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真善忍的迫害是对十三亿中国人的人权伤害

【明慧网2004年4月13日】(明慧记者梅洁)在60届联合国人权大会期间,中国人权再度成为世界焦点。据海外分析家称,法轮功的人权问题其实是中国人权问题的枢纽。如果法轮功问题不解决,其他中国的人权事项都无法根本上获得改善。事实上,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仅是针对修炼者的,各阶层、各年龄与各地区的十三亿中国人的人权都受到了严重伤害。

(一)在生命与信仰之间的选择

法轮功教导人们修炼真善忍。无数中国百姓通过在日常生活中对真善忍的实践,获得了健康的身体和升华的道德。在偏执和妒忌的驱使下,江××发动了对千百万修炼群众的残酷打压。

据明慧网最新消息,经民间渠道核实,截止到2004年4月11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人数已达939人。其中自今年年初以来在明慧网上报道的被迫害致死的有89位;这89位中的27位死于今年1月1日至4月10日的三个多月的时间里。

在近5年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等群体灭绝政策迫使每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在生命和真善忍信仰中做出选择。据明慧网4月2日报道,河北荷花坑劳教所恶警高永敬每次上课都说他是全省出名的不能对“骨灰盒”转化。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除非把大法弟子折磨死后,不对骨灰做“转化工作”之外,对其他人都要酷刑迫害直至“转化”。

据明慧网2003年11月14日报道:吉林省部分单位传达上级秘密文件,其主要内容是对在职的大法弟子详细的“处理规划”,其中包括:党员开除党籍,教师取消上课资格,工人解除劳动合同,取消职称、职务评定资格,不允许攻读硕士、博士学位等。规划中要求各单位2003年底转化率达50%-70%,2005年转化达95%,如单位做不到,强行送往洗脑班。

尽管中国官方一再粉饰迫害的残酷性,否认使用酷刑,并对国际社会谎称对法轮功学员的政策是人道的、“春风化雨”的。事实上,从中国传出的酷刑个案越来越多,尤其是在迫害法轮功群众上更是不择手段,使用酷刑至少达百余种,使用对象中妇女和老人占相当比例,令人发指。其实通过任何方式强制的改变人的思想和信仰都是不人道的,都是对人类基本权利的践踏。

(二)国际人权观察的盲点:中国普通民众受到的人权伤害首当其冲

之所以称这场迫害的性质是反人类的,不仅仅因为迫害本身使用的谎言和暴利等手段是反道德的,而且在迫害的过程中,江泽民试图摧毁的是人类赖以生存的道德基础和屏障。在长达5年的迫害中,为达到铲除法轮功的目的,江利用了中国的国家机器、国家政策、媒体、司法、国力资源,同时也利用了无辜的中国民众。这场迫害虽然是针对法轮功的,而十三亿中国民众受到的伤害更为惨烈,虽然这种伤害尚未引起受害者本人和国际社会的足够重视。

下面仅从迫害实施的手段,来分析中国普通民众受到的道德和人权伤害:

去真存伪

几年来,中华民族历来提倡的“言必信”、“一言九鼎”、“去伪存真”、“以诚相待”等美德在大规模打压法轮功过程中遭遇空前的挑战。遍布全国的众多新闻媒体、从业人员在迫害之初就接到江和各级“610”的指示:负面报道法轮功。据追查国际提供的证据:在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之初,大陆由政府控制的媒体宣传的精神病、自杀、不吃药而导致的“1400例死亡案例”,“敛财”、“豪宅”等完全符合了江在公开讲话里给“610办公室”定下的宣传基调。5年间,迫害不停,官方媒体的谎言不止。最典型的是2001年年初江氏集团炮制天安门“自焚”案嫁祸法轮功,煽动不明真相的人们对法轮功产生仇恨。

江氏集团利用仇恨宣传不但严重践踏了中国民众的知情权,还利用人们对国家媒体的信任,对全国人民洗脑、煽动仇恨。这些仇恨宣传继而通过各级政府、党团委、教育界、文化界、所谓“反邪教协会”、工会、妇联等推向全社会,并通过外交手段推向世界。

以教育界为例,据追查国际提供的证据,2001年2月6日一天的时间里,在中央“610办公室”主任王茂林、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周强、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赵勇等直接指挥下,全国100个大中城市的近千个社区的800万青少年,直接被利用参与反对法轮功的宣传活动,当天共张贴宣传画50多万幅,发放宣传资料1000多万份,举行集会200多场。2001年2月,全国100个大中城市的1500多个青年社区,在不明真相且被胁迫利用的青少年学生的带动下,发动了1200多万社区居民签名保证“不信、不传、抵制”,通过利用青少年,将所谓反“法轮功”声势推向社会。

