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关刑警队恶警在看守所里的凶残


【明慧网2004年3月30日】这是发生在河北省秦皇岛山海关看守所的一幕幕惨剧。

2000年新年期间,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劫持进了山海关看守所(河北省秦皇岛第三看守所)。第二天,看守所召开会议:上边有指示,要下大力气收拾这些炼法轮功的人,由三个警察收拾一个,这些警察多数是刑警队的(注:此次行动由山海关原区委书记李彦良、时晓峰直接下达恶令,而后由山海关公安局开会部署,最后由看守所召开会议配合,由刑警队执行迫害)。

恶警丧失人性毒打大法弟子

各监视铁门被打开后叫名带走。在刑讯房里一房由三个恶警开打一个大法弟子,先是拳头打脸、胸、肋、胳膊、嘴巴,边打边骂。尽管如此,大法弟子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并面向他们将真象:你们弄错了,我们不是坏人,也不是罪犯,你们快住手吧,我们都是好人,你们这样是做坏事。恶警听了骂骂咧咧的说:“我不管你们是好人还是坏人,上边有令让狠整你们,我们就是工具,看见了吧,给我们穿这身皮就是打你们有理,上边给我们钱,让我们干啥就干啥。”说着就恶狼似的,这个扒大法弟子的衣服,那个扒裤子,那个抓头发往后拽,扒的最后只剩下内衣,其中一个胖的恶警用二指禅往大法弟子的肩胛上、前胸部位使劲戳,足足有几十下,大法弟子被打得疼痛难忍。

还有一个年轻的恶警,一手用电棍,一手用拳头猛击大法弟子的腰部,几个回合后,大法弟子被他打得头脑发晕,站都站不住了,再看恶警个个喘着粗气。而那个胖的恶警还有更恶毒的,先是后退几步,然后猛往前窜,抬腿往大法弟子的胸口猛踹,大法弟子倒地后,他随即抓起头发让大法弟子跪在他面前,累得坐在椅子上还大声直吼:跪下,给我跪下。实际上胖恶警是想打大法弟子的嘴巴。大法弟子不跪,胖恶警气急败坏地说:给她上绳。

上绳可是一般人受不了的酷刑,却被恶警用来迫害好人。有正念的人都知道,修善无罪,做恶有罪,何况大法弟子只是炼功强身健体,修心性学好,何罪之有?

绳子套脖子上使劲勒,勒得眼睛往外冒,舌头都被勒了出来,脸紫红的……

接着几人恶警把大法弟子捆了起来,先把她的胳膊拧到后背交叉往上提,提到和后脑一般高时与嘴一块儿勒上,然后勒脖子,使劲一道一道勒,从胳膊、身体一直勒到腿,然后大法弟子被踹倒在地,年轻的恶警用鞋跟使劲踩大法弟子的脚外骨,胖恶警坐在大法弟子的身上,用腿盖骨一下一下地撞大法弟子的两肋,并叫着:拿酒瓶子来。然后就往大法弟子的胳膊缝里使劲拧,就听胳膊、骨头、绳子咯咯作响,还有大法弟子的“啊啊”声。因为嘴勒着,大法弟子的眼睛瞪得很大,并使劲地喊:善恶有报哇。上刑的恶警一听更凶狠了:我们今天就把你整死,让你没机会报。年轻的随即拿来一卷纸,抓着大法弟子的头发往后拽,然后打开打火机烧大法弟子的下巴,接着又点着纸烧大法弟子的左脸,马上就有烧焦的皮肉味,等大法弟子猛地一转头,右脸也烧焦了。这时就听恶警啊的一声,自己的手也烧着了,火卷也掉到了地上。

这时一个恶警就往大法弟子刚烧过的脸上连着打嘴巴。就这样连着上了四遍,一直到深夜。这些恶警打饿后就去吃夜宵,却让大法弟子站马步,靠墙站着,可站都站不稳。更可恶的是,恶警吃完饭却接着迫害,还来了一个领导问:上几遍了?答:她还没说出他们有组织呢。就听大法弟子说:“我们没有组织。另外,我从小就知道警察是人民的警察,什么时候你们变成了恶棍、恶魔一样的不讲理?”几个恶警一听魔性大发,又开始上刑,这回更狠,打倒了用脚踩着勒,绳子竟崩断成了三节,绳子都是小手指粗的。可接着又拿来一根使劲地勒,还有一个恶警捡起一根断绳,蹬着大法弟子的后背,把绳子套在大法弟子的脖子上使劲勒。就看大法弟子的眼睛往外冒,舌头都被勒了出来,脸紫红的……

就这样,刑讯房里不时地传来恶警的打骂声,大法弟子的惨叫声、讲理声、背法声。这样的迫害,就发生在口口声声地宣讲“现在是中国人权的最好时期”,行恶者恰恰就是那些拿着百姓的血汗钱的一些所谓的人民的公仆、警察、领导,就是那些满口的仁义道德却无恶不作的一些独裁者、当权者。

恶者如果不知醒悟,必将得到应有的报应。这里正告那些对大法弟子的行恶者:善恶不分是不配做人的,执行邪恶的命令也是同样的犯罪。你们为了发财、升职,就执行上边的恶令,对别人的迫害、伤害,你们心安理得吗?你们不怕法轮功平反时,你将受到惩罚?你们想过吗,你们失去的是宝贵的良心、德行,以及将来承担罪责的可怕、痛苦。善恶有报呀!趁机会还在,赶快弃恶从善,改邪归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