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残疾人因信仰真善忍遭受的野蛮虐待


【明慧网2004年4月21日】我在1973年因患半身不遂留下残疾,行走不便。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了许多。以下是我本人几年来亲身所经受的不公平的虐待、折磨和迫害的事实。

在北京上访遭殴打电击

2000年7月2日,我们共有13人,一齐去北京上访,于7月5日晚到达北京。当晚我们在河边露宿,准备第二天上访。可是正在休息时,被北京万寿山派出所的警察发现,把我们带回该所。第二天,我们每人都被审问二次。我被第二次审问时,恶警见我是个行走不便的残疾人,他们有意把我单独一人带到空无一人的第七楼房审问。当恶警问我的地址姓名时,我不肯说,他就用拳头、巴掌殴打我,还用电棍电击我的背部。那恶警牛高马大,约1.8米左右,他凶神恶煞地逼我撕老师的照片。我反问他:“我为什么要撕掉我老师的照片?就是一般常人的照片我也不会撕,何况是我的老师。”

恶警威吓我说:“你不肯撕,就把你送到长江枪毙!你怕不怕死?”我说:“不怕,死就死,死又有什么可怕?”接着,恶警把我带到楼下。当我们在楼下集中时,因当时很热,晒得难受,谁都站在比较阴凉的地方,可恶警不让,硬要强迫我们集中在太阳底下晒。

有一个叫刘圣才的学员说:“我不能配合你们。”恶警立刻象饿狼一样扑向刘圣才拳打脚踢。我们说“不准打人!”这时该所所有的恶警不论干活的或不干活的,一齐象饿狼扑食一样扑向我们。有的手持木棍,有的手持电棍,没有器械的就用拳打或脚踢(脚穿硬皮鞋)。顿时灰尘滚滚,邪恶们的喊叫声和打人的响声交集一起,真是令人感到天昏地暗,惨不忍睹。

当晚遂溪县公安局和各个派出所的人员,把我们带到广东省驻北京办事处。但不见刘圣才和我们在一起,他一个人独自留在万寿山派出所,至今音信全无,生死未明。

我们刚到省办事处时,就被遂溪县公安搜光身上的钱和部分物品。第二天,我们没有钱买饭吃,遂溪邪恶公安没有一个人理睬我们,整天不给饭吃,到了夜晚十时左右,省办事处一位值班的人见我们整天没饭吃,才好心的用他自己的钱买饭给我们吃。就这样我们被非法关禁在地下室约一个星期左右(因地下室黑暗灯火常开不知白天黑夜,所以不能说出准确时间)。

被劫持回当地非法关押、勒索罚款

我们从北京办事处被劫持回遂溪的当晚,被关在遂溪城西派出所。第二天被押到遂溪县公安局受审,审问骂完,又被押到城东派出所受审,又遭受公安邪恶人员的毫无人性的侮辱和漫骂后,又被非法关禁在遂溪第二看守所30天。从北京押回遂溪直至关进看守所之前,二天都没有饭和水吃,在北京早上八点多钟被押上火车回到广州已是黄昏时候,在途中的列车里,押送我们遂溪邪恶公安人员,吃好菜、饮名酒,而我们却没有半点水喝,更谈不上吃饭。我们身上的钱早已被他们搜去,身上毫无分文。广州的学员见我们饿得可怜,把舍不得吃的几个馒头送给我们分着吃,被遂溪的押送公安人员见了,还骂我们没钱买饭吃。

我被关进看守所后,遂溪的公安又到我的工作单位--人民医院的财务处非法索取了人民币5000元,说是对我去北京上访的罚款。

我在2001年8月12日出狱,在家2天还不准上班,出入常听到一些不明真相的干部、职工或家属的无理责骂和冷嘲热讽。8月13日,为了让人们明白大法的真象,了解我去北京上访的目地,我把大法的真象资料拿给本院的干部、职工和监视我的派出所的人员看。医院保卫科科长邓马生,立即打电话向公安局举报。一会儿公安和医院的保安十几个人闯入我的家非法行搜,抢走多本大法书、资料、炼功带和收录机等物品。公安局的黄玲股长连我的几张生活照片也取走,副股长李存还窃走我多年平时在医治病例所摘积的经验特效处方,又把我押上警车带到公安局审讯,追问大法真象资料的来源。我不肯告诉他们,副班长李存气急败坏地喊骂道:“我审案最好,要是以前,我若审到不肯讲的人,我早就把他扔到楼下了。”