华盛顿邮报2001年8月5日的报道中引述一位中国官员的话说,(镇压是否奏效)取决于三个因素:暴力、宣传和洗脑。他说,高压宣传是至关重要的。当中国社会转向反对法轮功,迫使修炼者放弃信仰的压力就增加,政府对不放弃修炼者使用暴力也就容易得多。

在推出谎言的同时,江泽民和各级610极力封锁、堵截法轮功真相的传播。在打压之初,江集团就大量销毁法轮功的书籍和音像资料,让人们无法直接了解法轮功。打压开始后,江雇佣大量网络警察进行网络监控,同时,封锁海外法轮功网站。人们会因为给亲朋好友发一封涉及法轮功真相的电子邮件被投入监狱(如加拿大居民张丽的丈夫何立志),因为向人们发一个印有真善忍字样的贺年卡被毒打致死(如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刘杰)。通过电视插播向人们传递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死(如刘成军)或被非法判刑10至20年。

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血腥宣传和全民洗脑,严重的伤害了中国民众。

抑善扬恶

在迫害中,人性恶的一面受到充分鼓励。政治高压和利益诱惑,使众多中国民众在道义和利益中,选择了后者,参与了迫害。如:是否能够有效阻止法轮功人员上京请愿,成为各级政府官员政绩评估标准;如果下属单位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这个单位的各级主管领导立即就地免职!江并命令不惜任何代价随时镇压进京的法轮功学员。据《新闻自由导报》报道:中央严令全国党政机关,要将控制法轮功活动作为工作的重点,法轮功问题的处理情况将作为各级地方官员工作表现评定的一个重要项目。在出现大批法轮功炼功者北京请愿后,中央在北京召集省级地方干部开的每一次会议,均会公布统计到各地上访北京法轮功学员人数,前三名的地方会被点名批评。

据追查国际的调查结果,2001年9月初,由罗干直接指挥的“610办公室”发出指令:“发现炼法轮功的可秘密逮捕并监禁;警察如果发现有炼法轮功的不抓,开除警察公职并吊销户口。”“610办公室”下达的各种对法轮功镇压的密令,直接导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人数急速上升。

同时,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转化指标”,被下达到基层单位和劳教所等。在此种高压下,省、市、县、各劳教所、派出所、洗脑班从上到下,层层施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肉体、精神和经济上的残酷迫害。

打压法轮功学员积极的各级官员被加官进爵(如罗干、周永康、吴官正等),劳教所的狱警、派出所的警察被当作“英雄”受到表彰和奖励(如马三家劳教所的苏境、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分局政委陈友),就连劳教所中被利用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犯人都被减期。

据追查国际的调查结果,2002年5月,江、罗下发内部「指示」,用金钱来刺激保安人员抓捕法轮功学员。据来自广东省的消息称各单位保安系统均传达文件。文件说,只要抓一个「还在炼法轮功的」就可奖励3000元。据明慧网消息,截至2004年4月10日,已被证实的广东死难法轮功学员已达到26人。

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车站、码头的入口处在地上铺上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让人们践踏,或让过往旅客辱骂法轮功及其创始人,不从者就被当作法轮功学员抓走。吉林省铁路系统印制的火车票的背面印着诋毁法轮功的字句,每一个人经过检票口时,都被强迫读这些话。

一些法轮功修炼人承受不住巨大的社会、心理压力,被所谓强制“转化”后,不但要写出书面的东西,诋毁使自己身体健康、道德回升的曾被视为重于生命的信仰和曾无限敬重的师父;而且必须在电视上、报纸上公开表态,并对劳教所的残酷折磨“歌功颂德”。一些被迫背叛真善忍的人又被利用来“转化”劳教所的其他法轮功修炼者。后来许多醒悟过来人回顾这段从好人“转化”成恶人的特殊人生经历时的感受是“生不如死”。人性被扭曲到了极点、尊严被摧残到极限。

这场迫害的实质就是要把好人变成恶人,让恶人更恶。

植入仇恨

从1999年7月打压开始后,中国官方报纸在连篇累牍的诋毁法轮功的同时大肆吹捧江的“三个代表”理论。如此扬抑分明的宣传能否将老百姓的思想都统一到“三个代表”思想上不得而知,但确使江的妒忌跃然纸上。正是出于这种妒忌,江一开始就将意识形态中的信仰差异划归成了敌我矛盾。

