,我听到狱医问警察:60岁往上的不是不抓吗?那人小声说:上面有令,一律抓。

2003年4月20日,我去吉舒看生病的姐姐,在晚8点做真象时被吉舒镇派出所抓捕,恶警问我姓名,年龄,我告诉他50岁,她们不信,说我30多岁,我告诉她们是因为炼法轮功,一身病全好了,才年轻的,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正法修炼。恶警将我大字铐在暖气管上进行殴打,一恶警用手打我脸,又拿拖鞋打我脸头,当时鼻口流血,嘴唇被牙咬破,眼、脸肿的变了形。第二天嘴张不开,不能吃东西,腿被踢得走路有些困难。

我一直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清除吉舒派出所的邪恶因素,同时找到了自己被邪恶钻空子是因为这几天搅到常人的情中。忽视了学法,发正念。我在心里正告邪恶的旧势力:我是主佛的弟子,就是有漏你们也不配迫害我,你们这些低级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干扰我救度众生就是犯罪。有时也冒出常人的想法,我就发正念,背法,告诫自己:一定要走正自己的路。

第二天上班恶警继续问我姓名住址,过来一人问我:“你知道我是谁,我是610的。”我说:“你们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专门迫害好人,江泽民被告上国际法庭,你们醒悟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