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疾病消失 江氏迫害家庭不宁


【明慧网2004年4月22日】我是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农村妇女,只上过一年多的学。在没修大法之前,我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因为身体不好,我找过气功师治疗过,那个气功师说是肩周炎引起胳膊疼痛以致不能干活,要我在那治疗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也没好就回家了,又到村医务室打针,也没多大效果。

正在这个时候,法轮功传到我们村了,我就试一试的心态走进大法的门,开始只是炼功,过了一段时间听说还有书,就叫同修帮助请回了大法书。书中有很多字我都不认识,每天做完事后,我就去认字学法炼功,在这个过程中我的病竟全没有了。在99年7.20之前的两年时间里,我家里人都很支持我炼功,我丈夫还帮我买了录音机,帮我做师父法像的像框。四个小孩上学,家庭生活幸福和睦。

99年江氏邪恶集团开始铺天盖地的镇压大法,报纸、电视不断的用谎言欺骗宣传,栽赃诬陷,办事处的人和村治保主任把我和同修找去,问我们炼功点的情况,对每人进行登记,还包括社会关系也要说出来,我认为没做什么错事,因没站在法上认识,就配合了邪恶的要求,讲了他们问的情况。就在当天村治保主任到我家,把大法书和炼功磁带全部拿走了,以后他们还三天五天来找我们,说不准炼功。后来派出所的李熊兵带着两个人把他们写好的什么东西让我盖手印,我不配合,他们就威胁我说,盖是不盖?不盖手印就带走。我被强行拉着手盖上手印。

谎言的宣传、邪恶的迫害对我的家庭影响非常大。孩子在学校要填社会关系,其中就要填有没有炼法轮功的,要是填有,孩子就会受到株连。丈夫也听信了邪恶的谎言,糊涂了,竟然配合邪恶者拉我在一个什么东西上盖手印,还经常看管着我,不让我跟别人讲真象,有时为此打我,还撕毁大法书。三女儿也不听真象,有时生气了就毁大法书和炼功带。后来丈夫和三女儿都说这里疼那里疼的。我给他们讲善恶有报是天理,丈夫能听进去,说自己遭报了。可三女儿还执迷不悟。

这一切都是江××一伙造成的。江氏集团毒害世人,镇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真是太邪恶了。