由妒忌衍生的争斗和仇恨心理,在中国社会被人为地扩散和加深。“自焚”骗局后,对法轮功的批判,变成了声讨。仇恨宣传通过电台、报纸、电视台传到中华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官方报道中称,在众多声讨“座谈会”上,将对法轮功的打压说成是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思想上决不能麻痹,并要求政府要进一步加大对法轮功的打击力度。人们血液中流淌的仇恨日复一日变得浓重。

江氏集团不放过每一个中国人,每个人都要对法轮功表态。同情和支持法轮功的人轻者将面临失业、失学,重者将被抓捕、关押。据追查国际调查的结果,华东师范大学2003年硕士研究生招生复试工作的办法中就明确规定:要求考生提供对一些重大政治事件(如“法轮功”问题等)的态度和认识。另据明慧网报道,一个并未修炼法轮功的贵州的女大学生被绑架,理由是“她是法轮功同情者”。

同时,对法轮功的仇恨被写到学生的课本中,被编到各级考试中。例如,2001年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政治理论试题及解答(据报道,2001年全国报研人数首次突破50万大关)第二题(选择题)的第18和22小题。考题和答案歪曲法轮功学员的思想、行为异常及危险。

为了逃避国际社会对迫害法轮功的谴责、愚弄国际社会,江集团利用煽动起来的群众,在全国范围内大搞所谓“百万签名”。据追查国际的报告:2001年1月11日,百万公众签名活动由北京开始向全国扩展。到3月中旬,“反邪教协会”带到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100卷签名布匹,重达1吨,主办者声称有约150万个签名,约占全国人口比例的千分之一。该报告分析称,鉴于当时中国政府已禁止跨省的民间团体活动,这项签名运动能在全国主要城市开展完全依赖于官方的组织。例如,天津市由团市委组织,江西的签名地点就在省政府大院里。而各高等院校的签名则由教育部和各地教委统一安排。

仇恨宣传使人们丧失了理智和冷静的思考,真修向善的人群不但没有受到社会的尊重和理解,反而成为众矢之的。

精神隔离

除了仇恨宣传之外,株连制、告密制、网络监控制等手段,使法轮功学员陷于孤立的状态。法轮功学员即使不被关到劳教所或洗脑班中,也会受到来自家庭、居委会、街道干部、单位领导、当地派出所等多方社会力量的监视与洗脑(如所谓的长春、大连等一些街道实行的“5包1”等)。法轮功学员因信仰真善忍,受到社会的敌视、隔离和疏远。

江集团利用××党实行的95%的群众对5%的“敌人”的群众运动的一贯手法,让人充份体验到国家恐惧主义的威胁。为了进入“安全”的95%的阵营,许多人不得不出卖灵魂,甚至对亲友落井下石。中央610头目刘京在一次公开讲话中标榜中国的劳教制度时说,妻子送丈夫进劳教所。殊不知,这恰恰暴露了这场迫害的反人类的本性。

(三)践踏基础道德造成的社会伤害无法计量

一个贵州的官员在给法轮功学员洗脑时说,中国目前不提倡真善忍。在打压法轮功的几年中,江和610头目罗干曾提出,杀人放火可以不管,只抓法轮功。在这种政策下,中国的社会治安状况明显下降、贪污腐败更是大行其势。

众所周知,诚信、友善、互助、宽容与理解是社会稳定与安全的保障。但是,对这些美德的否定,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意味着什么?

当人们,甚至最应恪守诚信准则的大众媒体,对说谎不再顾及,张嘴就是谎言;为了私利,伤害他人时,丝毫不感到羞耻。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准则嗤之以鼻,头脑中装满仇恨和争斗。这样的人群会带给社会何种潜在危机,谁能预料呢?在打压法轮功的同时,江集团也在摧毁人最根本的人性和道德。

正像一些有识之士谈到的,现在无论在海内外中西方社会,很多人都已知道迫害的存在和残酷,在一个没有压力和利益要挟的环境中,他们都会表示自己反对迫害法轮功;但当他们被威胁说,如果你不和“上边”保持一致,你就会失去工作、你就要受到名誉损失、你就要被列为“反华势力”而失去在中国的商机,等等,人们就会改口,任凭人权迫害和信仰迫害的蔓延与继续,有的人甚至会助纣为虐。这种个人受到的精神伤害和社会的良知损失是无法用数字和金钱计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