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几天病魔不知去向 坚持信仰被迫背井离乡


【明慧网2004年4月19日】我是1996年7月喜得大法。得法几天后,病魔不知去向,心里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情不自禁地告诉我的亲朋好友,村里很多人都来学大法,这样我家就成了学法点,人数越来越多,邻近的大队经常有人来这里参加集体学法炼功,身体都有明显的变化,道德品质大大提升,骂人的不骂了,夫妻经常吵架的也不吵了。好事举不胜举,身心都在变化。

1999年7.20江氏集团对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群众进行疯狂抓捕镇压,从中央到地方,由县城到农村,公安派出所的警车经常到我家来骚扰,还威胁我们不准上访,叫家人写保证,交大法书,不然就罚款,送公社办班(编者注:就是逼迫修炼者放弃信仰的所谓‘洗脑’班)。一时间正邪颠倒,善恶不分,谎言、栽赃铺天盖地,真有天塌之势。

2000年5、6月间的一天,我们正在我家中听师父讲法,公社派出所的警车突然到我家,下来了四五个人,其中一个叫奔学的不容分说,进屋就乱翻一通,抄走了多本大法书、录像带、录音带,还记下学员名字并说“今后谁也不准到这里来”。我坚决不放弃大法和修炼,为了证实大法是正的,为了师尊的清白,为了说明大法弟子是做好人,我不分昼夜写传单,发真象资料,叫世人不要相信江氏一伙散布的欺世谎言。

因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2003年7月16日,我正在家门前和一起学法的李三婶说话,乡派出所的警车突然在我面前停下,从车上下来四五个人,说我撒大法传单了,叫我跟他们走,说完,他们就拽的拽,扯的扯,这时我的两个小外孙(爸妈都在外地打工),一个八岁,一个四岁,吓得大哭。我说我没有犯法,孩子没人照顾我不能跟你们走,他们抓住我不让说话。翻出大法书和书桌里的240元钱(后来家人要回),把我带到派出所,用手铐把我铐在他们睡觉的床栏上。后来把我送往县拘留所。

拘留所里阴森恐怖,大小便不许出屋,都有管教看着。吃的是生了虫子的玉米面窝窝头。他们把关押一年来的大法弟子李侠、张淑荣(身患疥疮,痒得不能睡觉)还有一个女犯和我关在一起。这期间付振英、崔淑琴、梁井礼、胡仁权先后也被他们非法抓了进来。我们坚修大法,抵制迫害,共同绝食,不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在我被关不到半个月时,张淑荣、付振英被送往哈市劳教所。我们剩下的三女两男继续坚持修炼,不给邪恶可乘之机。

当年8月17日,我们五位大法弟子被安排到庄稼地铲地,这时我们心中默诵师尊给的发正念口诀,堂堂正正走出了魔窟。从此以后,我背井离乡,有家难回。政保科的董志平经常带人到我家蹲坑要人,骚扰我的亲人,使他们生活不得安宁。

从监狱出来没几天,我满身生了疥疮,整夜不能睡觉,身体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房子破烂不堪,锅被人拔走,被子、衣服都没有了。学真、善、忍做好人怎么这么难,为什么遭到如此迫害,天理难容啊!

今天,江氏因其对法轮功的迫害,已被多国起诉,我的善良的同胞们,不要再受江氏集团欺世谎言的蒙骗了,应该清醒了。要对自己生命负责,回到善良本性中来吧,你说那是工作的上指下派,可是到头来谁替你担罪责,性命攸关啊!不要拿生命开玩笑。

肺腑之言告诉你,保护大法弟子功德无量,明白真象,善待大法弟子才能将功补过,这是你生活美好幸福、生命永存的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