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浠水恶徒对我与两个女儿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5日】郭枝文,是湖北省浠水县绿阳乡人,我和我的两个女儿王苏红、王桂红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本着“真善忍”的标准,立志做一个比好人中的好人还要好的人。我们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在乡村有很好的影响,自从修炼后,我长期积累的多种疾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在当我们怀着一颗对大法敬仰的心,下决心一定坚修下去时,江泽民却在99年7.20发动了对大法的疯狂镇压,我和女儿们也难逃魔难……

大女儿苏红原来体弱多病,修炼大法后身体得到彻底净化,思想得到全面升华,在日常生活中严格要求自己,与人为善,乡亲们都夸她判若两人。在2000年农历三月的一天,县610一伙闯进她家将其非法绑架,唯一的“罪名”就是她修炼了大法,在县第二看守所关了15天,罚了450元钱才放人。2001年5月,恶警再一次闯入她家,根本不顾司法程序,将她第二次绑架到县不夜城宾馆迫害。甘世涛等恶警将苏红双手反扣,脚穿皮鞋发疯地踢她。更可恨的是这些所谓的“人民卫士”野蛮地扒光她的衣服,面对她赤裸的身体进行无耻的嘲弄、侮辱,耍尽各种流氓手段,折磨她七天之久。在家人多方奔走之下,用了1000元才放她回家。回家后恶警并未放过她,经常不择时间闯进家进行骚扰和恐吓,逼得她流离失所几个月。冬天,苏红因挂念儿子和亲人,偷偷地回家探望,不想被关口镇派出所恶人陈申、甘世涛等抓捕,又非法关押了七个月后判刑六年,并问她有什么意见时,苏红当庭进行了义正辞严的答辩并质问法官: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样错吗?你们凭什么判我的刑?他们无言以对,气急败坏地说:再加一年。这样他们内定女儿七年劳教,至今苏红被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受迫害,过着非人的生活。

小女儿桂红在关口镇开了一小店糊口,由于热心和善,做生意童叟无欺,得到众人的赞扬,大法也恰到好处的弘扬。可是在2001年5月一天,恶魔陈申带着一帮人冲进店将她抓走,然后翻箱倒柜在店中非法搜查。她也被非法关押了达九个多月,其间受尽了各种非人的折磨。将她双手反扣,吊起来肆意毒打,最恶的是甘世涛、何正国让她身上留下了斑斑伤痕。由于她坚信“真善忍”大法,不配合邪恶,(被判刑一年半。)拒绝穿犯人的衣服,被管教胡仕花叫出毒打一顿,为了抵抗非法关押绝食20多天,被强行灌食,折磨得奄奄一息,后来染上疥疮奇痒难忍,高烧不退,2003年1月恶警只好放回。

12月的一天,陈申等到恶警再一次闯入她家,说有人举报教人学法炼功,将桂红抓走她拼命挣扎,大喊“法轮大法好”几个大汉把她拖进车里,将嘴抵在座垫上,死死按住不让她出声,开车回派出所。他们逼桂红写悔过书,她就在纸上写下了“法轮大法好”恶人无计可施,只得向县公安局黄海军求援。桂红趁上厕所之时,翻墙逃出,陈申等发觉后追赶,将桂红逼入一口水塘去了,由于在场围观人多引起愤怒,恶警才将桂红从水中捞起。桂红在水中不停地喊 “法轮大法好”“警察专抓好人”围观者都责备警察,群情激愤,迫于群众的压力,恶警才没坚持带走桂红,却向她丈夫要了5000元罚款作条件,女婿无奈,只好四处借,弄得负债累累。

浠水邪恶以黄海军为首,在江泽民授意下,迫害大法弟子,不分老幼,手段毒辣,下流无耻,就连我这七十岁的老太婆也不放过。我原本有重病,生命垂危,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师父教了我做人的道理,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我当然要坚修大法,要向世人讲清真相,宣扬法轮大法是正法,就为这,2000年12月,公安局将我拘留九天,罚了3500元钱,这还不算,它们还威胁、恐吓我的家人,以工作要挟我的儿女,让他们反对我炼功,学法、用判刑恐吓老伴阻止我向世人讲真相,用欺骗的谎言引诱老伴劝我“自首”等。

江泽民及其帮凶从上到下邪恶集团,用肉体上摧残、经济上的压榨,用亲情来迫害大法弟子。我只想问当权者:如果一个公民以真善忍为做人准则都有是错的,那么这个世间什么才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