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川市马口派出所恶警几年来对我的骚扰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7日】我是从1997年开始学习法轮大法的,自从修炼大法之后,原来病魔缠身的我变得身强体健,那些病都神奇地好了,从此以后,我更加坚信法轮大法。

自7.20后,汉川市马口派出所干警到我家去过多次骚扰,尤其是99年10月19日,马口派出所廖建国到我家去东张西望,发现我在房里,他认为我是在炼功,猛将房门推开,在我卧铺上乱翻,发现一本《转法轮》,怒气凶狠地将我使劲一推,并把一本新的《转法轮》甩在我胸部,口里说:“你在找死!”等许多脏话。

99年11月29日,马口派出所徐三华等人到我家,恶言恶语地威胁我,目的是想让我害怕,知难而退,并撒谎说:“汉川炼法轮功的枪毙了几个人,你们不准炼。”我善意地反驳了他们,他们于是便怒气冲冲地把我送到马口派出所见英实。他声称:“我是所长,我说了算。”他还变态地要求我骂师父,我未理他,他又不耐烦地说:你写个保证决裂。我没有写,因未达到他的目的,当夜11点钟,送我进汉川第一看守所,关押30天,并要我交1800元罚款。

2000年10月21日,我因发真相资料,被马口派出所发现,当天马口派出所来了几个人,擅自闯进我家,未经任何法律手续,对我家进行抄家,任意毁坏物品翻箱倒柜,在我家中肆意破坏,把我与几个同修存放这里的全部大法书籍、资料、影碟机,收录机,坐垫等……全部强行拿走,当晚把我送往汉川一看,我家里只有两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没人照看,据说两个小孩痛哭不止(我女儿在东北打工,托我照看他们),汉川公安局罚我1500元款。试问我没有犯罪为何要罚款?我只是坚持自己的信仰,做个真正的好人,这有什么错?直至2001年7月4号恶警才放我回家。

2001年7月19日,正值炎热的夏天,我女儿托我照顾她的两个小孩和另一个小孩(当时正是放暑假期间)。马口派出所英实和几个人,夜晚11点多钟到我家来喊我开门,我知道他们来意是想把我抓走,英实说:“你不开门,我将门砸烂。”我老伴没有开门,并大声说:“我老伴坐牢八个半月,刚回家十几天,你们又要抓他走。”英实说:“你不开门,我将门砸烂。”我老伴怕开门把我抓走了,在二楼准备往下跳,我迅速将老伴拉住,幸好周围的邻居听见后都来观看,并指责他们,他们才勉强溜走,才免去了这场可能发生的灾难。

一天深夜约两点多钟,我和老伴叫一的士到儿子那里去,随身带两万元钱帮助儿子维修房子,车行至马口加油站,被恶警拉住后回派出所牢号过了一夜,我向他们解释说:“我们是到儿子那里去送钱帮他们维修房子的,你不信,两万元还在司机那儿放着呢?”(因我们在派出所关押司机已回家去了)他们知道后迅速将放在司机手里的1.95万元钱拿来扣押,次日天亮,将我们送往汉川二看。

据县内部消息,7月20日是敏感日,全国性搜查法轮功修炼者,不准外出,怕上天安门,邪恶之首近似于疯狂地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体现了他们的恐慌与惧怕,及自身是多么的邪恶,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当我老伴说:“家中还有三个小孩要我们照顾。”他们中有人说:“饿死他们。”可见,他们是多么的恶毒,心中没有半点善念,连老人、小孩子都不放过,我老伴被非法关押75天,我则被关押195天。

在被关押中,有一天晚上,我在床上打坐,被执班干警马大发看见,他勃然大怒,将狱中的那把钥匙环猛击我的脸和头部十几下,暴怒地声称:“打死你。”当时我的头部已打得失去了知觉。

在被关押的日日夜夜里,我整天听到的都是那些警察的大声吼叫。

2002年9月30日,我与一同修传看修炼资料,不料被恶警廖建国看见,于是我俩被带到马口派出所关押,廖建国非常仇视我们,便使劲一反掌把我的腰部猛击一下,我当时腰部剧烈疼痛,在监号地上躺了一个多小时,同时恶警徐三华将我的手表、眼镜皮带拿走,然后把我拽到警车上,送往汉川一看,关了9天牢狱。

在这场邪恶势力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大学员最残酷的迫害中,邪恶的谎言,毒害了无数的众生,蒙蔽了无数不明真相的中国人,正告派出所,监狱中的一些恶警及仇视大法的人们,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为什么要讲真相,不是要辩论或说服别人,而是要以真相清除你们头脑中因谎言灌输的仇恨,我们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修炼者也没有敌人,虽然我们受了种种的迫害,我们都不记恨别人,只是希望你们接受大法弟子的善意劝告,收到散发的真相资料认真地看一看,问问自己的心,唤醒自己的心,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的未来掌握你们自己的手中,觉醒吧,同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