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上讲真象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2004年4月13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董亦婧,今年15岁,98年开始修炼的,如今已有5年有余。我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讲清真象的体会。我是在2002年开始上网聊天的,当时是一个常人的同学介绍给我的。一开始打字很慢,而且在网上也是聊些常人天,虽然认识了一大堆哥哥姐姐,却觉得毫无意义。后来我突然想到,如果用这种方式讲真象该多好!于是从那天起,我便开始在网络上讲清真象。那时候中国对法轮功的镇压非常严峻,因此,网上的网友们许多都不解,甚至谩骂。刚开始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渐渐的,我变得冷静,开始细心的给他们解释。随着时间的延长,我打字的速度也快了起来,因我曾经在新加坡学过中文,所以中文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难。

在聊天室的时候,我曾经尝试过多种办法,例如发条子,单聊,或者发真象网址等等,但是后来我还是选择了一对一的单聊,因为我觉得这样起到的效果会比较好一点,比较有针对性。

讲真象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提高心性的过程,例如当别人不相信我在美国,硬是觉得我在撒谎,或者他们不相信我的年龄等等,许多次我都发急,特别是当我开始使用QQ的时候,因为他们很多都不相信海外也有QQ。但是后来我意识到了不对,就对对方说:信不信在你,反正我没有骗你,我修炼的是“真善忍”,才不会骗人呢。从而引入大法的话题,讲起真象。

然而,随着正法进程的推快,人们也渐渐明白了许多,开始用自己的思维去思考问题。他们从谩骂,到狡辩,从反驳,到提问,在语气上也转变了许多。因此现在比起3年前,讲起真象就更容易了一些。

在讲真象的这些年当中,我遇到的人从和我同龄的朋友,到我可以叫爷爷的老者,他们有大学生,初中生,警察,网管等,有的好奇,有的漠不关心,有的对大法误解很深,对于这些不同类的人,我往往都会用不同的办法和他们讲。比如有一次,我和一个人聊起大法时,他对我说:你知道我是谁嘛?我就是警察!我给他打了个笑脸说:是嘛?那好啊,这时候想找警察还找不到呢。我可告诉你哦,你最好别迫害法轮功的修炼者,他们可都是好人。我和他讲了好多,最后他也转变了。我一般都是先和他们交朋友,从自己的生活中讲起大法,但是有的时候我用第三者的身份去讲,起的效果也很好。讲真象时,我不喜欢把气氛搞得很紧张,一般我会对对方打各种各样的笑脸,有时同他开玩笑,关心关心他,让他觉得大法弟子并不是那么死板,而是真的从心里为他好。例如有一次我同一人讲完真象,他问起我的年龄,他说:“你不象14岁。”我说那确实是我的真实年龄,他说:“其实你的年龄反过来都没有我大。”我开玩笑道:“我快15啦,那时候要是反过来有你大不?”

很多次,网友都对我说:“你这么小,还有很多事情不懂,要好好学习才是最重要的。”我说:“我或许不懂一些事情,但是我却知道最基本的东西,我知道‘真善忍’是好的,我知道修炼‘真善忍’的人是对的,迫害一群手无寸铁、只是在做好人的人错的,然而那个活了70多年,还当过主席的那个人却连这个最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对方或哑口无言,或转换话题。

很多时候,网友们都觉得江××就是代表中国,只要我一说到江××造下的那些谎言,他们就说我不爱国,反对政府等等,我就说:“江××他代表不了政府,更代表不了中国,它要是能代表中国,那我们中国在海外就丢脸了。你知道吗?它在开国际会议的时候突然站起来唱歌,它在芝加哥访问的时候,进自己包的酒店,放着前门侧门不走,偏走后门,就是因为害怕见一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它要是能代表中国,那它卖国又怎么解释?”说到这里,对方大部份都很好奇,会说:“啊?卖国?怎么回事?说来听听。”有一次就是这样,那个网友都要下线了,却因为听到江××卖国而起了兴趣,于是我和他又聊了半个小时。

