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冲出长春朝阳沟劳教所


【明慧网2004年4月19日】2002年一天,派出所的警察们非法抄了我的家,并以我家有大法书籍为由,非法判我劳教两年,我被送到了朝阳沟劳教所。

到了朝阳沟劳教所时,我已经绝食十二天了。“新生班”的狱警,令刑事犯们给我“洗冷水澡”。起先冷得我全身发抖,后来正念一出,心一不怕,也就不冷了。洗完,把我带到管教室,狱警高录问为什么不吃饭。我说我无罪,不该被劳教。狱警高录等几人就对我拳打脚踢,电棍相加,边打边骂,一直打到我休克。等醒后,我还是不吃饭,他们就给我强行“灌食”。我不配合这种迫害,狱医李飞指使6个刑事犯摁住我,用钢勺撬我的牙齿,弄得我满嘴是血。撬开后一根3公分粗的胶管从口腔直插胃里。我看见李飞将半袋粗盐倒進玉米粥里,搅和搅和就灌進我胃里。灌完后,我觉得气管、食道、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狱警还不让我喝水,逼我吃饭。

一周后,不配合“转化”的大法弟子被分往各队。我被分到了4大队,狱警指着我向一个刑事犯(班长)交代说:帮助帮助他,让他‘转化’,让他写“三书”(悔过书之类),对你有好处,给你减期……。之后,这些刑事犯就对我下毒手了。他们把我衣服扒光,脸朝下摁在水泥地面上,用铁管打小腿肚子、大腿、臀部。打累了,就问我写不写“三书”我说不写,就越加狠劲的打我。当时心中只有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铁管子打弯了,我也不觉疼,打人的人累得气喘吁吁。他们去找狱警说:我们打不动了,他死活不写。这才让我穿上衣服。

朝阳沟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的手段与流氓无异,尤其是对坚决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有时不让他们见亲属,有时减少他们的食物,平时不许大法弟子随便说话。有的大法弟子身上长满疥,行动很困难,可恶人们还是逼着他们干活,干不动就得挨打挨骂。更甚的是随便给大法弟子加长劳教时间,超期关押就是不放人。

今年我的“劳教”期已满,可劳教所不放我,也不告诉什么时间放。我想起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不能配合邪恶,不能承认邪恶的迫害。我果断的采取了绝食。当时的态度是祥和的,言词是善良的。只有狱警队长对我拳打脚踢,我不屈从,强行灌食也没灌進去,我面对邪恶之徒的残忍不动心,也不仇视。他们最终无计可施,只好放人。

以上是个人经历和体悟,如有不妥,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