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国际社会持续密切关注(二)

【明慧网2004年4月2日】(接上文) (明慧记者黎明、古安如报道)

二、滥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部分案例报告

由于江氏集团用高压政策竭力掩盖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这里报道的只是突破严密封锁得以在明慧网上公布的滥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中的一部分。

* 媒体曝光第一例——年轻电脑工程师苏刚被精神病院强制注射药物致死

苏刚,男,32岁,山东省淄博市人,齐鲁石化公司烯烃厂仪表车间电脑工程师,第一位报道出的被送进精神病院遭强制注射破坏神经性药物而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2000年5月23日苏刚被警察和他任职的齐鲁石化公司在“没有任何精神问题的情况下”送到潍坊昌乐精神病院,每天强行注射大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5月31日其叔父苏莲禧闻说苏刚惨遭迫害,遂绝食以示抗议。经过九天精神病院的摧残,苏刚被交给其父苏德安,此时已是目光呆滞,表情麻木,反应迟钝麻木,肢体僵直,面无血色,身体变得极度虚弱,惨不忍睹。6月10日晨,苏刚因心力衰竭而离开人间。

2000年6月18日,路透社报道了这位山东淄博年轻的电脑工程师,因追随法轮功修炼而在精神病院被一再注射药物而死亡的事例。

人权组织引用苏的父亲苏德安(译音)的话说,在苏被带走之前,他的身体是健康的。但是回来时则迟钝、动作迟缓、虚弱并且无法吃东西。苏于6月10日去世。

苏刚去世后,他的亲人行踪被盯梢。6月14日,苏刚的父亲苏德安、叔父苏莲禧因欲向齐鲁石化公司领导递交一封公开信而被数十人阻拦,送往派出所审讯,住处有公安人员日夜监视。苏刚的亲人无法将苏刚致死一事向有关方面反映。苏刚的叔父苏莲禧因将苏刚之死真相公诸于世,被送入劳教所劳教三年。

《华盛顿邮报》6月23日发表社论,谴责中共[江泽民集团]以强制送入精神病院治疗的方式继续镇压法轮功学员,并且呼吁世界各国民主政府和国际人权组织进一步揭发此一不人道作法。

* 泰安女工徐桂芹被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致死

徐桂芹,女,38岁,山东省泰安市人,原大河棉纺厂职工。修炼法轮功以前体弱多病,不能正常上班,特别是关节炎严重,走路都很困难,痛苦难忍。98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状况迅速好转,多种疾病不治而愈,生活充满希望,她逢人便讲法轮功真好。


徐桂芹

2001年腊月,她在市场上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因恶人举报,被泰安公安非法拘留,而后,被绑架到位于济南的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非法劳教一年。其间受到残酷迫害,如:被罚站、多次遭毒打、不让睡觉、弯腰成90度折磨、延长劳动时间等等。一次被打得死去活来,昏迷不醒,其惨状令人不堪目睹。

被释放的前两天,徐桂芹再一次被警察王某逼迫写“保证书”放弃修炼法轮功,她严辞拒绝,王对其毒打数小时,打得她浑身青一块,紫一块,没有好地方。徐桂芹在被释放前先后被强行注射了四瓶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致使她头朦脸肿,舌根发硬,身体麻木,厌食,记忆力严重下降。家人接她回家时被告知:看好她,别让她到处乱跑,否则有生命危险。回家后,徐桂芹精神逐步失常,于第九天即2002年农历11月初7去世。

济南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济南市浆水泉路20号):0531-8552194

* 原成都钢铁厂工段长蒙潇长期被注射大量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致死

蒙潇,女,37岁,四川省成都法轮功学员。在经受了严刑逼供、强制灌食、捆绑、被注射大剂量有毒药物等种种迫害后,全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蒙潇于2004年1月8-12日期间在成都金堂县被迫害致死。

蒙潇,原成都钢铁厂职工、工段长,大学学历。

蒙潇2003年11月19日在金堂县和平街租住的一民房内被由成都市610指使的成都市防暴大队和金堂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在这之后610和公安局对她进行了严刑逼供。蒙潇抵制邪恶,在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后,就什么也不说,令还有善念的警察都佩服。

蒙潇在金堂县看守所一直绝食抗议被迫害,看守所恶警多次将她送到201医院强迫输液并注射有毒药品,所用的全是破坏中枢神经的药品,每天打两支安定和一支冬眠灵。每次打针回来都说全身疼痛、头脑昏沉,说话无力,昏睡2-3天后才有所清醒。但邪恶之徒马上又送去医院,过后又出现上述症状。在这期间蒙潇曾几次出现生命危险。后来通过蒙潇对医生讲真相,医生没有再给她注射有毒药物,她也没有出现身体不舒服状态。