这时几个邪恶公安强迫我跪下,我不肯跪,他们按我蹲下,在我的臂部下面放着老师的照片,他们一放进我就松开,经多次的反复都被我退后。现任610办的头目黄宁就在我的身边烧着老师的照片,他还在说:“烧你的老师了还不快救你的老师啊!”我当时说:你没有本事烧到我的老师,但你烧毁佛像要遭报应的。

因当时时间太晚了,恶徒们急于下班,就又把我劫持回人民医院保卫科办公室,想将我关在这里过夜。那晚正逢保安员蔡太值班,蔡太不同意放在值班室,后来我又被劫持到城东派出所,在城东所被非法审讯2天。8月16日我又被劫持到遂溪第二看守所关禁。

我从家里被恶警绑架走3天,我丈夫及孩子到处寻找,直到第四天才由医院保卫室值班员打电话通知我的丈夫。非法拘留单上明文写着刑扣一个月,但我被关禁了两个多月后,还没有释放的消息。我多次质问看守人员,“为什么将我无限期的关禁?”得到的回答是“你们法轮功的人谁也不理你”。

被非法关押在同一房间的有9名学员,有的已被关了4个多月,有的被关了6个多月了。于是我们9个人一齐绝食抗议。在绝食的第4天我被释放,有的第5天才释放,恶徒们还要我的丈夫交了270元管理费和伙食费。我回家后,“610”办还对我实行管制监视,每天早晚都有派出所的人员到我家查问在不在家,命令我每天上午和下午都要到医院保卫科签名。我说我没有做什么坏事,没有什么罪,不肯签名。医院保卫科科长邓马生,报告“610”办,“610”办指令不准我上班。从2000年10月至2001年3月底一直不准我上班,并停发工资。4月份才通知我上班,上班后,医院每月扣除500元工资,一直扣了10个月,才扣满公安局在医院索取的所谓上京上访的罚款5000元。

“610”强行绑架

2001年11月10日,我正在上班,“610”办派人强行绑架我到离县城几十里远的广丰糖厂的旧招待所办“转化”洗脑班15天。由于我不接受邪恶的洗脑,被增加15天。每天被勒索伙食费25元钱,恶人们又到医院出纳处取走我的工资750元钱,医院领导还扣除了我一个月的奖金和接触费。

2002年4月23日,遂溪“610”办又强押我到广丰糖厂办“转化洗脑班”。这次通知的期限是一个月(原来每期是15天),伙食费升到每天30元。恶警们无理强行关禁我将近8个月,从4月23日至12月10日,原来给我的通知上写着是一个月的时间,但却办了8个月。

这次“洗脑转化班”邪恶之徒把我同另一个学员杨再关禁在一个里层是木板门,外层是铁门的房间里。天热时不准开里层的木板门。他们常常不给饭和水吃,我俩人在饥渴时,只是喝自来水来解渴和充饥。有时即使是给饭吃,也是随他们的心意,喜欢给多少就给多少,随意侮辱。我俩人住的那间房,房顶漏雨,玻璃破烂,天寒地冻,我们同样是睡在没有床没有蚊帐的湿地板上。“610”办的管教领导不给棉被给杨再同修盖,北风刺骨,杨再学员冷得睡不着,她向“610”办的领导要被子。“610”的叶盈恶狠狠地说“没有被,冷死了还有尸”。

“你回家后若讲到我什么不是的话,我就打死你”

所谓“班教”领导林斌,常常无事生非,讲假话向领导诬告谄害我,有意找借口骂我。

有一次,恶徒林斌放录像叫我们所有的学员都要去看,当我看到讲“北京天安门自焚事件”时的刘思影被烧伤的手臂将纱布包得严严实实的,而且刘思影是将烧伤的气管切开的第三天的病人,竟然能对记者采访回答得那么流利以及声音那么好听。我当即说:“这是假的,没有这样的事。”同时我又问班教袁凤云:“你是护士,被烧伤的病人伤口是不是这样护理?气管切开的病人三天时间能不能说话说得这么清晰?”袁凤云不敢回答。

这时林斌即指着我怒骂:“你不懂,你是中医懂中医的知识,不懂西医。”我说:“西医我也懂,我很早以前就做西医了。”当我们看完录像时,大约是11点钟吧!林斌就有意叫我留下,无事生非地讲话侮辱我。到开饭时间了,也不给我吃饭,也不肯让我回住房,一直到1点多钟,610办的人员要午睡了,才让我回住房。

