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来我们全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4日】至99年7.22以来,我们全家和全国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因修炼法轮大法,不放弃信仰,惨遭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罪行累累、罄竹难书。

夫妻双双多次被绑架、拘留、劳教、勒索钱财,家中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母亲无人照看。

一九九八年,我们夫妻俩有幸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功。才使我们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我们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事,以“真、善、忍”作指导,不断修心性。不知不觉我俩身体上的疾病都好了,我还戒掉了多年戒不了的吸烟、喝酒的恶习,修去了多年养成的不好的自私心理。如果不学法轮功,我们会随着社会潮流滑下去,后果多么可怕。是大慈大悲的师父净化了我们的身心,是师尊把大法传给了我们,使我们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央电视台播出取缔法轮功,非法无理的镇压开始了。政府派公安人员到处设卡,派人跟踪监视法轮功学员,怕法轮功学员上访。我夫妻俩冲破阻碍来到省城,想把法轮功的好处向省政府的官员说一说,请政府不要镇压法轮功。哪知道,省政府的门前成了打击善良的场所,便衣警察把上访的学员抓走关押。我俩也被警察从省城押回县里,当时被抓回来的有好几十人,不分男女都被关到一个房子里,恶警对我们破口大骂。第二天指给我们二条路:说不炼了就放回家,只要说还炼就拘留。我俩被拘留了15天,后又被镇政府带回去关了5天,恶人对我们进行了谩骂及人身攻击。20天以后我俩才回到家。

从那以后,三天两头当地政府人员和派出所警察就往我家跑,不分黑天白天进行骚扰,干扰了我们的正常生活。

2000年我妻子再次为法轮功上访,被拘留了3个多月。我在家照顾孩子和卧床不起的母亲。2000年正月初六,全村又开始抓捕法轮功学员,只要说炼就拘留关押,我也被抓到派出所。恶警对我进行威胁恐吓。他们把我关到一个锅炉房里。我向他们讲着真相,揭露邪恶。我对他们说:“我妻子被拘留,我又被你们抓来,我家有二个小孩和一个卧床不起的岳母无人照料,你们若还有点人性,就不应该这样干。”我还向他们讲我母亲的事,他们就向我要老师讲法录音带,我说:“我母亲的病医院都看不好了,差点没死了,炼法轮功后病全好了,是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99年7.20以后政府不让炼了,她又犯病了,又差点没死了。现又开始学法炼功,身体刚好一点,如果这时你们把讲法带拿走,她会有生命危险,我希望你们政府不要剥夺她的生命。”恶警不听,非要我回家去拿讲法带。我不去拿,恶警们就用脚踢我,拽着头发打我,把我打倒了,还拽着头发在地上托我。当天恶警把我送进了县拘留所,继续折磨。在县拘留所里,我们背法和炼功,被恶警体罚、戴手铐、坐老虎凳、打嘴巴,恶警还经常在走廊里破口大骂。

3个月后,由于母亲去世,家里的亲戚一次次找“6.10”和”政保科“要人,恶人借机向我家人勒索钱财。我家没钱,亲戚只好把我唯一能维持生活的田地卖掉一年,用卖地钱把我和我妻子赎了回来。

我们的遭遇被远在几千里之外的姐姐知道了,姐姐把我们全家接到了她们那里。在我们临走时,恶人把我姐姐家的住址及电话号码要去了,就这样,我姐姐从此受到了牵连。虽然逃离了几千里远,但他们还不放过我们,经常往我姐姐家打电话进行骚扰。他们每打一次电话,姐夫就和我姐姐打一次仗。姐姐无奈就埋怨我。

面对大法被迫害,面对师父被污辱,我和妻子于2001年元旦再次进京证实法,被当地恶警押回,又一次被长期关押。孩子被政府领走,下落不明。由于我不放弃大法,又想出去管孩子,恶警看到了我的心,就开始进一步对我进行肉体和精神折磨。2001年4月我被非法判劳教一年,4月12日被送到万家劳教所集训队,4月25日被送到长林劳教所。在长林劳教所,由于被执著心带动,在高压下向邪恶写了“三书”,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错事。因此被减刑3个月提前释放回到家。

