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西卜一家因修炼大法被河北省辛集市恶人迫害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4月17日】陈西卜,河北省辛集市大士庄村人。他正直善良,为人厚道,忠诚老实,亲朋好友、乡里乡亲及所有接触到他的人没有不夸他的,真是一个难得的好人,他近几年一直住在河北省辛集市商业城,是个皮衣行家,因为他人品好,不坑骗人,守信誉,买卖很兴旺,收入很高,生活很富裕,全家幸福欢乐。自炼了法轮功,他终于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全家也随他陆续修炼了法轮功,日子过得更红火,生活更加美好。

然而,1999年7.20,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全国一片混乱。河北省辛集市的一些心术不正的邪恶之徒认为捞取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他们兴风作浪,紧随江氏疯狂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学员。河北省辛集市大法弟子们和全国的大陆大法弟子一样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严重迫害,陈西卜一家的遭遇就是这段历史的见证。

河北省辛集市的犯罪责任者有:王具礼、耿超、李小峰、贾立超、耿占峰等,他们为了升官发财、奖金、表扬等一切个人私利,拼命执行江××的命令,对陈西卜不分白天黑夜的进行跟踪、骚扰、监听电话、控制人身自由。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数次抄家。有时砸碎玻璃翻窗而入,以翻找大法书为名,实际上什么都干。

他们随便绑架学员、打人,想拿什么就拿什么,有时连偷带抢,抄家的次数都记不清了,被他们偷、抢的东西也记不清准数。回忆一下,大概有两辆摩托车、电脑、手机、手表、小灵通、照相机、现金一万元、银行卡一千元等。

陈西卜带的随身买空调的钱也被搜走了,并几次被非法抓进派出所、公安局、看守所,每次都遭到严刑拷打,犯心脏病或其他病症,也不肯让他回家,照样折磨他。

自2001年至2003年,陈西卜一直被关押在看守所,犯病多次,其中一次病情很严重,才将送到医院治疗。因在医院花费太高,只得送回家继续输液、打针。陈西卜病情严重时,大小便失禁,思想意识不清楚,身体弱得行走都困难。即使这样,恶警还经常到家骚扰、恐吓、抄家,甚至欲强行绑架,否则就巨额罚款。罚一次不久,又来绑架,不掏钱就被非法绑架走。因为恶人尝到了甜头,认准他家有钱。就这样,陈西卜被反复绑架,记不清被罚了多少钱。

2003年元旦前,恶警听说陈西卜的女儿要结婚,就乘机勒索钱财,组织了一帮人(公安局、610、法院、还有市政府专管法轮功的人)非法闯入陈的住宅抄家,乱翻一气,看到陈西卜女儿陈苏戴的戒指就强行抢走,又想将陈西卜和女儿绑架,这时候,陈西卜的心脏病突发倒在地上,救护车来了之后,一个恶人扬言,不准抢救,还说,他们情况特殊(编者注:因他们修炼法轮功)怎么对待都没错,硬是把父女二人强行非法押送到本市看守所。时间不长又罗列了一系列莫须有的罪名,如:逼他承认发过很多资料(可能2002年),陈驳斥说,那时我被关押在看守所里,根本没有发资料的事,可是恶警硬是让签字承认。何止一件事、一切都是诬陷,最后恶警陈西卜非法判刑8年,2003年底把陈西卜绑架到唐山丰南区监狱,女儿陈苏被送入石家庄市劳教所第四大队。

恶警还霸占陈西卜的另一处住宅私设刑房,把辛集市坚定的大法弟子分期分批的非法绑架到那里进行迫害,使用了各种刑具与方式,如毒打、折磨,不许睡觉。有的被打伤打残、精神失常,有的被逼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现在陈西卜的妻子已是有家不敢住,有亲戚家不敢去,怕给亲戚添麻烦。在几次强行“转化”中,和恶警几次闯入她家去抓人、打人、绑架中,她被吓得精神有些失常,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到处流浪,过着悲惨的生活。许多善良的人都非常同情她,都想照顾她,但就找不到她住在哪儿,不知现在何方?

陈西卜的儿子上大学,利用假期在外打工挣钱补贴学费,在巨大的思想和精神压力读书。

陈西卜的弟弟陈西健和妻子张哲二人,自2001年4、5月份被非法关押在辛集市看守所,在那里他们吃尽了苦头、受尽了折磨和虐待。

陈西健2003年底和哥哥同时被非法判刑,刑期为7年,也被投入唐山监狱。妻子张哲被判刑8年,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监狱。陈西健家的钱也被这些恶警勒索完了,两个女儿上学很困难,只好住在亲戚家,吃、喝、学费等都由亲戚负责。

陈西卜80岁的老父亲,因想念亲人想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天泪流满面的哭个不停,现在愁的浑身是病。总说:我冤枉啊,冤枉啊,我的孩子都是好人,为什么都被关进了监狱?我还能见到我的孩子吗?老人家太可怜了。亲戚、朋友、善良人都为他感到难过。其实在当今的中国,江××迫害法轮功,给多少家庭遭成了巨大的创伤和痛苦!

那些拿着人民俸禄、搜刮民脂民膏的败类们,给这些善良的人们制造痛苦,丧失良知的迫害这些善良无辜的百姓,罪恶滔天,必将受到天理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