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不单单是预测未来的科学

由邵雍的著作探及


【明慧网2004年3月3日】大家都知道了北宋大哲邵雍对未来预言的《梅花诗》,在诗中,邵雍对其本人所在朝代(北宋)及后世作了简要而精确的预言。这使得我们对预言有了一定的认识。但是预言不单单是一个简单的预测验证的问题,他实际上已经涉及到人类对时间空间、对社会甚至对修炼的观念上的全新的改变。

当然,预言首在警诫世人(尤其在现时江氏集团对法轮大法修炼人的迫害与对世间民众谎言欺骗之下,以此为最重要),但他也同时道出了人生的存在意义和社会变化的规律。那么,预言就不单单是一门预测未来的科学,他同时是一个需要对人类、对宇宙、对生命有着极高深的、极准确的、极有修为的认识和境界,再加上深刻的体悟,才能奠定其真正的科学意义。

也就是说,预言《梅花诗》肯定不是简单的空穴来风,他一定有其深刻的来源。其实,邵雍还有两篇名著——《皇极经世》、《观物篇》。让我们来分析看看是怎么回事——

1. 先读《皇极经世》。此书有十四卷。

《皇极经世》的第1、2卷系统地讲了“元、会、运、世”的运算规律。对此,邵雍在后面的《观物篇》中大量地作了解说,所以应当把《观物篇》与《皇极经世》二者作为不可分割的姊妹篇,是邵雍学术成果的完整体现和总结。其第7至14卷,在理论上穷尽了“天地万物之理”与“人间兴废之事”,其中包括《观物篇》。所以后人有言:“阴阳之消长,古今之治乱,邵子(雍)尽之矣。故书谓之《皇极经世》,篇谓之《观物篇》焉。”

那么,最重要的部分是第3至第6卷,里面谱列了“由帝尧至五代”的详细的帝王时间表。这张表是包括孔子在内,上起帝尧甲辰,下至五代十国的后周显德六年己未,共计有三千三百余年的历史年表,详尽的表现了中国北宋以前的历史变化。而这个表格的牲是与“元、会、运、世”、“天干、地支”并“周易六十四卦”相匹配而构成的。

在此,为让大家明白,可节选一段以示明:

经世之未二千一百五十六
甲午
乙未 无妄 丙申 明夷 丁酉 贲 戊戍 既济 己亥 家人 庚子 丰 辛丑 革 壬寅 同人 癸卯 临
甲辰
唐帝尧肇位
         

甲寅
中孚 归妹 大蓄  

很明显,邵雍是用自己创悟的“元、会、运、世”的运算规律并配以易学(如伏羲八卦、河图洛书等等)来验证人类历史及宇宙万物,他们都是有“定数”的。

那么,我们来看邵雍是怎样来验证的。

我们知道,历史留下的有较明确的纪年始于司马迁《史记•十二诸侯年表》,给出了自共和元年(公元前841年)以后的纪年,而西周以至以前夏、商、周三朝的许多纪年问题一直是历史学家们的迷。而中国最早的史书是《尚书》,他汇编了由帝尧至东周秦国的重要文献,此书证明尧、舜、禹及夏、商、周诸王确有其人。但是,司马迁没有明确有关他们的历史年表,加上《尚书》经过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传抄及其他的波折,在考证上颇费周折。于是就有了1996后5月16日正式启动的“夏商周断代工程”,并于2000后11月9日,“夏商周断代工程”正式公布了《夏商周年表》,把我国的历史纪年由西周共和元年向前延伸了1200多年。

现让我们把《皇极经世》和《夏商周年表》做个对照——

邵雍《皇极经世》年表——

朝代 帝王数 起始年份 终结年份 共计年数
17 王 公元前 2224 公元前 1766 共 459 年
28 王 公元前 1766 公元前 1122 共 645 年
西周 12 王 (加“共和”) 公元前 1122 公元前 771 共 351 年

今《夏商周年表》――

朝代 帝王数 起始年份 终结年份 共计年数
17 王 公元前 2070 公元前 1600 共 471 年
28 王 公元前 1600 公元前 1046 共 555 年
西周 12 王 (加“共和”) 公元前 1046 公元前 771 共 275 年

且不论《皇极经世》与《夏商周年表》的各个朝代起始、终结的年份的差异,二者已经对1400余年的历史之间的误差有154年,而更久远的夏朝的数百年时间年数对比仅差12年。而且,在没有当今的科技的支持下的《皇极经世》推演的年表比《夏商周年表》多出尧、舜二代,内容也更为详细。

那么,邵雍依据的文献能是什么呢?他没有今日的考古技术,没有现今科学理据,更无证据证明邵雍有什么新的文献作为推理的依据。然而,这也决不是今天单纯的偶合。反过来说,《皇极经世》与《夏商周年表》哪个更为准确,今尚无定论。也有专家认为,《夏商周年表》也需要未来的科学发现的进一步检验,同时它也绕不过邵雍的《皇极经世》的对照。实际上,有专家认为《夏商周年表》准确度仍然值得怀疑,且有未完善之处,远未结题,例如:周武王伐纣的年份仍有争议等等。而这些,对于明白修炼的人就知道,邵雍是通过严格的修为境界和严谨的易学理论推演出来的。某种意义上说,《皇极经世》是在挑战当今的考古学。

