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遭绑架 七天闯出牢狱


【明慧网2004年3月31日】2004年2月14日凌晨我在挂条幅时被警察绑架,绝食绝水7天后,从马三家正念闯出,这其中既有正念正行,又有很多教训。

14日凌晨,为营救同修,我们到看守所挂条幅,刚把一个条幅挂在大门旁,就听到狗叫声,从屋里走出一人来四处张望,我们便停下来发正念:让那人回屋去,不让他看见。那人果真回屋了,狗也不叫了,一下静了下来。

我们边发正念边接着做,就在快做完时,从院中窜出一辆轿车,我躲进了一个死胡同,车上的人发现了我,就下来两个人盘问,边说边要动手搜我衣兜,我抵制,正告他们:“你们随便搜身是违法的,我没有错,我是学真善忍的,行的是善事,做的是好人……”他们不听,又叫下一人,强行往车上拽我,我使出全身力气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上车后,我耐心地向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现在全世界有60多个国家的人在学炼法轮功,江泽民在海外多国被起诉,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已经成立,只有中国当权者不讲人权,疯狂迫害法轮功……他们听得入神了,我又给他们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讲绥中原政保科科长王福臣迫害法轮功,现在他本人被政府追查,偷偷给大法弟子退还勒索的钱财……其中有3人听明白了,说:“放了她吧,咱不管这事了,咱也回去吧。”但有一个50多岁的人(小个子,长脸)很邪恶,不停地给110打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才打通,我继续向他讲:“不管你有多少钱,有多高地位,首先你们得有未来,善待大法,就会有美好的未来。迫害大法祸及子孙。”

我问那个不肯放我的人:“你想想,为什么这么半天你都打不通电话?现在形势不同了,大部分人都知道法轮功的好,谁都不愿意管了,你为什么还当江泽民的替罪羊?”那人怎么也不听,把我交给了110,他们走了。一会儿,又来了一辆警车,他们强行把我带到公安局。我想:这是邪恶集中的地方,我要发挥大法弟子正法的作用,清除他们背后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不停地喊,并发正念,我能感受到那声音响彻云霄、震撼寰宇,一个年轻的警察一手拽着我,一手举起来,也跟着我一起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另外几个警察在门卫草草填了张表,让我签字,骗我说让我回家,我不签,说:“回家也用不着签字。”他们看我不签,就强行让我上车,国保大队大队长李长华一手抓住我的头发,一手打着我的后背,又用脚踹,对我连踢再打,把我推上车。上车后,李长华又挥起拳头凶狠地想打我,可他的运足了劲的手没落到我身上,却落到了车座的靠背上了,疼得他直咧嘴。我说:“你这是现世现报。”他住手了。

然后,他们强行把我送进了绥中看守所。我想:你们把我带到哪,我就把哪里的邪恶清除干净,我一路喊着进了看守所,同时抵制他们的一切不法行为。李长华拿来铁钳子,撕扯我大衣上面的纽扣,我说:“这衣服是花500多元钱买的,属于我私有财产,如果弄坏了你得赔我。”他听我这么一说,放下钳子不撕了。然后他连推带打把我关进了女号,一进屋,我就看到了几天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黄淑俭和在我之前刚刚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肖凤芝。当时我的心很沉、很痛,看到她俩在那里比我自己进来都难过。但我很快调整了心态平静下来,我们三人一致认为:这里不是我们该呆的地方,我们要绝食抗议,出去救度更多众生。第二天我们开始绝食。屋里的几个刑事犯对大法有好感,有的还会背《洪吟》,她们对我们非常尊敬、支持,这都是先前的同修开创出来的环境、打下的良好基础啊!当时我就想:如果外面的每个同修也都象这里的同修一样,让自己身边的人都了解真象,都知道大法的好,对大法有正念,所有人就都会支持大法了,那样迫害就不存在了。

