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张士教养院的非法奴役和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4年4月11日】沈阳张士教养院原是关押普通劳教人员的场所,99年7.20后,同中国许多劳教场所一样,张士教养院也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为强迫让学员放弃信仰,提高所谓的‘转化率’,于是有了种种酷刑和邪恶手段,由程殿坤(张士教养院政委)全面负责,此人在幕后策划、操控、部署下达迫害的指令,是该院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的元凶。

张士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有三个地方。一个是“专管大队”,由恶警宋百顺(专管大队教导员)负责,集中关押沈阳地区被非法判劳教的男性法轮功学员,每一个学员都要在此接受所谓的强制转化;一个是张士洗脑班,由恶警史凤友(管理科副科长)负责;另一个是普通劳教犯人大队(以下简称为普教大队),把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分散下放到各普教大队进行所谓的“强劳严管”,并以加减刑期等手段指使、胁迫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施暴。这三个地方既相对独立又互有联系,迫害手段各有其特点但同样邪恶、残忍。被非法判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先被送到“专管大队”迫害,如不转化就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再不转化就送回“专管大队”或下放到普教大队继续迫害。在普教大队期间不定期的再被送到“专管大队”或洗脑班迫害。几乎每一个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曾在这三个地方受到不同方式的长期迫害。本文重点介绍普教大队的种种奴工劳役和大法学员在普教大队受到的迫害。

张士教养院有几百名普通劳教犯人(以下简称为普犯),分成几个大队,每个大队几十人、上百人不等(大队的组成和编号变化了几次,有的大队已经撤消或合并。本文提到的大队编号为以前当时的编号)。这里生存环境、卫生条件极其恶劣,犯人们每天吃着最差的饭菜、从事着长时间、高强度、超负荷的奴工劳役,有时还要受到警察和其他犯人的打骂和体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有重大节日(如春节、十一)才改善伙食,休息几天。犯人们成了奴隶,成了高速运转的机器,成了替警察赚钱的工具。警察为了尽可能多的从他们身上榨取每一分钱,给每人每天定了超负荷的生产任务,必须完成,干得快的普犯一般也得干十几个小时,一般速度和刚来的普犯根本干不完。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通宵达旦的干,有值班的犯人负责看管。再干不完,警察就打骂体罚或用电棍电。为完成任务,有的犯人给干得快的犯人买烟或买吃的,求他们帮忙。犯人们一天也不想在这里多呆,都想减期,都怕加期。加减期和打骂成了警察的两大法宝。为了能多减期,家里有条件的犯人就贿赂警察,没条件的就拼命干活或对警察唯命是从,以取悦于警察。

普犯们奴工劳役没有任何报酬,每月只有7元补助,有时还不发或变相克扣。刚来时交一百多块钱买被,不让盖,放在铺上摆样子,应付检查。

一、恶劣的生存环境

三四十人住一个房间,上下铺,有时人多时两个人挤一张床睡。一个大队只有一个水房和厕所,水房有六、七个水龙头,厕所只有四、五个位置,经常人满为患,必须排队,有时还没等排到或没完事就出工了。无论冬夏,洗澡只能在水房用凉水洗,由于生产任务重,许多普犯长时间不洗澡、不换洗衣服,有的生了虱子。一日三餐,饭菜定量。主食每人一份,早饭窝头(后期改为馒头),午饭窝头,晚饭大米饭,菜就是菜汤,七、八个人一盆,大部分是汤,干的很少,主要有白菜、萝卜、土豆等,常年如此,只有重大节日(如春节、十一)才改善伙食。

张士教养院内有一个商店,卖食品、日用品、香烟等,价格比外面的高很多,还有假货。

二、种种奴工劳役

张士教养院的奴工劳役分手工生产和外役,有以下几种:

1. 出口的发梳

张士教养院四大队与沈阳海威饰品有限公司长年合作,生产发梳,大量出口到美国、日本、欧洲等十几个国家。海威公司生产原料和组装,张士教养院主要负责生产发梳头和包装盒(普犯称为插皮子和糊盒)。发梳头由橡胶做的,糊盒用的胶水是一种化学制品,发出呛人的气味,这些对人体都有害。插皮子每人每天四、五百,糊盒一千,任务急时还要多干。专门有一辆货车负责运送原料和成品,每天要跑好几趟。

2. 不卫生的“卫生筷”

