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以奴工牟取暴利

【明慧网2004年4月2日】2000年底,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我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第一看守所。在此期间我经历了那里的邪恶,其中包括恶警强迫大法弟子和其他被关押者进行奴工劳动的罪恶行径。

在看守所里,大法弟子和其他在押人员一起被强迫劳动。当时我们干的活是处理一种凉干的草药:麻黄草(也叫草麻黄),这是一种小灌木,枝丛生,为节状、细长,每枝大约长15-30厘米,粗约2毫米左右,枝上的节较膨大,节与节之间大约15-25毫米长。加工的方法是用手把节旁边的枝茎掐断,把一根枝分成两类:一类是膨大的节,一类是细细的节间。据说这可以做成中药,也有的说用来提取麻黄碱。加工的要求是膨大的节越短越好,细细的节间越长越好。

这种活看起来简单,好像劳动强度也不大,但是由于看守所给每个人定量,使得劳动时间特别长。手快的干上整整一白天才能完成,而且每天是除了吃饭上厕所时间外,就得从早上6、7点一直干到晚上8、9点,甚至个别的干到晚上12点也干不完,那就会招来牢头和狱警的白眼和喝斥。由于麻黄草是干的,做工时得把它放在食指的指肚上用大拇指的指甲掐断,这样用不了几天食指指肚上的皮就被掐烂了,再换中指……手指全烂了,就只能看哪个手指疼劲儿小就用哪个掐。那种痛苦恐怕只有亲身经历了才会有。

有一个被关押了一年多的刑事犯人给我讲了一件事:有一次上级来检查,结果看守所就把她们加工的麻黄草都收回去,不让她们干了。她们高兴坏了,又唱又跳的,以为再也不用掐草了,不用受这个罪了,有人还写了一首打油诗以示祝贺。结果第二天上级检查完走后,看守所又开始强迫她们接着掐草。其实看守所也知道他们强迫在押人员劳动是非法的,当然强迫在押人员在恶劣的劳动条件下进行超负荷劳动更是错的,但是他们为了牟利而无视人权与法律,执法犯法,谁在背后给他们撑腰?

看守所的劳动条件是恶劣的,首先他们不给提供任何劳动工具。在押人员只得用自己的脸盆盛原料,用自己的饭盆盛成品,坐在自己睡觉的地方干活。麻黄草带着土,每次都把手和盆弄得很脏,尤其是饭盆粘上土不好刷,因为在那里根本没有好的洗刷条件,只能先用卫生纸把饭盆擦擦,再用水涮一下,所以大家每顿饭都不得不就点土吃。另外掐草需要看得准,而监室的灯光不亮,有些近视眼和眼神不好的老人就得到小后院里去干活。大冬天外边非常寒冷,她们垫一块破纸板坐在地上,手也被冻得通红,实在冷得受不了就回屋里待会儿,稍暖和点儿了再出去干。就是这样这些在押人员也得不到任何的回报,不要说经济上得不到任何报酬,就是人格尊严也得不到。狱警们跟在押人员说话总是训斥,根本不把这些人当人看。

在看守所我还遇到了一次搞楼道卫生,主要是擦玻璃。狱警们不但不提供任何工具,还号召在押人员拿自己买的卫生纸去给他们擦玻璃,而他们连废报纸都不给提供。其实在押人员买这些卫生纸也是被看守所先“黑”过的:在外边花一块钱,在看守所得花一块五,而且所有东西都这样加高价。不仅如此,看守所还巧立很多名目盘剥在押人员,如收你的服装费但并没给你发服装;收你的书费也没给你发书;每月都收你的理发费,但你可能几个月才理一次发;等等。甚至监室内公用的水桶和大盆等都是在押人员摊钱自己买的。

我还听这里的人说起,以前这个看守所的在押人员还干过磕西瓜籽的活。成麻袋的西瓜籽仁都是当时的在押人员用嘴一个一个磕出来的,好多人的嘴都磕破了。

这就是在江氏集团标榜的人权最好的时期里发生的事。

责任人及相关电话:
石家庄第一看守所,地址:北焦街31号
总机:0311-7792564
所长:0311-77783741
副所长:0311-7783740、0311-7784974
办公室:0311-7772894
张国均,河北省610主任,地址:石家庄市维明南大街46号,邮编:050052.电话:办,0311-7906310;宅,0311-7906898;老家楼房电话:0311-4595368
妻父时聚堂,地址:石家庄地区元氏县、北正乡、北正村,邮编:051131电话:0311-4599029
妻弟时献军,地址:石家庄地区元氏县审计局;邮编:051131
妻弟时献栾,地址:石家庄地区元氏县国税局;邮编:051131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