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肇州县朝阳乡60岁老母亲遭迫害上告无门


【明慧网2004年4月19日】黑龙江省大庆市肇州县朝阳乡振兴村后山屯一位近60岁的母亲因一家人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关押迫害、被勒索敲诈、儿子被非法劳教,自己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孙子,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一天一趟的找政府部门伸冤、求助,却得到的只是不法人员的嘲笑、讽刺、挖苦、侮辱人格。

肇州县朝阳乡振兴村后山屯马辉,1999年1月喜得大法,身心受益,从丧失妻子和父亲的巨大痛苦中走出来,重新获得了生活的信心,使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在失去母爱中又能幸福成长。马辉的姐姐和近60岁的母亲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家人和睦相处。

然而,1999年7月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破坏了马辉家的宁静。2000年6月,马辉和姐姐、母亲及本屯的大法弟子王术影等人在哈尔滨博物馆诬陷大法的图片展览处留言:“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马辉和同去的几个大法弟子均被当场非法扣押,并被朝阳乡恶警高友及振兴村支书吕仁海劫持回朝阳乡派出所,遭受打骂和人格侮辱。

马辉近60岁的母亲被恶警徐庆军抓住头发往墙上撞,还用脚踢,嘴也不停地骂着。马辉及姐姐、母亲被送至肇州县拘留所非法关押,被几次非法延长拘留时间。2000年8月,肇州县不法人员将马辉及母亲和姐姐送到肇州转化班洗脑摧残,进行强行洗脑、人格侮辱等手段逼其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2001年1月1日,马辉在北京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被北京警察非法绑架,后被当地派出所刑德友(现已退休)和朝阳乡振兴村民兵连长吕传国(村支书吕仁海的儿子,外号“大眼睛”,此人和当地派出所串通一气,有名的地方流氓,连派出所及朝阳乡政府的一些人都不敢惹)劫持回当地。村民兵连长吕传国让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韩波子,从青岛坐飞机去北京会合,借机旅游。这还不算,吕传国还要借此机会去河北把正在山东老家串门的马辉母亲也劫回。

在去河北沧州路上一拐弯处,车突然翻得轮子朝上,虽无人伤亡,但刑德友等人非常害怕,马辉劝他们不要去了,这是天警你们,恶有恶报。但刑德友、吕传国坚持要去,到了马辉家,一进屋,吕传国二话未说指着马母骂到:“看我媳妇坐飞机来接你来了,花了5000元,你不拿行吗?”

马母善意解释,“我来老家走亲戚未违法,不和你们回去。” 吕传国打电话告知其父吕仁海“老太太不回去,”而吕仁海说“必须回来”。马母被劫回。路过北京,恶徒吕传国等人买了十几只北京烤鸭和高级西点及当地特产,共三大提包,逼迫马辉为他们拿东西,还对车上的群众污蔑马辉。

恶徒吕传国等一行人到哈尔滨时,把烤鸭等东西分成十几份(每份价值200多元),吕传国情妇拿两份(自己、娘家各一份),吕传国给其父吕仁海拿一份,朝阳乡派出所主要人员及朝阳乡政府个别人均有一份。这种见不得人的分赃竟是在马辉母子的面前、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

恶徒吕传国、刑德友把马辉劫持到肇州县拘留,一路的费用全部记在马辉帐上,要马辉出钱,包括吕传国情妇的飞机费及吕传国路上领女人住的高级宾馆单间费、一顿二百元以上的饭费和那三大提包的东西。在河北沧州,马辉的两姨哥任沧州某劳教所大队长曾警告刑德友等人:“对于劫持大法弟子,国家有明文规定,你们不许乱来,”并自己拿出一千多元作为马辉路上费用,为的是不让刑德友等人为难马辉母子。马辉身上的300元也被吕传国、刑德友没收。

马辉家无任何工资收入,只有二十几亩地,妻子生前治病花了很多钱,家中无积蓄,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勉强能交上学费,家中只有两匹好马,一母马腹中有驹,正常卖价五、六千元。一天夜里11点多钟,振兴村支书吕仁海、会计马金方领着马贩子,未经马家人允许牵走了马,并逼着马辉弟弟买下这两匹马,否则就卖给马贩子,最后吕仁海以2600元把马卖给了马辉弟弟。

