浠水县恶警杨健、甘世涛等对我的毒打折磨


【明慧网2004年3月9日】2001年8月26日晚我散发真相资料被抓,恶警将我连夜送关口派出所。第二天将我送往浠水宾馆三楼,公安局一科与关口派出所非法审讯我。一大早,一科科长杨健首先将我的头连打带按往地下按三次,紧接着一科恶警甘世涛要我交出真相资料的来源,是谁给的,只要交出人来就没事放我回家,否则就要劳教。我说:不知道。甘大发雷霆,大打出手,拿一把铁丝衣架扭成绳子,打我全身,一个劲的打,衣架已经打断了四根,我身上到处是伤痕,几处流血,衣服几处都被血染红了。

他打累了,又骂关口派出所,是不是打了你们关口的人心痛呀,为什么你们不打?这时候关口派出所郭建义来狠狠地打了我一顿。打了还不算,甘世涛拿来白酒就往我嘴里灌,我咬紧牙不喝,他们就一直往下灌,灌了三瓶,全身透湿,被他们折磨得奄奄一息。他们用最邪恶、最卑鄙、最流氓的手段,拿来师父的法像要我用脚踏,放在胯下要我坐,我坚决不配合,恶警就把我的手反铐几个小时,他们人多,就你推我打。

这样打骂了一整天,之后把我的铐打开了,送到一看守所,第二天我就开始便血。血便了一个多月。恶警在一所共提审我六次,每次又打又骂,因为我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恶警将我非法关押了105天,罚款3000元,勒索伙食8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