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没有放弃我


【明慧网2004年3月9日】2000年11月23日我与5名同修进京正法,火车上检查身份证,因我们身份证都是复印件,乘警怀疑,被恶警抓回大庆关进大庆大同区看守所,我们绝食14天后被放回家。2001年1月8日恶警上家里把我们骗到派出所说找谈话,然后把门一关就不让走了。于2001年1月10日直接送哈尔滨戒毒劳教所劳教一年。

在戒毒所,恶徒不让我们休息、睡觉。恶警和邪悟者围攻我,我堵着耳朵不听,反复背师父经文。但最终由于自己主意识不强自心生魔,被邪恶之徒钻了空子,在神志不清时被迫转化了。转化被提前释放,2001年4月30日我回到家。

回家后,大法书、炼功带都没了。同修知道我回来,打电话让我去,我不去,给我师父经文我也不看。心想记住“真、善、忍”就行了。可是没有师父导航指路,我象迷途的羔羊一天天蒙头转向、没着没落。我不修不炼了,另外空间的魔冲上来要害我。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2001年7月我到河南新乡去看一位老乡,她患有肺癌已晚期,她家室内摆设很讲究,有各种花卉和盆景等。晚上我在她家睡下时,清晰的梦境突然发现屋内所有的摆设都活了,如同大大小小的恶魔张牙舞爪地全向我扑来,抓我前胸掐我脖子要整死我,我挣扎起来吓醒了。第二天我一照镜子前胸脖子下面被抓出三道深深的血印子。回来后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我约有7个月没看大法书,心想:我没做好,师父还要我、管我吗?我渴望回到师父身边。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一日,几位同修找到我,给我读师父经文,说我们不管真假转化都是错误的。我心里一颤,忙把师父《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建议》等经文反复看了几遍。师父说:“你一旦走向了反面,后果是可怕的,千万年的等待将毁于一旦。”(经文《建议》)我如大梦初醒,痛悔不已。我哭了,恨自己一时误入歧途走了邪路。当时我就暗下决心:坚修大法,精进实修,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没书同修给我,在家我反复读《转法轮》和师父的经文,然后马上写了声明,因为有怕心,没写真实姓名。通过深入学法,又和同修切磋,觉得这样做不严肃不是堂堂正正修炼。悟到就做,我赶紧又写了一份五、六百字的严正声明。重新上网用的是真名实姓,这我心里才踏实。

自我写了严正声明,重新修炼后遇到的第一关就是丈夫的粗暴虐待(实际上是丈夫不好的思想被另外空间的烂鬼操控下的所为)。一天,我正在家里读《转法轮》,丈夫突然回来,发现后大喊:“你说不炼了,怎么又看上了?”我没防备,书被他抢去撕了,这如同抓烂了我的心,我心疼得直哭,我恨自己没保护好师父的书。一天早上他发现我盘腿炼功,就窜到我跟前打我脸和脑袋,用手掌砍我腿,嘴里还不停地骂脏话,我没还手也没吱声。一天晚上,他又突然破门而入手握皮带,眼冒蓝光一手抓住我的头,一手用皮带使劲抽我。我想我认准的路要一直走下去,丈夫粗暴虐待也休想阻挡我修大法。

我每天到点炼功、发正念,丈夫每次发现都咬牙切齿狠狠地打我、骂我,还扬言告街道、告派出所,让他们抓我。经他通风报信,一天街道主任领两个人来到我家:“你说不炼了,怎么在家又炼上了?”我告诉他们:“我那是被迫害转化的,转化是错的,法轮大法好!(大法)祛病健身还叫人做好人,我还要炼。”他又厉声说:“国家不让炼就不能炼。”我坚定地回答他:“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我没偷没抢没犯法,就要炼。谁说也不行。”他们一看也说服不了我,就说:“愿炼在家炼别乱走。”我说:“人身自由谁也限制不了。”他们无奈地走了,我知道自己又闯过了一关。

过不两天,区公安局来人到派出所打电话让我去,还说让我发言做报告。我说:我也不去,也不发言。他们还说让我跟他们上单位把罚我的一万七千多元钱要回来。我拒绝了,并正念除恶。我知道他们是想拿钱来诱惑我。他们一看钱并没使我动心,结果区政保科女科长领一警察来到我家,软硬兼施加奉承地说“你是老师,又有水平懂道理,说不炼了怎么又炼了?你是不是没吃够窝窝头?听说你还让学生炼……”我正念对待,并和他们讲真象,最后他们看说不动我,又找不出理由带走我,无计可施,走了。

这两伙人分别在短时间内到家来骚扰,我知道这是我丈夫告的。但两次来人他都没在家,不知道,每天他照样打我、骂我扬言东告西告。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所以我一直在忍。一天,我忽然想起师父还说过“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道法》)我想,师父在点化我,不能让他总这样干扰,弄得我一炼功就提心吊胆心不稳,我要正法。一天中午他下班回来吃饭时,我义正词严地对他说:“这段时间你对我太过分了,我没做坏事,就是炼功,你打我骂我用皮带抽我,又东告西告,你告去吧!我不怕!你还想咋办?我整天饭做着、里外活干着,你还粗暴地虐待我,你已构成虐待罪,我有权力告你。”他一扫往日的气焰,既没打我也没骂我,平和地说:“你愿咋炼就咋炼,我也不管了。”这一关又过去了。

由此我真正体会到了正念正行的力量,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威,师父的伟大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