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音乐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4月13日】

师父好!同修好!

我叫安德斯,来自瑞典。大约九年前得法,我经历了迫害前平静的个人自修、洪法,又经历了迫害开始后的护法,向众人、向媒体,向政府讲真相。现在我们学员们用大法赋予我们在常人社会中的各种技能来证实法,停止迫害。我想向各位分享一下利用音乐证实大法的经历。

音乐一直是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从小我就作曲、演奏、演唱,但是得大法以后,音乐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然而,我经常在琢磨师父为什么给予自己这些创作技能。迫害开始时,在很多方面我都运用了我的电脑技能和写作技能。但是,在这段时间里,我心里总是在想:我怎么才能运用音乐证实大法?当我明白过来用音乐证实大法以及为将来的人建立正的音乐的意义时,我开始谱写反映迫害的音乐。我要把音乐表现得尽可能的纯正,因此,我就得在演唱、作曲、表现音乐等方面都修炼自己。我一点一点的来,战胜了许多挑战,如果没有大法指导着我,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2003年初,我找了几个瑞典懂音乐的学员组成了一个音乐小组,起名为『黄色专递』(Yellow Express),目地是用我们的音乐接触到普通大众以及音乐社区。我们录制了两首曲子,刻在光盘上,到处演奏,得到了积极的反响。音乐组在一个当地广播电台演播,一位音乐组的成员还到了南非一家大的广播电台演唱。用这种方式我们接触到了许许多多的人群。这样做使我们有机会向本来不可能碰面的许多人讲真相,而且真相是通过我们的音乐讲的,用音乐的方式传递给不同的人群。表达的信息非常明了:“停止迫害法轮功!”

这个音乐活动对我来说当然也是修炼。正法时期我通常不愿意做抛头露面的事。我这个人喜欢静静的做事,从不喜欢为众人瞩目。修炼以前,很难让我唱歌给别人听,而且,我从来不在公共场合演奏自己的歌曲。在修炼的过程中,尤其是开始了音乐小组之后,我逐渐克服了在这些方面障碍我的执著。在这个『黄色专递』音乐组里,我是唯一的歌手,也是作曲家,没法躲在别人后面。当然,就是要安排我放弃更多执著,我也没有办法逃开这些执著。每次演唱前,总是有很多干扰。旧观念、坏思想都要阻止我。事后,我总是要批评自己,放下自我。这是一个不断的放下自我、放下自私的过程,从中我认识到我这样做是为了他人。有时觉得很难,但是,毕竟我知道了这样做的原因──救人。因此,我就得“继续下去”。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有许多组织跟我们一道起诉江。这样,我们可以有更多的人间接的支持大法。学员演唱的音乐起到的作用也是一样的。一个人听到了而且喜欢大法弟子演奏的音乐,他将来就有机会得法。这些都要感谢师父洪大的慈悲。这些想法的作用下,欧洲合唱团在2003年11月于柏林法会成立了。我们要唱“为你而来”,不仅因为这首歌好听,而且给中国人正面的声音。我觉得这首歌好极了,歌曲的安排也恰到好处,但是,我有一些人的观念,这么多没有经验的人在一起合唱难度很大。另一方面,我知道对大法弟子来说没有不可能做的事。我觉得我们的合唱一定会感动人们的心。

2004年元旦刚刚过,我们在德国南部的一个叫陆德顺的小城镇进行了第一次彩排。我们一百多来自欧洲的学员住在一个山上的青年旅馆,俯视山谷风景迷人。在这里我们一块儿炼功、学法、发正念,练习唱歌。几天练习下来,合唱团逐渐成熟起来。我们都努力放下自我,与大家配合,唱出和谐优美的歌。有的学员利用专业特长通过各种方法帮助大家改进嗓音,由专门指挥合唱团的指挥指导大家合唱。就我个人而言,不论是从音乐方面,还是从修炼上都觉得提高很快。有时唱着唱着,优美的旋律、感人的歌词使我们情不自禁,感动得潸潸落泪。我真切的感到大法的力量,有时歌曲唱到半中央,我却激动得唱不出声来。

我喜欢合唱团这个主意还有另一个原因。合唱就意味着我可以置身在人群之中,在台上感觉安全多了。我听说会有几个独唱的,用德语、法语,也许还用意大利语唱。一天晚上在陆德顺小镇所有那些独唱演员候选人都叫留下来练习,反正我也不会唱那几种语言,我当然就打算离开大厅做别的事。但是,出我所料,一位负责人叫我留下。我想“好吧,又得面临一个挑战了。”

我知道第一次演出很可能是纽约的华人新年联欢晚会,面对2500名观众,并且新年联欢晚会将播放给全世界的华人。后来决定让我也独唱,用瑞典语唱!各种想法都往外翻,有些害怕,有些犹豫,还有些不好的观念,但并不那么强烈。我知道这对我是很大的荣幸,我这样做是为了他人,我知道有师父在身边。排练的这些日子里我的声音变了,许多学员跟我说从来没听到我的嗓音象现在这样,嗓子打开了,声音比过去更纯、更亮了。

元月中旬,合唱团来到纽约参加华人新年联欢晚会的演出。彩排和准备的时间都很紧,在纽约期间日程排得满满的。我觉得必须时刻保持正念,注意细节,遵守时间,要高效率,每时每刻都聚精会神。要做到以上这一切,并且达到这么大一组人要保持心性高,我们需要发正念,多学法。因此,我们就这样做了。

演出开始之前,我们在台下发正念。我有点儿紧张。合唱团84人,从欧洲13个国家纷纷来到纽约。按要求我们必须在幕布没拉起来之前很快站到每个人的位置上,不出响声。我们能听到晚会主持人在介绍合唱团,幕布徐徐升起来了。这正是我们过去几周来日日夜夜,时时刻刻在为之准备的一刻。我们欧洲合唱团的第一个节目是《为你而来》。眼前看到的是音乐厅里全是人,充满了等待听我们唱歌的众生。大家看着指挥,他面带微笑。指令一出,我们开始演唱。

一般情况下,到了台上我往往不知所措,进不了音乐角色。但是,这一次在台上的经历非同一般。伴随着这么多以大法弟子纯正的心和慈悲唱出来如此正的声音,能量非常强。我们唱到“法轮大法好”时,听众席上响起了掌声。此刻我感觉是在为整个宇宙而歌唱!我有点过于激动以至声音有些颤抖。

到我唱瑞典语了。听众不会听懂瑞典语歌词的,但是,我要给予他们慈悲。我尽力放下自我。我感觉很平静,但是,独唱之后,我不能不说感到了一种解脱。瑞典语、德语、意大利语的独唱之后,我们大家用中文唱最后两句歌词。听众意识到之后自然的鼓起掌来。我感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对于中国听众来说听到西人合唱团用汉语唱歌一定是不寻常的事,而且歌曲的内容显然打动了他们的心。

音乐能够起到触及生命内心世界的效果。音乐如若表现得当可以给予听众一刻宁静、和谐、优美的感受。我将继续以音乐证实大法,继续作曲,并为那些愿意听的人们歌唱。我要继续在合唱团演唱。我们的心声会飞越海洋抵达中国,让可贵的中国人都听到。我们在法中之时,大法的声音就会出来。一旦我们放下自我,溶于法中,大法的力量,大法的信息就会通过艺术、音乐、文化表现出来,影响人们,因为大法无所不包。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4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