绝食过程中,我身体反应很强烈:恶心、呕吐,吐出的都是苦水。但我心里清楚: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管怎样我都要坚持到底,决不能妥协,我一定要出去救度更多的众生。虽然我有漏,也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我加强了背法、发正念、讲真相。发正念时,我浑身发热,象冒火一样,能量场很强,我感受到了外面同修帮我发正念的巨大威力,信心更足了。我觉得自己没有怕心、没有执著。于是我又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是好人,我没有罪,放我出去……”

到第三天,我反应更强烈了,呕吐不止,手脚冰凉,管教找来医生给我挂上点滴,我趁着他们不注意把针拔下来了,他们因此而打了看着我的犯人。

17日上午8点,绥中610主任陈国华,政保大队警察邢婵、刘唤雨等5人到看守所让我们都收拾东西,我觉得不对劲,问他们去哪,他们不正面回答,骗我们说是上兴城的洗脑班,强行把我们3人拖上车。我不屈从,用尽全身力气喊:“学真善忍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体健康……”车到了兴城没有停,直接开到了葫芦岛教养院,停车后,我们追问他们到底把我们带到哪里去,他们谁也不正面回答,只是说“听上边的。”车上下去了一个人,一个多小时后拿着一摞教养书回来了,我们问他:“你拿的是什么?让我们看看。”他很心虚,强行给我们戴上手铐之后才给我们看。我们都拒绝在教养书上签字。

开车到马三家劳教所后,给我们体检,我身体不合格,为了能把我送进去,绥中警察骗我让我喝水,说是什么东西没检查出来,喝水才能检查出来。马三家还是不收我,陈国华等人就耍花招对马三家干警说:“先替我们看几天,等她吃了饭就好了。”他们把我拖下车,交给马三家就溜了。

绥中警察就是这样把我们骗进马三家的,整个过程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真话,一步一步全是骗人的心虚谎话。

马三家的邪恶之名我早有耳闻,但到了黑窝我没有怕心,不停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纵马三家恶警的一切邪恶。马三家的警察们看我身体那么虚弱,就给我冲奶粉,拿点心给我吃,又要给我洗衣服,我识破了她们的伪善,知道她们的目的是想让我转化,我就把思想和她们隔开,她们的一句话也不接受。我躺在椅子上背法、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感到发正念时有强大的能量打过来,浑身发热,我知道这又是同修们在帮我了,这更坚定了我的信心和决心。我虽然身体非常弱、疼痛难忍、每天都吐、说句话都直喘气,但我信心十足。

我静下来仔细查找:是什么原因被邪恶钻了空子呢?回想事发前因为忙于做事,不能静心学法、发正念,没有与同修配合好,缺乏善心。向警察讲真相时也不是完全为了救度对方,而是想在抵制邪恶的同时避免自己被迫害,有一种保护自己的心理,不是最大的慈悲和纯正的善。我明白了:只有放弃自我,完全为了众生得救,才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悟到后,再见警察时,我用最纯正的善心告诉她:“法轮大法好。”她也感受到了我是真心为她好、是在救她,她看着我上气不接下气就笑着对我说:“到医院检查检查,如果不行就让你回家。”检查结果是我已经生命垂危了,这样我被保外就医。我知道,这是恩师的慈悲呵护,同修的正念相助。

这次虽然闯出来了,但也是损失。

总结教训,首先就是法学得不好,师父说:“没做好我说就是法没学好”(《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各种执著也好、不好的状态也好,都是没学好法之后的表现,根本问题是学法。

另外做事时也有逞强的成分,其实逞强的背后也是有执著的,那么做出的事也就不纯了。在此也请同修们吸取我的教训:做事时不能强为,不掺人心地用纯纯净净的心做神圣的事。

回来后,静心看了几篇同修的心得体会,也明白了另一个问题:不是事干得大就是修得好、了不起,修得如何要看做事的基点正不正、一思一念多大程度同化了法。我们大法修炼不是追求形式,法学得好,扎扎实实地,做事不在大小、纯纯净净才能做出真正神圣的证实大法之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