张士教养院与沈阳一批发“卫生筷”的业主长年合作,生产一次性“卫生筷”(普犯称为插筷子)。该业主是沈阳市有名的“筷子大王”,沈阳及周边地区的绝大部分酒店、饭店、宾馆的筷子都是从他那里批发的。筷子有两种,一种是本制的,犯人们给每双筷子套上纸袋,上面印有“已消毒”的字样;另一种是竹子做的,要套上塑料袋,上面印有“已消毒、本酒店欢迎你”的字样,再放上一根牙签,用封口机把口封上。几十名普犯挤在一个小屋中,筷子随意堆放在地上,犯人没有经过任何防疫、消毒,干活前也不洗手,有的长时间不洗澡,身上生了虱子,有的犯人得了皮肤病、传染病也不让休息。2001年前后,三大队有一名普犯因长期劳累过度,一天后半夜坐在走廊插筷子时突然死亡,后来此事不了了之。

3. 烧烤用的丝网及工艺品

张士教养院六大队生产一种烧烤用的网,由细钢丝编成。专关法轮功的大队有时生产一些工艺品,有时也插筷子和糊盒。

4. 挖沟等苦役

以上介绍的几种都是手工劳动,在张士教养院院内进行,常年都有,一个普犯一天能为教养院赚十几块钱。每年的4月—11月还有外役,主要是需要挖沟的活,如铺电缆、挖下水管道。挖一米沟能为张士教养院赚几十元钱,有时每人每天要挖十几米沟。一般早上6点多出工,干完活才收工,经常晚上6、7点收工,有时更晚。为了省钱,无论多晚,晚饭都要回来吃。外役不回来,干手工生产的也不收工,也不让吃饭,跟着饿着。

三、大法学员在普教大队受到的迫害

2000年至今,张士教养院恶警程殿坤把近20名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分散下放到各普教大队进行所谓的“强劳严管”,并以加减刑期等手段指使、胁迫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施暴。曾经或正在普教大队受到迫害的部分大法学员有:李效元、王进民、张振武、玉将星、李满新、胡林、刘宪勇、阎洪伟、樊锡忱、杜江、郑守君、张国义、陈松等。具体手段和方法有以下几种:

1. 电棍电与暴力殴打摧残

2002年4月25日,程殿坤唆使手下恶警在普教四大队、三大队对李效元、王进民、张振武、陈松等人行恶。恶警用几根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后又以减期为诱饵,指使犯人打手数人轮番毒打,连续迫害多日。致使李效元、王进民不能行走,大小便只能坐在特制的椅子上。程殿坤又丧心病狂地将李效元、王进民、张振武三人送往昌图关山教养院,进行所谓的“异地改造”,李效元已于2003年11月9日在那里被迫害致死。

2002年9月,在普教四大队生产车间,恶警史凤友伙同另一名恶警,将刘宪勇和胡林用绳子绑上,按在地上,用几根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

李满新在张士洗脑班绝食抵制迫害,恶警史凤友把李满新送到四大队,授意对其行恶。四大队教导员冯某用电棍电击,电棍反电,冯戴上手套继续电击。

2. 野蛮灌食

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警察指使普犯对学员野蛮灌食,加重迫害。十来个普犯把学员强行按在地上,用钢匙、筷子等把嘴撬开,饮料瓶子剪去一半插进嘴里,野蛮灌食。这种方法很容易使人窒息死亡,灌的玉米糊中放了大量食盐。胡林、陈松、刘宪勇都曾被野蛮灌食。

3. 冻饿折磨、剥夺睡眠

2001年冬,杜江被下放到普教一大队,每天中午只给半个窝头,半夜2、3点钟才让睡觉,早上5点钟就得起来。杜江又饿又困又冷,身上还生了阴虱,只能把全身的汗毛刮掉。

4. 奴工劳役

强迫大法学员和普犯一起奴工生产,分配和普犯一样的任务,白天干不完带回监舍,晚上继续干,有时干到深夜。

5. 限制人身自由

对大法学员24小时“包夹”,“包夹人员”由普犯担任,寸步不离。学员任何行动必须得到“包夹人员”允许。上厕所旁边都站着“包夹人员”,睡觉时也有人值班。不许学员之间接触、说话。规定每天上水房、厕所的时间、次数,两个学员不能同时洗漱或上厕所。有的“包夹人员”故意刁难、谩骂学员。

6. 剥夺“亲人探视权”、通信、打电话的权利。

正常情况下,普犯允许家属每月接见一次,带些衣物、食品或给存些钱,也允许通信和打电话。而坚定信仰的大法学员禁止亲属接见,也不让通信、打电话,完全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有的学员一、二年见不到亲人的面,音信全无。有的家属送来的衣物也收不到,有的学员连手纸都没有,也没钱买。

7. 非法加期,继续迫害

程殿坤等恶警还对非法劳教期满、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肆意非法加期,超期羁押:玉将星被非法延期半年,张国义、李满新、樊锡忱、杜江、郑守君等人均被延期关押。非法加期期满后还不放人,直接劫持到张士洗脑班继续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