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李英林进京上访被打死 家人申冤无门(图)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4年4月16日】青岛法轮功学员、铁道部四方机车车辆厂职工李英林于2003年11月5日进京上访。11月14日被送回家时,已经被打得整个人都变了形,在住院的几天里,他一直吐血便血,内脏都被打坏了,脚趾甲被打得全部脱落,左脚的脚后跟被四四方方割去一块皮肉,后背整个是紫的,身上其他地方青一块紫一块的。2003年11月20日,李英林终因伤势过重离开了人世。家人追查凶手,可是有关人员互相推诿,家人申冤无门。以下是李英林妻子纪月英的叙述。

高精度图片
李英林生前照片
高精度图片
李英林遭毒打致死
高精度图片
李英林在医院吐血便血

我叫纪月英,今年57岁,家住青岛市四方区人民路90号12号楼一单元101户,电话号码:3764638。1997年有缘修炼法轮大法。我丈夫李英林,是铁道部四方机车车辆厂职工(以下简称四方机厂),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们夫妇健康的身体,净化了我们的心灵,使我们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们的人生。然而从1999年7.20开始,人间败类、“假恶暴”的总代表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开始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他在用弥天大谎欺骗着全世界所有的人,他在用国家恐怖主义惨无人道地迫害所有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使整个国家陷入了可怕的灾难之中。我们心里都很难过,我丈夫李英林每当听到或看到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被迫害致死时,他都会伤心地哭出声来。为了让世人不再受骗,为了尽快结束这场人为的灾难,英林依法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要向政府上访讲明真相,2003年11月5日,他只身去了北京。

11月9日,四方机厂接待处刘处长来我家说:“在11月7日晚10点多钟,北京通州区立源派出所来电话告知八大峡派出所,说李英林人在北京。”11月13日上午9点,四方机厂刘处长打来电话说:“要马上去北京接李英林,你年纪大了就不用去了,让你女儿去就行了,需要自己买机票。”10点多钟他又来电话说“时间来不及了,家属就不要去了。”经后来查四方机厂的工作日记为下午5点40分的飞机。

11月14日上午9点,李英林被四方机厂刘处长和华阳路办事处的代全国科长用车送回家。当时,他已经被打得整个人都变了形,我们几乎认不出他了。当时他两眼呆滞,双腿浮肿,全身颤抖不能走路,是被两个人架进屋内的。他的嘴被电棍电得整个口腔发黑不能说话,不能吃东西。此时,刘处长拿出一个400元的收条和一张火车票让我垫付。收条上注明是青岛驻京办杨进德代交的医疗费,上面有北京区通州区郭县派出所的公章和签字。我立即把我丈夫送到第七人民医院,当晚他就昏迷了。在住院的几天里,他一直吐血便血,内脏都被打坏了,脚趾甲被打得全部脱落,左脚的脚后跟被四四方方割去一块皮肉,后背整个是紫的,身上其他地方青一块紫一块的。一位医生说:“怎么把人打成这样?”15日,丈夫很费力地断断续续地说:“在北京被坏人打得很重,昏死过去两次,不知多长时间。”人被打成这样,华阳路派出所的一位警察还扬言说:“炼法轮功的,送上门来了,打死活该。”这就是在江泽民谎言欺骗下丧失了基本人性的“人民警察”。

11月16日上午10点,我丈夫伤情更加恶化,又休克了,转送到市立医院急诊科,血压已经测量不到,不断从嗓子往外咳血。当时急诊科的孙主任进行了紧急抢救,并拍了CT,诊断为肝部血肿、肠破裂、有严重外伤,为人为殴打所致。英林拉血吐血后严重失血,16日当晚就输了600cc的血红细胞。2003年11月20日,李英林终因伤势过重离开了人世。

我要求有关人员交出迫害丈夫的凶手,并且对丈夫的遗体进行法医鉴定。在收取了我1800元解剖费后,解剖医生取出其胆时说:“这么小的一个胆都成这样了,这个人一定被打得很惨,很严重。”在场的一个警察瞪了这位医生一眼,又看了看我儿子,示意医生不要再讲下去,解剖出的其他内脏也都严重损伤破裂。

从11月17日开始,我们就与有关部门联系解决此事。四方机厂、华阳路派出所、华阳路街道办事处、市北公安分局等他们相互推委。当地对我们说:“人是北京打的。”北京却说:“给当地时好好的,没打。”四方机厂给我们的答复是:“领导让我们领人,我们只管领人,人什么样我们不管。”从那以后,没有一个政府部门和我们联系过。李英林的医疗费、葬礼费共8000元,也是我们自己出的,就连解剖鉴定结果也迟迟不给。直到在我丈夫去世3个月后的2004年2月19日,我又打电话给市北刑警大队法医询问解剖鉴定结果,法医说要到华阳路派出所领取。2月20日,我到华阳路派出所见到一张纸,纸上写了几行字:大叶肺炎、口腔有血、是肺出血,肝大发紫,外伤是自己碰的。其他什么也没有出具给我们。不仅如此,他们还唆使丈夫的姐妹把丈夫的财产、房子全部抢走。我问她们姐妹为什么这样做时,她们理直气壮地对我说:“是派出所让我们这样干的。”我又去市北公安分局反映这个情况,市北分局给我的答复同派出所一样。他们说:“房子谁住都一样,财产谁拿是谁的;姊妹们无所谓,要不你也去抢回来,你能抢回来你也去抢。”这就是本该“执法为民”的“人民警察”的逻辑和对我们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的答复。作为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明白:所有这些,不只是对我们夫妇的迫害,而是针对“法轮大法”和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所有法轮大法的修炼者的迫害,这都是那个人间败类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的指示所导致的结果。

在当今整个中国,正邪颠倒,善恶颠倒,亿万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被江氏集团任意残杀,申冤无门,连人最起码的生存权利都被任意剥夺。这就是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这就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做好人何罪之有?按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和平上访何罪之有?道义何在?天理何在?

我强烈呼吁联合国和相关的国际组织、正义人士对我丈夫李英林和平上访被残杀的事实进行调查,严惩凶手,还我们一个公道,共同关注和制止这场持续了近5年的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

法轮大法弟子:纪月英
2004年4月8日

附:有关单位、人员电话
四方机厂接待处:0532-3762666
接待处刘处长电话:13954270330
青岛市市北区华阳路派出所:0532-3806711
青岛市市北区刑警大队兰法医:0532-8675112
北京通州立源(或新河)派出所:010-60524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