恶徒林斌又到我的住房辱骂:“跛婆你为什么还吃饭,你为什么不绝食、跳楼、碰死,你为什么还留在世间,象你这样的人留在世间有什么用?……”同时他用手推我的头,又拔我的头发。我不理他,任他的侮辱、怒骂、叫喊。又有一次,林斌叫我们去看录像,看完后问我的看法。我说我不相信录像中的事,他就恶骂我跛婆,癫婆、神经婆等恶言辱语。我反问他:“你看到现场吗?”他更是暴跳如雷,同时用拳头打地板,恐吓我,真是凶像毕露。恶徒林斌经常吓唬我说:“你回家后若讲到我什么不是的话,我就打死你。”

再次遭绑架洗脑迫害

2003年2月26日下午,我正准备下班,遂溪610办的人员强令我到遂溪县党校办“转化”洗脑班,我不配合他们。610办的主任黄宁,立即带几个公安,用铁棒撬我的铁门,硬拉我上警车。我丈夫下班刚回到家见状,要求他们让我在家吃了晚饭后再去。恶徒们不肯,说是去办班处有饭吃。我被绑架到办班处之后,就被关入门窗封闭,木门铁门两层,门外还有一层老虎栏的房门,不给饭吃,房内没有床和蚊帐,成群的蚊子嗡嗡叫,咬得我全身都是红点。

我在洗脑班备受恶徒们的折磨和漫骂,610办人员每月还到我单位索取去我的全部工资900元,可给我们吃的要不是恶徒们吃剩的饭菜,就是一点榨菜、萝卜干,或用几滴花生油煮一些绿豆芽、浮瓜或表菜,有时把饭煎得象生米一样硬或焦黑,有时把装着饭的盒子一个个摆在肮脏的地板上,再一个一个地摊堆放在饭上给我们吃。

我们四人挤在一间大约11平方的房间里,炎热的天气没有电风扇,两层门都时时紧锁着,每天只给一瓶所谓开水(也不知有没有煮开),我们都舍不得喝,留着吃饭时用来送饭吃。更可恶的是有一次610办的廖玉给我们送饭,杨再同修问他一声,我们什么时候才放回家呀!(通知是写着3个月的办班期,但已超出3个月了)廖玉脚穿着皮鞋,二话没说就对准杨再同修的肩部猛力踢一脚,确是残忍。

“法制学校”的酷刑

6月18日我们四个同修被非法送往广东省三水市法制学校。在那里,那些干警和助教帮凶人员,天天迫着要我们看那些假录像和假资料,迫我们做他们所谓的“作业”,抄写“三书”。我不肯抄写,他们就把预先写好的决裂书要我签名。我不肯时,他们就把老师的照片偷放在我睡觉的床底下让我睡,姓官的干警、王煌、杨娟逼我踩老师的照片,坐老师的照片,硬抓住我的手拿着笔,在老师的照片中乱画。我不肯踩老师的照片,他们就二个干警一左一右来夹着我坐,硬把我的脚移去踩在老师的照片上,同时还有一个助教在旁边帮手,还把老师的照片捆绑在我的脚底。我不肯做他们所谓的作业,也不肯坐老师的照片,他们就把老师的照片贴在我的臂部上想我坐,硬拉我坐,我不肯坐。

恶警见使尽了种种招数和施尽各种的手段,我也不肯配合他们时,在7月14日恶徒王煌就对我下毒手,用双手夹住我的大小腿的肌肉及神经穴位,用尽全力捏搓我的血管部位,痛得我头冒冷汗,尿渗出裤里。恶徒硬逼着我写抄“决裂书”和“保证书”,还大声威吓说“你究竟想写的还想死的?”当我被强逼着抄那两份书后,内心有无法形容的难受,连饭都不想吃,觉也睡不着。第二天(即7月15日中午)我就写了声明昨天所被逼抄的那两份书作废。一位姓官的恶警指着我骂:“你不转化就死在这里,你就死在这张床上。”

我横下一条心,什么都不怕,就是不配合它们,一直坚持决不做他们的所谓的作业。9月4日上午8点多钟,恶警王煌,又来对我下毒手,又逼我写揭批书,同时进我房来的还有王煌、钟全使、李朝辉三个恶警。王煌对那两个干警说:“你们都出去,我自己来对付她就行了。”