为了躲避迫害,我再次来到辽宁我姐姐家。由于我在劳教所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致使身体虚弱,干不动体力活,就开了一个小卖店。2001年9月28日,县“政保科”丑永生和村长刘显峰拿着逮捕证将我从辽宁省绑架回黑龙江,我都不知道因为什么,就把我关进了监狱。几天后恶警丑永生和李坤把我带到一个屋子里,使用各种刑具折磨我,把我的双手背在后面用手铐铐上,还让我坐老虎凳。他们还拿来不干胶及真相传单,让我承认是我写的,让我签字、按手印。我不承认是我写的,也不签字。他们一看来硬的不行,就说:“你不承认是你写的,我们就抓其它大法弟子,一直找到写的人为止,你若承认是你写的,我们就不抓其它人了。”我知道他们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我就把这些事都揽在自己身上,说是我写的。丑永生说:“你承认了。”我说:“这都是假的,我不承认你们还抓其他人。”

他们限我在1个月内把户口迁走,要不走就送去劳教。我家人和亲戚们到处找地方给我落户,花了1000多元钱也没办成。由于我炼法轮功,他们一听没有一个地方敢要我。2001年10月25日他们才放我出来,恶警说:“你快走吧,不准你再回来,回来就抓你。”

2002年中央要开“十六大”,上面又下令把上过访的法轮功学员全部收回监狱。在“6.10”和“政保科”的压力下,村里又派人到我家再次骚扰我们,要抓我们夫妻。我俩被迫离家出走,他们就在我家附近“蹲坑”抓我俩,一直到开完“十六大”才撤人。

被逼放弃修炼,老母亲含冤离世

老母亲叫姜振凤,享年71岁。得大法前长期尿血,老伴领着她到过好多医院去治病,结果均医治无效,病情一天天加重,到后来卧床不起。老伴怕她死了,才通知儿子女儿,我把母亲接到我家。又送哈尔滨市大医院去治病,在去哈尔滨的路上就几次休克,差点过去。到医院经过拍片检查,医生说是膀胱瘤(癌症),已到晚期了。老人身体太虚弱,再加上岁数太大,无法做手术治疗了。医生告诉回去料理后事吧。回到我家后,只好找当地医生打针维持生命,直到后来医生告诉打针药已经进不去了,才停针,只好在家等死了。那时法轮大法正在洪传,于是我就将李洪志老师济南讲法录音放给她听。奇迹出现了,母亲一天天好转,到后来能下地走路了,和正常人一样了。我家农活很忙,母亲就给看家做饭。转眼几个月过去了,父亲一看母亲病好了,就把母亲接回去了。

1999年7.22镇压开始了。父亲因为害怕,就反对母亲炼法轮功,两人经常拌嘴打仗。母亲无法正常学法炼功,不长时间,老病又犯了,后来卧床不起。父亲又让我把母亲接走。来我家后,母亲又开始听李洪志老师济南讲法录音,病情一天天好转,能坐起来了。就在这时我和我爱人被拘留,长期关押,家里只留下两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母亲无人照料。就是这样,“610”和“政保科”的恶警还不放过他们,还继续骚扰,一次次要李洪志老师济南讲法录音带。母亲不给,他们就自己找,最后把讲法录音带拿走了,使母亲学不了法。随后病情一天天加重,2000年4月母亲含冤离世。她的死完全是江氏流氓集团及地方“610”、“政保科”恶警造成的,他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们只是千千万万遭受迫害的法轮大法弟子中的一员。几年来江氏流氓集团在中国制造了多少人间悲剧,使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多少大法弟子被打死、打伤、打残,多少大法弟子被拘捕、劳教、判刑,数据已无法统计。江泽民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