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发正念与学好法。刚开始讲真象的时候,当时对方谩骂的很凶,我就发正念,果然,对方许久都没有了声音。然而学好法,能使自己在讲真象的过程中保持和谐慈悲的心态,不会因为一点小事而过意不去,当自己心态不稳时,给对方的回话起的作用就很少,甚至会起反面作用。因此每次讲真象之前,我妈妈总是会督促我先学法或听法。

以上是我在网上讲真象的经历,下面和大家谈一些我在学校讲真象的故事。这是发生在去年八年级(初二)的时候。那是我第一年转入这所学校。这个学校本来的中国学生就不多,我们这个年级就三个,其他两个不怎么会说英文,所以当我用英文和那些美国朋友谈话,并且考试成绩都非常优秀时,他们都感到很惊讶。有一次上历史课,都上课了,可是我们老师不知为什么迟迟没来教室。这时有人提议让一个男生讲故事,结果另一个男生打断他说:“不,让亦婧来给我们说说中国的故事。”我一开始还有些害羞,后来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讲真象的机会,不能因为面子放不下而失去这么宝贵的机缘,于是我说:“那好吧,我就给你们讲一个发生在中国的故事。”我讲起大法,提起迫害,说到从8个月的婴儿到70多岁老人都被折磨致死时,他们都用严肃认真的表情看着我。其中也有人干扰,提问题,别人急了,就对他说:“你让她先说完嘛。”于是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我向全班讲述了大法在中国的情况。刚讲完,副校长就进来了,同学就告诉他我刚才给他们讲了中国的故事,副校长点点头说:“行啊,反正那也是历史嘛。”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和鼓励,也谢谢师父给我提供这么好的机会。

还有一次,也是去年的时候,那时大家都在各地征集营救李祥春叔叔的签名,我们这个地区也在做。这里的一个学员就鼓励我和我的朋友去学校征集签名。开始我还有些紧张和不好意思,到了第四节课,我的朋友先让代课老师看了签名表上的介绍,结果他义无反顾的签上自己的名字,我感到非常鼓舞,也为自己的怕心感到惭愧。于是下一节课,也就是吃饭的时候,我和那位朋友开始征集认识和不认识人的签名,但是因为怕心没去,我并没有我朋友做的那么好。后来在师父不断的点化,甚至利用常人的嘴提醒我和鼓励我的情况下,我和我的朋友总共征集到了一百多个签名。

今年,我转入高中,是一所全新的学校,新的老师和同学,有的是听过真象的,有的还没有。记得有一次,我们的英文老师在课堂上提到了一本书中一个主角,他为了正义和良心,宁愿受到折磨也不愿意放弃他所坚持的信仰。这让我想到了大法。于是那天放学,我路过教室看到她一个人坐在里面,我便走了进去,开始的时候只是和她谈起了我的成绩,后来,我对他说:“老师,您今天在课堂上讲的那些,让我想起了发生在中国的一件事情。你知道法轮功吗?他是一个教人修炼真善忍的功法,是受到全世界60多个国家欢迎的,可是在中国,他却受到了无理的镇压,造谣。然而,法轮功的学员就因为要说句公道话,而遭到关押,甚至被迫害致死。他们并没有反对政府,他们只是希望国家能给他们本来就属于他们的修炼自由和环境。”说到这里,老师点点头,说:“我明白,这并不是反对政府。”我又说了许多,在我说到8个月的婴儿都被迫害致死时,她突然说:“你说的这个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好像我的信箱里有过关于这方面的消息。”我一愣,才想起来可能是以前在这个学校代课的一个大法弟子放的,于是对她会心一笑。当我提到江××到海外时不敢走正门进酒店,只因为害怕见到一群身穿黄色衣服的法轮功学员时,老师开心的笑了起来。在这才短短的10分钟左右,又一个生命明白了真象。我真的为她高兴。还有其他的,比如有一个同学,他好久前得到了一本真象册子,那天上学,他突然对我提到:我有一天在家里翻法轮功的那本册子,看到中国因为人家打横幅就把人家抓起来,真是太不对了。”我对他笑了笑,表示同意。

在讲清真象的过程中,我也一直在去自己不好的心,克服好多执著,比如怕心和面子。然而,每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都会想到师父的慈悲和鼓励,让我去掉怕心,向更多的人揭露国内的迫害,展现大法的美好!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4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