然后邪恶之徒不再送201医院,而另送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输液,输液后蒙潇又出现2-3天昏迷,醒后出现全身疼痛、呕吐、说话不清。后来经医生诊断,蒙潇已不行了,生命只能维持两三天,家属请求公安局放人,但他们说:“上面说放才能放,我们说了不算。”金堂县看守所请示成都市610办公室是否放人,成都市610办公室答复:宁可让她死在医院或看守所,也不释放。于是迫害继续升级,看守所所长蒋增尧在看守所叫嚣 道:蒙潇要想以绝食的方式出去是决不可能,就让她死都要死在看守所或医院。之后每次由多名恶警或恶人用绳子勒紧捆绑着到医院强迫打针,每次回来都见到蒙潇全身伤痕累累,手、脚都留下了深深的勒痕,血迹斑斑。另有消息说她的肋骨也被打断。

1月8日,蒙潇再次被邪恶之徒送到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之后再也没有回到看守所。据悉,蒙潇于2004年1月8-12日期间在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布满伤迹的遗体没有通知家属就被马上火化了。

蒙潇于1999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11月17日,蒙潇与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生生不息、长存于世”的横幅。之后,她被非法拘留、判刑2年。在北京被无数次毒打、体罚、背铐、电击、抓头发撞墙、捆绑。

2000年4月22日,蒙潇被送到位于简阳养马河的四川省女子监狱。期间,为了炼功和维护法轮大法,蒙潇多次、长期被关禁闭,无数次被干部、犯人毒打,倒着在楼梯上拖、电击、捆绑,冬天穿单衣在室外冻,持续几天几夜被反铐着吊在窗台下……

刑满后蒙潇被成都钢铁厂开除,送往郫县唐昌镇去洗脑,被折磨得腰断骨折不能站立,生命垂危时被工厂接回,关进治安室和工厂医院注射大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后来蒙潇正念走出,流离失所一年多。

2003年11月19日在金堂县被绑架后,蒙潇被迫害致死。蒙潇的父母在西充县,父亲瘫痪在床、母亲已神智不清。

* 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狱警强灌不明药物导致两人惨死

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四队队长杨明一贯以阴险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她指使戒毒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在她指使下法轮功学员周成渝和王积琴被强制灌入不明药物后惨死。


周成渝

周成渝,女,1946年9月9日出生。周成渝当时只是脚上长了几颗疥疮,杨明就借机要给周成渝“治疗”,强行灌药、输液,长达一个多月。每次输液后,周成渝全身浮肿,肚子象冬瓜大,胸部特别难受,坐、睡不能。周成渝跟劳教所医生提出药物反应强烈,所医却坚持打针、输液 。后来,周成渝无法进食,生命垂危,杨明叫了两名戒毒劳教人员强行将其背出送往外面就医。在医院周成渝说:“我呼吸困难,肚子里输的液太多,压迫到心脏难受。”杨明就是不听,导致周成渝因输液淹息心脏而死。


王积琴

王积琴, 女,29岁。在体罚、毒打、身体严重损伤的情况下,杨明说王积琴有心脏病、高血压为借口进行“关心”,强行灌药。指使七、八个吸毒犯人对她强制灌入不明药物,王积琴被折磨得当场休克过去。为了推卸责任,劳教所将生命垂危的王积琴送回家。回家后王积琴一直吐血、便血、胸闷、气喘咳嗽、呕吐、腹泻、腹部剧痛,胸部以下严重浮肿,四肢无力,不能入睡。2002年9月23日含冤去世,年仅29岁。

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对此极力封锁消息,还把知情的法轮功学员单独关押了几个月后,又送到四川楠木寺劳教所进行迫害,企图长期封锁消息。

* 于立新被吉林省公安医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含冤离世

于立新,女,36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3月8日,于立新被送到了吉林省女子监狱,她绝食绝水抗议迫害,后来被送到吉林省公安医院。当时她的血压为零,但他们仍不放人,公安医院给她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4月5日她在医院处于昏迷状态、抽搐得没知觉。公安医院把她的血管割开,往里打药。就这样,于立新在绝食绝水66天后,于2002年5月14日含冤而去。


于立新

于立新上有70岁的婆母,下有8岁的女儿。于立新的丈夫刘红伟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二年,关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就在于立新即将去世的当天,她70岁的婆母一次又一次地请求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让他们夫妻见上最后一面,但是却没被允许。

于立新大学生毕业,生前是吉林市委总工会干部,中共党员。因身体有9种疾病,走访了各方名医,吃了各种名贵药品,但都无济于事,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于1997年修炼了法轮功,几个月过去奇迹出现了,她身上的9种疾病全部消失了。在几年的修炼中,她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在单位是一名好干部,在家庭是一个好妻子,把修炼前几乎不来往的婆母接到了家中,婆母高兴地说:“我的儿媳妇是世上最好的人。”在单位里,于立新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党员。对工作任劳任怨。