朝阳乡恶警高友、刑德友得知马辉卖玉米钱在马辉弟弟家,就带人闯入马辉弟弟家掏手枪恐吓、威胁:“不交出马辉卖玉米钱,就把你们也带走。”马辉弟弟夫妇都是农民,没有修炼法轮功,几乎要给恶警下跪都无济于事,最后被勒索1470元,至今未还。

马辉母亲被劫持到家,领着两个未成年的孙子,家里几乎被“挑了灶”,就去找本村村支书吕仁海:“他四叔(尊称),咱们无冤无仇,警察去北京接我儿子的费用我出,可吕传国领女人去旅游的费用我不该拿,你把马给我,咱们算算账。” 吕仁海破口大骂:“……,要马?地也不给你……”

马辉母亲要上告。从此恶徒吕仁海派人看着马辉母亲,本屯会计马金方的儿子对马辉母亲恐吓,扬言要重罚马辉,有一次吕仁海因此竟拿着刀要杀马辉母亲。

朝阳乡恶警刑德友怕担责任,有一次要把他分到的烤鸭等东西的钱拿出,而吕传国不让,又哄马辉母亲:“老太太别告了,我想办法把马辉弄出来,请他吃饺子,你认了吧!”过了不长时间,马辉被非法判劳教2年,被肇州县公安局送到大庆劳教所迫害。

马辉母亲领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过春节连饺子都吃不上,无奈又去朝阳乡派出所要算账,算回那部分不该由马家支出的费用,用以糊口,谁知被恰好在派出所的吕传国用水杯打倒,胳膊骨折,当时倒在地上起不来。在场的派出所所长高友(现任肇州县万宝派出所所长)等人熟视无睹,马母后来被人扶起,以后很长时间才好。

马辉母亲被吕传国打伤以后,去朝阳乡政府找人申冤无人理,就告诉乡政府主管迫害法轮功工作的单付力:要去齐齐哈尔老家养伤,因为自己已无力照顾两个孙子。马母走后,两个孙子由邻居和马辉弟弟照顾。而恶徒吕仁海和儿子吕传国以为马辉母亲去上告了,吕仁海就天天上马辉弟弟家骂,弄得左邻右舍不得安宁。

马辉母亲从齐齐哈尔回来后,去找朝阳乡政府党委书记梁学义(现任肇州县政协副主席),请帮忙释放马辉,并要求算算去北京接马辉的帐,家中无法维持生活,梁学义得意嘲讽:“扔进劳教所我们省心”;马母又去找肇州县公安局董志平,董志平不理,并推卸责任。马母找到肇州县610办公室说出自己家的遭遇,610办公室的牛义非但不解决,还恶语相向,欺骗马母:“现在偷马的多,就当丢了吧!认了吧!”

马母上告无门就警告恶徒吕仁海等人,“我有亲戚也是公检法部门的,懂得有关法律,我被人劫持、勒索、打伤,我要上告。”吕仁海怕出事,私下给马母1000元治病钱,不让马辉再上告。

马辉母亲在近100天的时间里,一天一趟的找乡政府伸冤,苦苦求助,得到的只是嘲笑、讽刺、挖苦、侮辱人格,至今未解决。


姓名 单位 电话
牛义: 肇州县610办公室 8523844(办) 13009905543
董志平 肇州县公安局 8526559(宅) 8514874(办) 13904692782
高友 肇州县万宝乡派出所所长 8525388(宅) 13936945388
徐庆军 朝阳乡派出所 8660100(宅)
吕仁海 朝阳乡振兴村书记 8660333(宅)
朝阳乡派出所 8660110
朝阳乡派出所政府 8660023
单付力 朝阳乡政府主管法轮功 8660224(宅) 13836826970
梁学义 朝阳乡政府党委书记(现任肇州县政协副主席) 8522897(宅) 13936933788
张雪夫 朝阳乡现任党委书记 8660021(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