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疴全消谢大法 讲清真相份内事


【明慧网2004年3月7日】我今年57岁,是1995年夏季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我满身是病,在单位里是出了名的病壳子。

还是小学的时候,一天早晨,我突然觉得脑内疼痛,浑身无力,四肢瘫软,倒地后再也爬不起来了。一躺就是三个多月……,到近四十岁的时候,脑内原来疼痛的地方又开始出现胀痛。随着症状的加重,胀痛范围也逐渐扩大,并且经常出现一阵阵天旋地转似的头晕。双眼也总是充满血丝,又胀又痛。

我上初中时就患有胃病。73年开始大出血,且一次比一次严重。1990年那次因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和胃底浅表糜烂性胃炎引发的大出血,血止不住,又不能进行手术治疗,因而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单。

高中毕业时就发现患有慢性肝炎,不久又患了肺结核。接踵而来的是慢性扁桃体炎、慢性咽炎,严重贫血和神经官能症等。

不到四十岁,我就患有左下肢由静脉曲张引起的溃疡。奇痒难忍,常常抠得鲜血直流,以痛止痒,以求得片刻安宁。左下肢总是肿的,发紫发乌。到修炼法轮功前夕,溃疡面已发展到上近膝盖,下至脚背中部。谁见了都恶心。

80年代又发现患有严重的颈椎骨质增生,多次晕倒。自那以后,连出门走路都提心吊胆,担心不知什么时候又晕倒在地,丢了性命也说不定。其他像腰痛、牙痛、痔疮、肛裂等一些在别人看来是很伤脑筋的病,在我这儿就不值一提了。 总之满身是病,而且都是沉疴顽疾。

多少年来,为了好病,我想尽了办法,耗尽了精力。我一年四季从不离药,也没少进行体育锻炼,也炼过多种气功。苦苦挣扎,但仍无力回天,身体还是每况愈下。眼看死神渐渐逼近,我却万般无奈,只有绝望。

1995年夏天,就在我绝望之际,法轮功传到了我们单位。求生的欲望使我毫不犹豫地接触了法轮功。这一回一开始就被李洪志师父所阐述的“真、善、忍”的法理所吸引,绝望之中终于看到了希望。激动之余,自然是奋力精进。自那以后,我就处处按“真、善、忍”的要求来约束自己的言行,并且每天都坚持炼功。

令人惊奇的是,仅几个月的时间,我满身的沉疴顽疾竟全部消失。我终于尝到了一个人无病痛的滋味。当时的心情,没有亲身经历过长期被疾病折磨的人是无法理解的。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过药,也没有休过病假,干起工作来精力充沛。

我只是亿万个法轮功修炼者之一,凡修炼法轮功者谁不受益?!可是小人江泽民出于妒嫉,硬是不顾事实,将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打成“邪教”,予以取缔。我和其他法轮功修炼者一样,根据宪法赋予的权利进行和平上访、讲真相,讲自己亲身受益的情况。可是江泽民不但不听,反而残酷地迫害我们。我还算是迫害比较轻的,但也三次被非法关押,家经常遭到骚扰,多次被抄,连工作的地方也不放过。有时在一个月内就被抄了好几次。还被非法罚款6000多元,并长期被监视、跟踪、盯哨。还威胁要停发我的退休养老金、不让小孩上学等。用尽手段逼我放弃修炼,逼我放弃讲真相,还逼我骂师父。

我经受了几十年疾病的折磨,经受了长期痛苦的煎熬,好不容易找到了这救命的法轮功,才有今天这种脱胎换骨的变化,要我放弃修炼,这不等于把我往死里推吗?我能答应吗?再说了,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个好人也错了吗?宪法不是明文规定有信仰自由吗?中国人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而江泽民不但自己操控国家的所有宣传机器造谣,什么“围攻”中南海、什么天安门“自焚”、什么“杀人”、“自杀”……费尽心机、丧心病狂地栽赃、陷害我师父和法轮功,还要恶警逼我们骂对我们有救命之恩的师父,逼我们恩将仇报,当为人不齿的卑鄙小人。这种灭绝人性的缺德事也只有江泽民才做得出来。

我不能沉默,我应该站出来,为对我们有救命之恩而不取分文的师父说句公道话,洗刷师父的冤情,还师父一个清白,还法轮功一个清白,才不枉为人子。我作为一个受益者,向不明真象的人讲清真象,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知道法轮大法好,使更多的人受益,这是大好事,也是我应该做的。也就是说,揭露谎言、讲清真象,是我份内的事。尽管有危险,我也不能不做。几年来,在讲清真象的这条路上,尽管走得很艰难,但我没有动摇过,也没有停止过。感到欣慰的是,四年多来,通过大法弟子齐心协力,前赴后继地不断揭露谎言,讲清真象,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江泽民镇压下去,相反,已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有越来越多的人修炼了法轮功。现在,法轮功已经洪传到60多个国家,有上亿人修炼,而且正在迅猛地不断向世界各地洪传着。同时,师父和法轮功已获得了来自世界的1000多项褒奖,师父还3次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而江泽民却被告上了国际法庭,“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和“全球审判江泽民大联盟”已经相继成立,正在世界范围内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这说明,只要讲清真象,好坏自有公论,正法自会弘扬。那么,只要迫害不结束,我讲真象就不停止。

世界需要“真、善、忍”,望大家都来了解法轮功,愿世界更美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