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汉市两妇女自述因坚持信仰惨遭毒打折磨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4月16日】

1. 反复溺水毒打

我叫夏国凤,四川省广汉市松林乡桔苹村5社。我自幼得气管炎,后来越来越严重,渐渐发展成肺源性心脏病,只要一发病就得去输氧,自己走不动还要人背着去。那种站不成、坐不成、躺不成的日子太难熬了,家里也为医我的病债台高筑。

1997年8月我喜得大法,一炼就见效,一周我就停了药。我天天学法修心炼功,身体越来越好,我能承担家务了,我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1999年7月20以后邪恶开始镇压法轮功,对我们的迫害开始了。

2000年底,我正在家里读书,松林镇恶警向德快等几人翻墙入室把我的书抢走了。并把我拉到派出所,向说“喊你们不学,你们还学。”说着就扯我的头发,然后把我铐在椅子上过了一夜,第2天才放。

2000年3月,镇上恶人骗我们去谈话,结果关了7天不准回家,就在第二天镇党委书记李万勇来了,他说:“把那个年轻女人弄出来。”恶人把我拉出去,李万勇就打。我说:“法轮功好。”李万勇就用烟头烫我的嘴。公社干事汤纪月又来打我耳光,用脚踢我。然后非法审问:“你们有那些人?在哪里聚会?”不说又打,恶警杜亚让恶人把我拉去溺水,拉起来再打,打后又溺水,然后再打再审问。不说又开始打、打了又溺水。往复几次,恶警杜亚说:“打死扔了,就说上北京了。”副所长刘永富走过来扭我的嘴。打得我浑身是伤全身青紫,胳膊疼痛半个月抬不起来,手脸肿了好几天才消。

2001年,这伙人又来抄我的家,抢走法像、炼功带、音乐带。

2. 挂牌游街 疯狂毒打

我叫杨云华,60多岁,四川省广汉市松林乡2大队5队人。

2000年3月我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后被松林派出所接回,在派出所关了3天,所长沈正学让几个恶警轮流打我,打了一下午又一夜,打后用凉水泼,再打,衣服穿干又泼湿。它们打累了就去提一桶水来抓住我的头发把头往水里溺,溺后又灌我开水,又用筷子打我的手背,还挂上牌弄去游街。这样折磨我3天后全身是伤,头脸全是青紫色。又送广汉拘留所关15天,罚款1750圆。

一次我在功友家被恶人举报,被镇派出所抓去关了9天,罚款1000圆。镇党委书记李万勇说:“整法轮功的钱不犯法。”恶人用木凳打我,把凳打烂,打得我们全身青紫,躺在地上恶人还用脚踢,说:“别装死,起来。”当天晚上打惊雷,下大雨,恶人很害怕,用被子蒙头。

2000年5月16,我在广汉市桥头公园炼功,被恶警抓到广汉拘留所关了15天。

2001年元月18日半夜,恶警把我从家绑架到广汉市北外一厂房内,那里已经关押了几十名大法弟子,强迫洗脑。春节过后恶人们强迫我们看“自焚”电视,后来又拿诽谤报纸来要我们读,我听着想喝水就说:“我要喝水”。恶人张娃儿说:“要喝水先谈感想。”我说:“我们师父教我们真善忍,哪错了?教我的是正的。”

国安的姜天兴来了,问我:“转没有”。我说:“这么好的法,你知道打我那么狠,又罚钱,我都不放弃,就是因为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