1999年7月20日独裁者江泽民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于立新去北京上访,被吉林市公安局抓回,受到惨无人道的折磨,但她就是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后来她被开除了党籍、工职,被非法判了五年的徒刑。她不服,提出上诉,但无人敢为法轮功说话。于是,她开始了绝食绝水抗议。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里,她被绑在床上四个月。在她绝食四个月,生命垂危的情况下,于2001年10月份被放了出来,回到家后,派出所仍去骚扰,于立新被迫过上了流浪生活。在2002年3月5日,被派出所在她租的住房内抓走,吉林市治和派出所对身体瘦弱的于立新用尽了种种酷刑,坐老虎凳、上大挂、……折磨得她死去活来。2002年3月8日被送到了吉林省女子监狱,后来被送到吉林省公安医院并在公安医院被迫害致死。

* 潍坊诸城陶瓷女工马艳芳在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

马艳芳,33岁。1967年生于山东省潍坊地区诸城市大仁和乡星石沟村,诸城陶瓷厂职工。家中一个姐姐,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她母亲说:她很善良。


马艳芳

马艳芳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99年10月进京上访,半路被查送诸城拘留所,非法关押30天,被勒索人民币3000元。回厂后监督劳动,每月只发120元生活费,并给以“留用两年”处分。

马艳芳于2000年5月再次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身无分文,沿路乞讨,独自一人步行17天走到北京。没有钱,半路只得把长长的辫子剪下来卖钱。上访被抓,送回单位后被继续非法关押。马艳芳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单位强制送进诸城市精神病医院。

在医院,医务人员将她当精神病人治疗,强制打针吃药。住院两个多月后,即2000年9月,马艳芳被害死于精神病院。副院长丁一心谎称是自杀,但据目击证人说,死者脖子上虽有道很深的紫青色伤痕,但面部表情安详,无任何痛苦挣扎状,不似缢死。

马艳芳的单位称曾与她的父母签定协议,其父母答应对马艳芳的死因不再过问。但事过以后问到她的母亲时,母亲流着泪说:“我自己生的孩子,怎能生死不过问呢?”显然,单位为推卸罪责而编造谎言。

* 于桂贞被注射损害神经药物导致精神错乱并死亡

明慧网2004年1月4日山东省消息,55岁的山东平度市城关镇法轮功学员于桂贞因拒绝放弃法轮功信仰,被当地610人员绑架进精神病院,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精神错乱并身亡。

于桂贞因修炼法轮大法,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从此成为一名坚定的修炼者。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开始后,于桂贞遭受610人员及警察的多次残酷迫害。

2002年阴历5月,于桂贞被平度公安人非法抓捕,她绝食抗议非法迫害,遭到政保科及610人员石卫兵、于斌等人的毒打。消息人士透露,石卫兵一拳一拳专朝于桂贞头上打,见她不屈服,把她绑架到淄博王村劳教所。

在淄博王村劳教所,于桂贞被逼坐小板凳、关小黑屋、关厕所、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以逼迫于桂贞“转化”,即放弃法轮功信仰,但于桂贞仍然不屈服。劳教所叫来一群已经“转化”的人围攻于桂贞,结果于桂贞不但没被“转化”,还把已经“转化”的人又转过来了。劳教所最后只好把于桂贞无条件释放。

2003年阴历8月,于桂贞在当地一市场上向民众讲法轮功真象,被610的人员代玉刚抓捕,再次被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王村劳教所一听是于桂贞,坚决拒收,说:“我们不收,我们转化不了她,还被她带动不少学员”。平度市警察只好把她拉回来了。

后来以代玉刚为首的610人员想出了一个灭绝人性的招术,把于桂贞骗到同和精神病院,每天将她成“大”字形绑在床上,给她强行灌各种各样不知名的药物,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针剂,使于桂贞的神经遭到极大的损害,身体不能自控,目光发呆,嘴巴歪斜,口水不断,整天昏昏欲睡神志不清。后来家人被警察敲诈一万元后,花钱托关系把于桂贞带回家。回家后,被迫害成精神错乱的于桂贞,浑身上下疼痛难忍,一腿跛行,成天难受得在床上爬来爬去,警察还三天两头去她家骚扰、恐吓,她丈夫吓得不敢跟外人接触。11月13日,被精神病院迫害成精神错乱的于桂贞走上不归之路。

平度市610办公室( 532-8360309)一男性人员日前承认于桂贞被送进精神病院,出院后死于自缢。

* 北京中学退休女教师张淑珍被注射不明有毒药物后死亡

北京消息,51岁的张淑珍是北京市海淀区远大中学退休教师,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石佛寺39号。张淑珍从1992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1年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警察抓送清河看守所。为逼迫她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警察连续几天几夜不让张淑珍睡觉,用电棍电,揪头发往墙上撞,并惨无人道地往她肛门里注射不明有毒药物,导致张淑珍剧烈腹痛,肚子胀得比怀孕妇女的肚子还大。警察用种种酷刑逼张淑珍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与地址,她一言不发。

知情人说,后来张淑珍被非法判一年零六个月劳教。在被送往团河劳教所的途中,张淑珍剧烈腹痛,后团河劳教所怕承担责任,让家属接走。2002年10月9日晚7时,张淑珍被送往海淀医院,当日晚9时离开人世。

北京市海淀区远大中学一员工证实了张淑珍的死亡时间。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