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正念抵制沈阳张士教养院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6日】在2002年春节期间,沈阳张士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们集体抵制邪恶的迫害,讲清真象。绝大部分被邪恶暂时蒙蔽的学员清醒了过来,有10人发表严正声明否定在邪恶的迫害下所写、所为、所说,重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

当时市司法局领导听到此消息十分紧张,亲自到张士教养院指挥继续迫害,指使犹大灌输邪悟理论,同时张士教养院政委程殿坤(主抓迫害的元凶)和法轮功专管大队指导员宋百顺(专管大队的一把手)到普教大队,将所有普教集合到走廊,从中挑选打手。由于他们对所有犯人的情况非常了解,所以他们专找那些多次被判刑、劳教,最心狠手黑,最有打架斗殴经验、最会折磨人的惯犯充当打手,利用他们长期在社会上和服刑中所积累的迫害人的经验折磨大法弟子。

在迫害大法弟子郑守君时,犯人强迫他双腿并拢,双手抱住膝盖,一动不动地整天蹲着,一动就打,将木制拖布把都打折了。有时将他拖起来站一下再蹲,使人更加痛苦难忍,最后郑守君被折磨得昏死过去。犯人有时在法轮功学员腿弯处放象棋子,使人蹲着更难受。迫害大法弟子张国义时,在他周围撒了很多小图钉,蹲不住时就会倒在图钉上。

在此期间各个大队都成立刑讯室,并新买了高压电棍。大法弟子陈松因全面否定邪恶的迫害,不承认自己是犯人,不穿犯人穿的衣服,不参加非法奴役劳动而被用刑,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长时间蹲着,同时用十几根电棍电。大法弟子李效元腿被打黑,一个月后仍走路吃力。

2002年4-5月间,法轮功学员腾玉国被非法劳教两年,在沈阳张士教养院法轮功专管大队遭受强制转化迫害,腾玉国绝食抵制迫害,大队长周翔宇带领四名“普教”犯人,不顾腾玉国绝食身体虚弱,对其进行迫害,惨叫之声在走廊里不绝于耳,令人毛骨悚然。大法弟子王爽立即站出来,要求周翔宇立即停止迫害,被“包夹”(就是看管的意思)的“普教”拦回,王爽再次冲出,并高喊“不许打人!”,周翔宇心虚,立即逃走。

第二天,指导员宋百顺气势汹汹对王爽说:“你敢闹事,我用电棍电你,你怕不怕?”王爽说:“不怕”,然后被宋百顺单独带走。宋百顺将王爽带进一间空房,摆出一副流氓嘴脸,满嘴污言秽语,叼着烟,大骂法轮功学员。他命令四个“普教”按住王爽,脱下上衣,用两根电棍折磨王爽一个小时,直到电棍没电。王爽身上、脸上、嘴上被电出许多水泡,皮肤遭到很大伤害,但在整个迫害过程中,王爽一声未吭。宋百顺原想将王爽电得惨叫,以吓倒其他学员,但此卑鄙想法并未得逞,反而给其很大打击。将王爽带回后,觉得很没面子,宋百顺就当着大家的面说“这次就饶了你,下一次肯定用电棍电你!”言外之意这次没用,流氓无耻的嘴脸暴露无遗,后来不敢再给腾玉国上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