所以,可以说明的是,邵雍不仅“遇事能前知”(知道未来),而且还能推演“被历史遗忘的过去”(知道过去);也就是说,预言是贯通古往今来的科学。

2 次读《观物篇》。共有内外两篇。

首先,在《观物内篇》与《观物外篇》中,有大量的详尽的易学、天文的数据及其推演的规律,这是对《皇极经世》中的时间表来历的科学依据的根本补充(此非本文之论题,存而不论。读者自可参考原著);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古人是如何以“天时、地理、人事三者”合一来治学研究的。举个例子说明:《观物内篇》把“春夏秋冬”,“飞走草木”,“《易》《书》《诗》《春秋》”,“生长收藏”,“皇帝王伯”,“意言象数”,“仁义礼智”,“道德功力”,“性情体形”,“目耳鼻口”等等不同层次的事物融会贯通及比照对应,指出这些天、地、人、事等等的相互的关联与对应(或感应)的关系及规律。用古人的话说,《观物篇》是“物理之学”与“性命之学”的融合,或者说是“天学”与“人学”的合一;用今人的话说,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统一,或者说是物质与精神是统一的。而这种研究,今人看来真的觉得非要博古通今的全才不可。《观物篇》确实说出了天、地、人、事等他们的规律。

其次,邵雍之学有先天与后天之分,自言:“先天之学,心也;后天之学,迹也”(《观物内篇》)。后天之学比较为人们所认可,主要侧重于可记忆、可推理、可演算之类有迹可寻的学问。而先天之学则是心学,则显得较为神秘,也一直为后世文人学者所争论与探研。邵雍他自己已经做了进一步的说明:“先天学,心法也”,“得失不动心,所以顺天也;行险侥幸,是逆天也”;“凡人之善恶形于言,发于行,人始得而知之;但萌诸心,发于虑,鬼神已得而知之矣。此君子所以慎独也。”(《观物内篇》)等等。用今天的话语就是说:作学问的“先天学”就是心法,需要的就是“得失不动心”,就是心灵的境(邵雍主要专指儒家的修炼境界“慎独”、“仁”及其他),做险恶侥幸之事是违背天理的;人一动念,是善是恶,鬼神马上就知道了……——实际上,这些都在讲解修炼的意义及劝善所在。而在《宋史•邵雍传》中明确说明了邵雍能预言的原因:“雍知虑绝人,遇事能前知。程颐(北宋五子之一,人名)尝曰:‘其心虚明,自能知之。’”怎样才能使心“虚明”呢?这不是心性的一种修炼吗?是一种心灵的境界吗?达到了那个境界,也只有通过自觉不自觉的修炼,自然而然就能知道宇宙、人类及社会的演变规律了。

可见,邵雍在预言未来与过去之时,并不忘记进一步告诫世人预言是真实的存在和科学,并拿出了他自己做学问的依据和成果,展现给了世人。这也说明了,预言是真实存在的,预言不单单是一个预测未来的科学,他必须是建立在人类对人体本身、对宇宙、对时空、对人类文化和社会有正确的、全面的、贯通的认识和精神境界这一文化背景下,再加上通过学研者自身严格的心性的要求才能实现的,也就是说只有一个真正觉悟了的人才能做到这一点的。

《梅花诗》的写作决不是纯粹偶然出现的,也不是空穴来风,更不是偶感而发的文学作品。因为,从邵雍的众多著作体现了他的不同一般文人的学术成果的特点:

1、有名师(李挺之)严格的口传心授,其学术体系完整严密,包括邵雍自创的“元、会、运、世”的运算规律也是如此。

2、其学术有深刻的甚至表现出了一个超常的修炼的体悟与认识,不是一般的科技上的认识和推理,同时,也体现邵雍不凡的人格风范。

《梅花诗》的出现,正是建立在这些深刻的文化背景下的,完全是邵雍经历了“坚苦刻厉,寒不炉,暑不扇,夜不就席者数年”(《宋史•邵雍传》)的学习研究并结合他自身的“高明英迈”、“坦夷浑厚”(《宋史•邵雍传》)的崇高品质,才能完成的。

而我们再翻开《转法轮》一书时,书上明确指出了“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在论述人生的目标“返本归真”也是要走一条修炼的路,通过修炼能使人觉悟,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他也同时产生了宿命通功能。“什么叫宿命通?就是可以知道一个人的将来和过去;大的可以知道社会的兴衰;再大的可以看到整个天体变化的规律,这就是宿命通功能。”(《转法轮》)这句话印证了人类是能预知古往今来的道理,同时也指出了这个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指出人通过修炼才能开拓新的科学、新的文化①。那么,预言就不是一般人们认为的科学,他是超常的科学,并已经在历史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得到证实,他也必须用超出常人的理来认识,而真正的科学不就在我们的眼前吗?

综而言之,邵雍的著作具体的表达了中国古代半神文化的深邃和科学,在以往的历史上已经得到人们的认可和遵从,也将使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们得到真实的启示:全新地审视自身、社会和宇宙。如今,我们再翻开这一页时,难道还不值得我们惊醒和觉悟吗?

以上个人所见,敬请指正。

(注:邵雍的著作代表历史和过去,新文化仍然由现在的修炼者开拓。敬请同修以法为师。)

法轮大法的修炼也必须是:1、由师父传授大法法理,引领学员修炼和证实法;2、学员必须按照大法的要求真修实修,向内修,修心性并不断提高自身的境界,才能具备认识宇宙、生命与人类的能力,才具有宿命通一般能预知过去与未来的能力。

参考书目:
1、《转法轮》、《法轮功》 李洪志 著,可见于“明慧网”。
2、《皇极经世书》(宋)邵雍 著 台湾商务印书馆
3、文章:《皇极经世》与《夏商周年表》郭彧 著
见:http://www.confucius2002.com/confucian/shaoyong/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