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劫持进武汉女子监狱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3月5日】我没炼功前身体不好,经常腰腿疼,还有慢性肠胃炎,内风湿,整天吃什么拉什么,没有消化能力,医院不知去了多少次,中、西药也吃了不知多少,也不见好转,病魔折磨我近三年,生不如死。而且脾气不好,碰到一点矛盾忍不住,是个麻将迷。1996年5月我有幸学了法轮功,才知道自己以前做的事很多是错的,李老师教我们按真善忍高标准要求自己,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平时保持一个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对待每一个人,做事先考虑别人,与人为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碰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要重视德的修炼……学大法使我家庭和睦,身体健康。

1999年7月20号,我从电视上看到当权者不明白法轮功真实情况,没深入调查、研究法轮功学员,就随便下结论、造谣,污蔑法轮功和李老师。2000年4月14日,我带着纯善的心到北京信访部门上访,想向领导说句真话、实话,可是还没到北京就在麻城被带回龙潭派出所,说我是违法被关进行政拘留所。龙潭派出所以雪所长为首到我家抄家,从楼上翻到楼下,把婆婆吓得大哭,把大法书抄走并到拘留所问我还炼不炼?我说我炼功强身健体还有错吗?他们就是不放人。在拘留所里,作为执法人员,知法犯法,别的刑事犯见面不收费,可张普文所长要法轮功学员与家人见一次面勒索50元钱,丈夫交了,几天后父亲来见面,张所长逼他交400元。

有一次以国安大队黄文潮为首、市610办公室,一共十几人到拘留所来强行搜书,我们炼功人只想做个思想品德好的人,他们却没有一点人性,一关就是四个多月。市610办公室看我态度坚决,就到我丈夫单位勒索2000元,我一家老小全靠丈夫养活,两个孩子上学要钱用,再说我又没犯法。可里面有个管伙食的陈某说:不交钱就叫丈夫回家种田,并开除丈夫预备党员,在这种情况下逼得丈夫没办法到法院提出离婚,法院一下开车把我带到法庭判离婚,害得我夫离子散,全家老少不得安宁。

2000年底,我在富池丰山发传单,被丰山派出所抓后审问一夜没有结果,后来因为亲戚的一个电话号码他们知道了我家的地点,并交给当地公安局。警察徐学文、陈利宾带着我父亲一路上骗我,让我说出传单来源,我一句话不说。后来我乘机跑出了魔掌,遭到非法通缉。从此我隐姓埋名白天打工,用嘴讲真相,晚上发传单,到拘留所给同修送法传递消息。

2001年元月19日,我在妹妹家睡觉,12点钟,两警车的人像强盗一样把我铐到龙潭派出所,恶徒们进门一巴掌,把门一关,窗帘一拉,打骂中彭林发把我铐在椅子上毒打,用脚踢,恶警徐学文也在一旁威胁要我讲明派出所大门上的真相传单是不是我贴的。我严肃地说了一声:不要跟江××一起来迫害法轮功!他们才住手。

我在看守所被关押了一年多。来了检查的人,我就结印打坐,不穿牢服,不背监规,揭露我和同修被迫害的经历;谁诽谤大法和师父,我就用笔纸写传单,写信给三天两头来检查的人;早上点名我就炼第二套功法--抱轮。希望自己做个好人,更好的人,这有什么错?对于这一切强加的迫害,我丝毫不承认。我一直告诉所有的人,我没犯法,我是好人,我不应该在这里呆,走到哪里就在哪里讲真象。武穴市法院一班人在看守所设私庭,我一见他们,就把传单带给武穴市法院刑事庭庭长张树槐,张说他那儿已经有一份。无论他们怎么把我当成敌人,咬牙切齿,我都一言不发,最后判我三年劳改。2003年3月23日,由看守所宋所长带两个当兵的,强行把我抱上车去武汉女子二监。

在被劫持去监狱的路上,我说我没犯法,就不走路,他们气恨恨地一边抬我一边用脚踢我。那天我身上带着很多经文,近二十份我自己用笔写的揭露当地邪恶的传单。

武汉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甚至悬吊之刑:双脚离地反铐着手。开始我给管教讲法轮功真相,管教不听。我说我没有违法,不穿牢服;管教说是违纪,叫来外劳要打人,说要把我铐着吊起来,并送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女号欧东连(牢头)房间。一房刑事犯看着我,我一炼功就被打,不准一个人上厕所,不准一个人去洗澡、洗衣服,把法轮功人当下等犯人,进出都得经他们同意,否则就挨打,24小时被监控。警察来点名叫我答“到”,我不把自己当犯人,向警察宣传法轮功好,不料一房的狱霸对我拳打脚踢,说我不应该当着警察面炼功,并强制我罚站,我不服,多次高喊“江××迫害法轮功!”欧东连一房人因此打得更厉害,想要我的命。管教不但不罚狱霸,反而把我反铐着吊起来,并把我关到禁闭室,由邪恶的警察王某反铐吊我三天三夜,强制要我脱离法轮功。 我说:“我永远不吃饭了。” 王某说:“三天不吃就灌食!”我想这样太邪恶了,就在禁闭室里多次高喊:“江××迫害法轮功!”这时犯人田艳香和其他犯人一起骂我,跟警察一起折磨我,强制不准我洗脸、洗澡,不准刷牙、睡觉,上厕所不给纸,我就天天不吃饭。

我被非法关押在禁闭室里,痛苦煎熬了一个多星期。最后看我态度坚决不写保证书,就把我分到一大队二中队。这里邪恶的警察有严丽峰、舒队长、陈倍、杨思思、李管、张安、涂管、陶管、乔鑫、吴佳、还有常来的韩政委、周政委、王科长、李主任和龙教导,他们知法犯法,图名图利,给这些做包夹的狱霸撑腰,打着维护党维护政府维护国家的旗号,纵恿犯人都来做转化迫害工作,指使牢头狱霸刘社香、侯昌奉、陈慧、刘冬芝、朱彩云、龚楚兴、柳红梅、徐开玉、韩艳香等人中的败类、天天24小时监控大法弟子许英、宴小宝、袁细宝、熊彩华、张珂、熊汉珍、周红苹和我,把我们当成奴隶,使用各种残酷手段折磨大法弟子。

开始恶徒们用伪善的办法,看我不动心,就用恶的办法,强迫读和写、背诽谤大法的书,不做就顶墙,拳打脚踢,反吊我,骂我不爱党不爱国等诬陷的话。由于点名不答“到”,舒队长罚我站一夜不准睡觉,动不动就把我双脚离地反铐着吊起来(架飞机)。我内心暗暗地收集恶人的名字,并将他们的事实牢记在心,以便出来后检举执法犯法的邪恶暴行。

2004年元月18日,我刑期已满,家里人打电话想接我回家不成。监狱里有话说:送我回家,不要我家里人亲自接。我被强制送往610。

请善良的人们来了解法轮功真相,法轮大法能使道德回升,人心向善,大法学员遭受了史无前例的迫害。请问善良的人们,想做个道德高尚的人,这是跟××党作对吗?他们不应该遭受迫害。希望所有的人能看一看法轮功的书《转法轮》,就知道江××集团对法轮功的一切宣传都是诬陷和造谣。我没有做对不起国家和人民的事,在此控告江泽民及其邪恶之徒,不要草菅人命,视国法天法为无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