恶徒王煌对我一个半身残疾的人进行残酷的逼害。我质问她:“你的心为什么这样狠毒,为什么要逼害我?”她说:“我的心就是毒,就是要逼害你。”我又质问她:“那为什么说录像上说迫害法轮功学员你却说是假的?”我驳得她无言以对,她就凶相毕露地用手尽全力捏我的大腿、小腿、手腕关节、神经穴位,非常疼痛。

被恶警王煌施下毒手后,我的左腿全部紫黑胀肿,几天不敢走路,几天内小便失禁。

所谓“法制教育所”为了不让别人得知他们是怎样打人、骂人、虐待、迫害和折磨人,他们定出各种奖罚条例。由于种种严规监控,消息封闭得严实。我们同修,谁也不知谁住在哪号窗,哪个房,谁受到怎样辱待、打骂、折磨和逼害的消息,一点也不知道。

我们四位同修,在9月19日被押回遂溪县城,被关在洋青信用社的私人宿舍楼六楼。遂溪“610”办的人员封锁消息,不让各人家属知道在那里,更不准家里的人来探访。我们分别锁在两间没有卫生间的房子里。我们刚被关后,就听到遂溪“610”办的头目黄宁对他的手下说:“不让她们吃饭,只给她们吃点稀粥扶得着命就行了。”

我们绝食抗议迫害。当我们绝食的第三天,恶警开始对我们灌食迫害,说什么灌猪灌牛,灌死了就拖去火葬场烧掉等等的恶语。在灌食时,他们把全部门窗关得严严实实的,连窗帘也不拉起,6至7个人按着我,用筷子撬我的嘴,撬得口唇破裂,出血胀肿。班教凤云用硬胃管第一次从鼻孔插进我的气管,我指责她不懂食道误插气管,出事谁负责。她才拔出来,再从我口中插进食道。

第二天,我吐出的痰中带血,我告诉他们,可是他们谁也不当回事,还骂我无道德叫他们看痰血。10月8日,遂溪“610”办又把我和杨再押到湛江,那几天我头晕眼花,疲倦不堪。12月31日,湛江的法制班结束,我又被押回遂溪关在洋青信用社的私人宿舍楼的六楼。

农历2003年大年30晚我爱人要求610办主任黄宁让我回家过年,他不同意。到了2004年正月初二日610办的副主任杨讯,打电话到我家,他对我丈夫说:“黄宁主任讲,你若想你老婆回家过年,就到610办公室交500元赎金,就可以让你老婆回家过年。”

当我听到他在电话中说要勒索500元,我就说:“我哪里有钱,每个月你们索取我900元了,勒索几年了,我的孩子连报名的学费都没有,还想勒索,真不知耻。”

到了年初六,610人员看从我家诈骗不了钱财,就这样我回家了,但同修杨再和麦田英还留在学习班里(因家属没有人来接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我每次被劫持关押到所谓学习班期间(不论是在遂溪本地、湛江或广州三水),遂溪610办的人员都到我的单位(遂溪人民医院)无理索取去我每月900元所有工资,说是每月的伙食费,实际上每月的伙食费不超于60元。在每次进到学习班,遂溪610办的人员都对我们进行搜身,无论谁身上有多少钱,都一律搜光,并且没收,连回家的车费都不给一分钱。几年来,我单位的领导都扣除我每月、每个季度、每年、或节假日补贴费和所有的奖金、全勤费、接触费,一律没有发给我。

以上材料是我本人几年来亲身所经受的不公平的虐待、折磨和迫害的事实。

我们修炼法轮大法,只为做好人强身健体而已,想不到由于江氏的妒忌,这么好的功法在中国竟受到如此残酷的镇压。我只是中国千百万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中的一个,我把我的迫害事实写出来,是为了让广大民众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认清迫害者的邪恶,不要再受造假媒体的欺骗,不要仇视我们大法修炼者。希望全世界有良知的人都来关注发生在中国的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让我们行动起来,尽早结束这场令人发指的迫害,让世界充满“真善忍”。同时正告江氏追随者,不要为了一点小利而忘了“善恶必报”的天理,请你们立即停止对大法的迫害,否则逃脱不了天理和法律的惩治。

====
广州市三水法制教育学校电话:(0757)7756243 7775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