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针织厂恶徒凶残迫害本单位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4月18日】我是山东省临沂市真情集团(原临沂针织厂)的一名职工,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有点消极厌世,修炼大法之后,变得活泼起来,身心发生了彻底的变化,知道了人活着的目的是返本归真。

在1999年7月20日江××开始取缔打压法轮功后,我就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大法福益身心的事实,回来后被针织厂非法关押一个星期。

1999年10月9日我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扣留在临沂公安驻北京办事处。单位派人(邵明建)上北京强行接回后,单位书记申淑霞在泰安站把我带回临沂,在临沂市大岭派出所非法拘留17天。后来恶人问我还去北京吗?我说还去。恶徒就把我送到了看守所加大迫害。

在看守所里我因炼功被戴手铐脚镣,手和脚戴在一块,睡觉、上厕所都不能独立完成,也叫”抱镣“。我父亲看到后,哭得很厉害,就连提审的人也落了泪。在我绝食抗议3天后,手和脚才被分开戴,手和脚全都肿成圆的。因我不背监规,恶徒就逼我躺在地上(手和脚还是戴着铐子),抽打了我十皮带。一直到二十五天后,共被非法勒索扣压5000元钱,才放我回老家去。厂里恶徒不让我上班,停发工资,我在老家呆了约半年。

2000年5月份,我被厂子非法绑架到厂里办的非法转化洗脑班。在此期间,兰山公安分局610邪恶之徒邢永农把我带到西郊派出所,逼迫审问我和谁去的北京。我拒绝回答。邢永农就用书本抽打我的脸,把两边脸都打得又红又肿,然后逼迫我蹲下,他用手猛摁我的食指,当时我被迫害得冒了一头冷汗。

洗脑班实行二十四小时监控,白天四人看着,晚上两人看着。白天强迫看诬陷材料、污蔑音像制品等等;如不从就罚站,不让吃饭,从早八点一直站到晚上十一点半以后,有一次我差点昏倒。洗脑班恶徒还我和大法弟子孙明星站在厂里,在太阳下曝晒。这样折磨了接近两个月。

到了7月5号,为了加大进一步的强行迫害,恶徒把我关进了厂子西大门警卫室的后边的小黑屋里,没有床,只有水泥地,睡不能睡,坐不能坐,里面如蒸笼般,温度达40℃以上。如果下雨就在水里泡着,又潮又湿,不让洗澡,不让吃饭,天天有蚊子、苍蝇叮咬,这样艰难的度过了十五天。

7月22号,恶徒们为了更进一步加大迫害,在申淑霞、胡平顺、季来康、邵明建、王兆军、曹纪东、邵卫红、焦峰带领下,针织厂男女大约二十余人,将我及其他几位大法弟子霍德兰、韩开英、主父国玲、孙明星、许增恒转到罗庄民兵训练基地进行暴力迫害。邵泽英在被送进精神病院迫害。

针织厂这些恶人勾结罗庄武装部几个人,对六个大法弟子进行所谓的军事化训练,而且每个大法弟子亲属必须被叫来一个陪着受罪,在烈日下让我们曝晒,跑步、齐步、站军姿、练匍匐爬行等各种训练,不让上厕所、不让洗衣、不让洗澡。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受到极大限制,晚上不让睡觉,面对墙站着。由于七天七夜不让睡觉,白天对我精神和身体的同时迫害,我晚上摔倒在地。

在此期间,厂里副书记胡平顺问我法轮功好不好,我正言回答道”好“。胡平顺还问”你现在还练吗?“,我表示炼。恶徒胡平顺接着叫来针织厂的打手--汉得伦,把我领到一边,说是所谓的操练,实际上是残忍恶毒地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踢一通,把我的屁股、腿都踢肿了。

到了第八天晚上,针织厂恶徒们实行了又一轮毒险的迫害手段:一开始让我、孙明星、许增恒等站着一只脚着地,一只脚不着地。如果站立不稳,就用条子抽打我们的脚、腿,当时是恶徒焦峰和许海燕打的。大法弟子许增恒被打得惨叫,恶徒焦峰用条子抽许增恒时,把条子、棍子抽得粉碎。然后把主父国玲、许增恒、孙明星、我单独一个个地弄到操场上,恶徒们十多个人围着我打,用棍子、条子、石头等,用拳打脚踢,把我打倒在地,鞋子满天飞,然后拽起来再打,这样折腾了半宿。有个女的还问说我还喘不喘气,一摸我的嘴说还能呼吸,接着再继续打,直到打得不能动为止。

到快接近晚上十二点时,恶徒们把我拖进屋里,叫来医生量心脏还跳不跳,我被毒打得站不能站,坐不能坐,蹲又蹲不得,躺也不行,满身一道道血红,一道道青紫,脚、腿全都肿起来了。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厂里恶徒向我哥非法勒索200元钱,向我姑父非法勒索100元钱。

针织厂里打我们的邪恶之徒有:汉得伦、焦峰(女)、刘艳玲(女)、徐海燕(女)等等。针织厂的邪恶之首是:书记申淑霞(女)、副书记胡平顺(男)、纪来康(男)、王兆军(男)、邵明健(男)、曹继东(男)、邵卫红(女)、焦峰(女)。

2001年4月份,厂子里这些恶徒们弄了一个骗局,欺骗我父亲说让我回厂上班,结果把我劫持到洗脑转化班,把我非法关押在厂保卫科(大门口)的一个禁闭室里,让男的保卫人员看着我,屋里潮湿夹杂着异味,没有床,只有水泥地,还有老鼠,并且不让我上厕所,不让洗衣,不让洗澡,不让接见外人。我的人身自由受到极大摧残,这样艰难度过了20天,最后我安全跑出了针织厂的邪恶黑屋。在此间,针织厂非法勒索扣押我的股金7500元钱。

2001年11月份,我在临沂莒南县发真相材料,被邪恶之徒绑架到莒南县看守所。由于我拒绝报自己的姓名、地址,绝食抗议,被犯人强行灌食。在我绝食的第五天,针织厂的邪恶之徒去认人,非法逼问和我一块发真相的人是谁。我拒绝回答,邪恶之徒恶语说到我姑和姑父的名字,问你知道王玉环和孙述让是谁吧?我说明知故问。恶徒而后辱骂我,还说我带着银镯子(我当时戴着的手铐)。

我在莒南看守所关押了28天后,被非法送往王村劳动教养三年,在那里十天十夜不让睡觉,强迫坐硬板凳。我的腿、脚、手全都肿了。到了第九天,恶徒用100℃的热开水烫我的眼睛,劳教所里用各种残酷的手段折磨人。由于身体的极度虚弱,两个月后哥哥把我接出了劳教所。

由于我坚持自己的信仰,厂子里至今不让我上班,停发工资。

最后我希望和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民,共同把以江氏为首的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绳之以法,早日结束这场迫害信仰自由及人权的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