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市许增恒、郭佳萍夫妇惨遭折磨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4月18日】大法弟子许增恒、郭佳萍夫妻都是山东临沂市真情集团(原临沂针织厂)的职工。1999年7月20日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在警卫室,限制人身自由,其中郭佳萍已怀身孕一个月,期间许增恒的爷爷、爸爸被单位用电话叫来,郭佳萍的父母也都被叫来,对两个人施加压力,单位党委书记申淑霞派人轮番对两人引诱、威胁、恐吓,目地是让俩人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许增恒、郭佳萍被非法关押了大约七八天。

1999年12月1日,许增恒、郭佳萍、孙明星三人进京上访,被非法扣留在临沂公安驻京办事处。单位派人强行带回后,许增恒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35天,后被单位罚款2000元;郭佳萍被罚款2000元。

许增恒被放出来后,单位不让其工作,在家待着。2000年3月单位书记申淑霞派邵明建、李仲春、曹继东将许增恒非法劫持到单位警卫室、非法拘禁半个月,期间没有半点人身自由,由门卫随时跟随,躺椅算作睡觉的地方。

2000年5月8日,单位又将他劫持至单位,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所谓强制洗脑。在厂内警卫室,许增恒炼功,被一门卫用橡胶棒、链子锁猛烈抽打手部、腿部,之后用电棍电,但电棍当时没电。在厂会议室内,由恶人李来康、王兆年等进行所谓的教育转化进行洗脑,念诽谤大法的文章,强制大法弟子听,放造谣、诬陷法轮功创始人的录像片断。许增恒、孙明星不听从它们的安排,恶人邵明建强制惩罚二人对墙面壁。申淑霞、胡平顺等一看这个办法行不通,就把大法弟子孙明星、许增恒、王明艳分开关押。大法弟子许增恒被关押在厂东侧警卫室后半间小屋内,门窗皆关闭,正值盛夏,小屋内如蒸笼般,平时40℃以上,脱了衣服也睡不着觉,再加上蚊虫叮咬,就这样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

2000年7月22日,单位的申淑霞、胡平顺、季来康、邵明建、王兆军、曹继东、邵卫红、焦峰等率领针织厂二十余人,把大法弟子霍德兰、韩开英、主父国玲、邵泽英、孙明星、王明艳、许增恒劫持至临沂市罗庄区民兵训练基地,进行暴力强制转化洗脑。大法弟子邵泽英被送进精神病院折磨。

针织厂这几个恶人勾结罗庄区武装部几个人,对六名大法弟子进行所谓的军事化训练,而且每个大法弟子亲属必须被叫来一个陪着受罪,在烈日下跑步、站军姿、不让吃饭;然后六天六夜不让睡觉,白天折磨,晚上靠墙面壁,不准合眼。大法弟子王明艳困得头碰墙咚咚响,竟然引来他们哈哈大笑。大法弟子许增恒困得走路都摔倒在路边。

2000年8月2日,恶徒曹继东等人强制许增恒跑步,被许增恒拒绝后,他们就轮番上阵,对他大打出手,拳打脚踢,打倒又起来打,打了有半个小时,然后回去继续站立面壁,第二天逼迫他照常出操,被迫军事化训练。

8月4日晚恶徒胡平顺强迫许增恒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许增恒不唱,胡平顺就指使两个打手把他拉到后边操场上,那里主父国玲已被一群打手打倒躺在地上,拳打脚踢雨点般地落在她身上,她的惨叫声传出很远。在恶徒曹继东的指使下,他们让许增恒、孙明星单腿站立,站立不稳就叫一打手拿竹棍打腿,钻心地疼痛使他们惨叫连连。当时的场面非常恐怖。

大法弟子许增恒第三次北京上访之后,恶徒王兆军指使针织厂几个门卫在医务室南边,对他暴打摧残,用拳脚、橡胶棒,私设刑具逼供。许增恒被非法劳动教养三年。回来后,又被单位恶书记申淑霞、胡平顺联系610头子阎志刚,劫持到临沂市洗脑班进行非法迫害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